【學苑專訊】不少人覺得,政治一淌濁水,政客無不虛偽。政客的「虛偽」,在於為選票機關算盡;香港建制政客的「虛偽」,在於既要贏得港人信任,更要支持北京立場。建制派左右逢源,會否如豬八戒照鏡?今期《學苑》邀得縱橫政圈數十載、擔任過兩屆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接受專訪,藉這位建制翹楚的話,辨析建制派的立場。

於香港研究,「本土意識」和「城邦」兩詞不是甚麼新鮮事,早於三十多年前已見於學術文章,用於描述戰後一代年輕人的世界觀和心態。時為1981年,趙來發二十出頭,剛於港大社會科學學院畢業。他於該年以筆名「張月愛」,發表〈香港1841-1980〉一文於《學苑》第9、10期合刊,其後此文輯入《香港與中國—歷史文獻資料彙編》一書(本文之引文頁數皆據此書)。

學生報的優勝劣敗

據說人文精神極為濃厚的中大卻左到了違反人情的墨家那邊,跟香港人承襲下來的中華文化也就背道而馳,被向來被嘲功利現實向錢看的港大學生立刻比下去。港大《學苑》有人撰文批評左膠,有理有據,通透精闢,曉以大義,繼承港大拒絕務虛的精神有功,宏揚護港理論可嘉,堪稱啟蒙不多關心社會的一般學生之佳作。反觀中大學生報的總編,竟然拍板准許跟文匯大公常用論調相去不遠的文章面世,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到一個人驚世駭俗之境。《居港權問題:第十四個苦候被理解的年頭》這篇文章,呼籲「受政府情緒政治操作」的排外者要「冷靜」,講得不到居港權的大陸人有多慘,講香港政商勾結有多可恥,以施君龍為例渲染骨肉分離的慘情,煽動學生情緒引導他們體諒新移民,是左膠的樣版文字,看得多,人會腦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