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官恩娜

最最最最最可笑的,是王偉雄為求盲撐官恩娜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因此要包容」這句,竟搬出了「道德哲學」的 special obligations,去撐「一般人都接受的親疏有別」;對呀!親疏有別呀,因此就正如王偉雄在文中舉的例子,在外地遇到一個香港人和一個墨西哥人,應該優先幫香港人而不幫墨西哥人!甚麼,這不就是本土派一直的主張嗎?

在外地出生成長,來到香港也因為身份而在富裕環境生活,受保護,不知道真正情況而有這樣的理解一點也不出奇。而假設她善心,看到中國控制的主流傳媒都是以『香港人不去包容』、『中國人好慘』的角度報道香港的事情之時,寫出一篇這樣的文章本身也不是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那麼,為何她會受到千夫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