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家庭

好多年輕人被上一代灌輸錯誤的方法,以為努力讀書,每日做生做死,搵工上進,捱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現實卻是,絕大部份,都無法達到自己目標,甚至讀生讀死,做生做死,到頭來已經錯過生育的年紀,欲生無從。現實是甚麼?就是「只要夠人渣,凡事可成真」

家庭教育

我理解「怪獸家長」。不管你如何不問世事,桃源隱居,有了孩子,家長們聚在一起,話題一展開,你就會感受到那一種油然而生的焦慮感和競爭壓迫感,就算自己如何強調不把起跑缐當一回事,也會不斷質疑自己是否應該為孩子安排點什麼,使他不致在教育資源爭奪戰中成為犧牲品。我曽經聽過一句話說「怪獸家長」過度保護自己的孩子,實際上是在保學位、保證書、保出路。我也開始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經濟上較有能力的家長對國際學校趨之若鶩,並非那些國際學校有什麼特別神奇的教育方法,反倒是很多家長把它們視為逃避本地教育惡性競爭的避風港。

反普教中?你問過家長未?

講搵食,家長喺港英時代就叫仔女學好英文,到回歸前後天秤開始傾斜向普通話嘅一邊。無他嘅,返大陸搵真銀嘛,英資怡和都遷冊離港咯……有「兩文三語」存在,都唔係一時三刻判定廣東話死刑嘅,但係香港經濟上越嚟越倚靠大陸,零售業賣衫賣鞋賣錶賣化妝品全部都靠自由行照顧,「返演關鍊」、「油電視框」,基層如是,專業人士亦如是,響應政府呼籲「北上抓緊機遇」,梗係識普通話緊要啦。

N 無中產

香港的中產,其實是政治上的N無人士,議會裏、政府內一邊是富豪的政治代理人,一邊是打着民粹旗號,為新移民開路的社福界人士,工聯會、民建聯則是中共代理人,民生議題上扮吓幫基層,泛民披着中產的外衣,試圖爭取一些退稅之類的小恩小惠,但在綜援案一事上卻站在中產的對立面,可以徹底write off。

每年初四,佢哋都會約出嚟去尖沙咀一間素食店到食開年飯,又咁啱年年都係坐同一張枱。以前細個,佢哋都只係問下學業上嘅問題。但近呢幾年,我開始大嘅時候,佢哋就開始問我幾時拍拖,嗰陣我只係一笑置之。終於有一年,我俾人問起嘅時候,我反問返句:「咁你有冇人介紹嚟識下呀,有嘅可能下年我會答你拍緊拖呢!」

平常看的育兒文章,最怕便是講到似層層,卻不知內容是否可靠,除非作者是兒科醫生,否則都不知信不信好。我最欣賞這本書的地方,是每一篇文章都列出參考資料,感覺上內容踏實可靠得多。有些關於作者本行兒童心理學的文章,更是引用外國學術期刊。不過有些作者以自身經驗書寫的文章,參考資料則比較粗疏,引用報刊雜誌文章有之,引用網上討論亦有之。

「每間幼稚園著重既野同埋優點都唔同架。好似我細女咁,朝早返果間幼稚園,就係著重英文;而下午返果間,就係專攻普通話。兩間讀哂,自然兩種語言都有返咁上下。我自問,已經對細女好好。佢放左學之後,我多數都係幫佢報學長笛、打羽毛球呢D興趣班,比較少學術性既課程。」A家長說出今天香港的現實,以及小孩的痛苦與悲哀。

待客

錢能買愛心嗎?錢能量度體恤嗎?客人當有感恩之心,主人亦當有禮待之情,這種情誼非金錢能夠衡量。這種禮待,不只是物質上的滿足就算了,而是要有情感的投入–––熱情的招待。客人不應苛求,然而當如果對方不當你是客人,只是冷漠地自以為自己在施捨他人,那麼客人就當離去了,免得承受這種被施捨的屈辱。

