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彩阿叔都慧眼識新星」

古語有云「寡夢如鮓」(好似係),人沒有夢想和一條鹹魚有甚麼分別?但在香港從來講夢想太奢侈,夢與想丢低很遠但對返工厭倦就大把,自少訓練到讀好幼稚園,就可以升上好的小學、中學、大學,畢業後找份搵定的工作,然後結婚、生仔、供樓,廿幾年後,可以努力多十幾廿年,準備退休。在這樣的社會教育下,很多人不要說夢想,連理想也不敢想,倒模的教育,連興趣也少了。不過,有夢想雖好,但不坐言起行也無意義,反之沒有特定夢想但有有執行力的人,In the Long Run,在某個範疇,也會成功而滿足。

我敬重的歷史老師

話頭一轉,教學講座已變成救科大會,座中不少是她在港大的學生,部分人發表了有益的意見,部分人慨嘆校方的取態功利,又指出縱使學生想選修歷史,不少家長也會百般阻撓。他們仔細道來如何慘澹經營,我聽到這些故事豈不感慨?豈不動容?簡老師平常不怒而威,眉頭一蹙,各人也屏聲靜氣等待她的對策。她沒有具體的對策,只是不斷勉勵同工,大家雖沒明示,心裡卻明白做多少事情也幾乎是徒勞的,只要敎育局仍把持在一班只重視操作的官僚身上,操縱在一班輕視文化的特區領導層上,我們的努力即使不是白費,但卻要付上比其它科目(如經濟、企會)多數倍、甚至數十倍的力量才能力挽狂瀾,立於不敗之地。……

從前,我分別跟幾位德國的朋友聊天,我反覆感嘆歷史在香港不受重視。他們十分驚訝,甚至難以置信香港會輕視歷史。其中一位朋友說:「在德國,我們未必人人都十分熱愛歷史,但絕不會輕視歷史,因為歷史帶給我們這個國家太多重要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