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家教

給家人的一封信

在這多個月來,我們之間不停地為可否參與學民思潮的行動而爭吵不休。當我一提起我們將會做的行動,你們便立即板起黑臉,一邊用語重深長的語氣,一邊用嚴厲的態度對我說:「你留意好了,這些事交由別人做吧,你究竟知不知共產黨有多可怕? 你們要做的事已經做了,是時候回去上學。」當我一次又一次聽到同樣的說話時,你們知道我心裹有多難受嗎……

小丫頭的錙銖必較令人難以釋懷,她的暴戾、焦躁、狠勁不過像你、我、她的縮影。每時每刻都瞄準自己和他人之間的界線,一旦被侵犯了領土和權利,便要如炸了毛的貓,心存不安死死苦守,惶惶不可終日。小孩的學習能力很強,尤其是模仿能力。他們小小的身軀裡擠滿了成人世界的危機感、勢利與橫行無忍,日復日膨脹起來,我彷彿聽到焦躁尖銳的童音,那是爆炸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