「嗱!乖仔(女),你畀哂利是錢我,我幫你儲落銀行度吖!等大個之後就會畀返你㗎喇。」很多少不更事的小朋友或者年「青」人,最開心的當然是收到一封又一封的利是。當大家收到利是,就會非常開心,不過並非每個後生仔都那麼幸運。因為他們就是被「犯案者」「騙」去所有利是錢,以至他們感受到有如女神要離他們而去、由天堂跌落地獄般更難受的處境。

「有剛吸毒的跡象」實在是一個極容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正如現行的《警隊條例》授權警察發現有人行為可疑,或合理懷疑有人意圖犯罪,即可截查市民的身份証一樣,「合理懷疑」、「意圖犯罪」乃極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何況驗毒比起查身份証,更為耗時,更為侵擾市民人身自由。

彼此也在捱

表面看來,外傭確實讓香港女性從性別角色中解放出來,讓女性能家庭事業,兩者兼得。真的兩者兼得嗎?自己生下的一塊心頭肉,留在家中給外傭姨姨照顧,幸運遇上盡責的姐姐固然好,但媽媽也要有高EQ驅走「BB跟姐姐多過跟我」這心魔。遇上教人不放心的姐姐,媽媽三不五時在Web Cam 察看,回家還要輕描淡寫地叫姐姐「不如你咁咁咁做會唔會好D?」管理一頭家的心力,並不比在職場少。在辦公室有好上司好同事的還好,若然工作壓力大不順心,OT 回家只能見孩子那一點點時間,就更無語問蒼天,問這一切為何?

超級媽媽

那時候的家庭沒有電話,Amy既沒辦法打電話求救,也來不及趕去醫院找人接生,所以她除了祈求醫生快點上門應診之外,眼下似乎只剩下替自己接生這個辦法。但到底該如何接生?Amy用力叫自己冷靜下來,嘗試憶起生第一胎時的情景「吸氣呼氣,吸氣呼氣,用力!!!」「呀!!!」「吸氣呼氣,吸氣呼氣,用力!!!」「呀!!!」Amy痛苦得死去活來,這時候她想起了丈夫,第一次生產的時候他不在現場,如今第二次生產,他還是沒辦法陪產,Amy很難過,難過得甚至萌生放棄的念頭。但她想起肚子裡面將會是個會走會跳會跑會笑的孩子,她決定忘掉放棄的念頭,放手一搏「Amy,加油!」Amy忘卻一切痛苦,咬緊牙關,落力用盡全身的力氣把嬰兒生出來。

有一條起跑線叫父蔭

主人翁說,追求夢想並非免費午餐,旅費可是經營自已創辦的網店賺來。這樣當然比起富二代豪花零用錢來得光采,但是我相信不是太多人真的負擔得起如此「追夢」。我認識的人當中,包括自己,都曾經有不大不小的夢想,但是在現實之下, 大家都作出多少妥協。無他,家中上有高堂、下有弟妹的朋友固然「型唔起」,即使毋須真金白銀養家,大家也需要為前程、為成家立室做個打算。「型」,其實可以好奢侈。

致元洲邨的華太太

當我心中忙著,卻眼看到在封鎖線外的MK仔望著地上的血,還在嬉笑玩樂;阿叔阿嬸埋頭議論,恐怕君之死未有挑起他們對生命之珍視,未有使他們更親愛家人朋友。反之,你的離世只淪了茶餘飯後,閒聊講話的話題。車上的人紛紛拿起電話- iphone、samsung、LG,山寨電話,一下子傾巢而出,眾人似是獵奇,想將這突如奇來的畫面拍下。想到這,我更感覺悕憈- 面對死亡時,大眾的反應,就是拍攝,上傳。

男人Off 學

「之樂,錢係賺唔晒嘅!特別係男人,有時間就要抖下。」「師兄,你真係無事嗎?我好少聽你咁講嘢。」「我同老婆已經三個月無行埋啦!」

返老還童的嬤嬤

嬤嬤她患有腦退化症,我已經忘記是從那年開始,只記得小時候自爺爺魂歸天國不久後,嬤嬤她就開始忘記身邊人跟事物,只是由於我與她的雞同鴨講,我一直都沒有察覺,直到爸爸跟我們說要送嬤嬤去老人院才得悉。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