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家長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有剛吸毒的跡象」實在是一個極容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正如現行的《警隊條例》授權警察發現有人行為可疑,或合理懷疑有人意圖犯罪,即可截查市民的身份証一樣,「合理懷疑」、「意圖犯罪」乃極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何況驗毒比起查身份証,更為耗時,更為侵擾市民人身自由。

親戚對我都讚口不絕,為什麼?因為不叫的話父母會當著長輩的臉責罵的,大喝一句:「阿飛!你係咪無叫伯娘?!見長輩要叫人呀嘛我點教你㗎??」已經足夠嚇破我小小的膽子。

有一條起跑線叫父蔭

主人翁說,追求夢想並非免費午餐,旅費可是經營自已創辦的網店賺來。這樣當然比起富二代豪花零用錢來得光采,但是我相信不是太多人真的負擔得起如此「追夢」。我認識的人當中,包括自己,都曾經有不大不小的夢想,但是在現實之下, 大家都作出多少妥協。無他,家中上有高堂、下有弟妹的朋友固然「型唔起」,即使毋須真金白銀養家,大家也需要為前程、為成家立室做個打算。「型」,其實可以好奢侈。

「跑輸大市」

「媽咪,教極傑傑都唔識串「蒸發」呀!你出黎教啦,我就黎想打死佢!」「係?有無攪錯,佢學左成個星期都未識串,罰佢今個星期六無得去公園玩,一個星期去一次公園,哂鬼哂尐時間,就留喺屋企溫書同練琴,反正佢下月又要去考琴。」

小朋友接吻

小朋友在麥當勞激吻,被拍下來,在網上熱播,還上了報。口吻好似來自親子王國的網民說:「做媽媽嘅我好擔心囉!無眼睇!」廣大網民、家長、明光社之流早就準備好豬籠。在「家長」眼中,小朋友長大,只是要入中學或者上大學的問題,沒有任何生理和心理轉變需要看顧扶持。小朋友只能玩玩具,不能拍拖擁抱接吻,這不合大人對「小朋友」的想像。如果被拍下的是一對成年的俊男美女,甚至是外國男女,符合了我們的情慾想像,事情就沒那麼不堪入目。是的,我們根本不接受青少年有性慾、大學生不可以爆房。自然地,小朋友也不可以接吻,何況是大庭廣眾、牙罅有條菜?

老而不死是為賊,柒而不知是為喱。「港喱」一詞代表香港健全成人的消亡,他們空有健全的腦袋,廿載春秋白讀書,是個擁有高度閱讀能力的稚子,正如港孩儘管精通十八般武藝,懂得dextrorotatory和Halappino的意思,卻不會為普選抗爭,因為「政治很悶」。港孩和港喱同樣流露著smart ass的味道,他們懂得不少,但都停留在skills與information的程度,那不是knowledge,更遑論wisdom。

「秀英」呢個假名係開始寫<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嗰陣亂改嘅……點解我會將同我中意嘅少女時代成員一樣名嘅人物,寫得咁低能同白痴……雖然呢個外傳個題目有秀英,但佢出場嘅次數一貫地少。咁白痴低能嘅角色,用嚟恥笑就好。

真.怪獸家長

過份關注及保護小孩似乎是怪獸與非怪獸之間的分別,依在下的愚見,也要看家長們的動機和孩子的個人選擇。若兩者皆為同一方向,那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從正面去說,應該是小孩明白家長的苦心,或家長能夠滿足小孩的願望。不過,有些時候孩子不懂得選擇(可能是年紀太小或家長給予太多/太少選擇),家長就以自己的心意去辦,為孩子「著想」。

所以對你媽媽和我媽媽來說,林慧思事件的確可以是很簡單的,就是女教師對警察講粗口。事件的重點和唯一的重點就是「粗口」,尤如變態佬看一個女人,就只挑她私處上的一團毛髮去看去注視。因為只有君子才能恆常地實踐道德內容。對小人來說,道德只是一種外在的束縛,一種教條而已。但世界就是小人多、君子少。大眾教育即是一群小人向下一代複述一堆大人自己都不甚了了的教條。總之不要講粗口、不要說謊、不要亂扔垃圾、要扶阿婆過馬路——那是一堆僵化的教條。現實世界的處境、其複雜之處,就如法輪功一樣被理所當然地省略。因為對那些教育建制中人來說,道德只是用來說拿來教的,是不會實踐的,所以他們自然不會看到實際處境中的道德課題。

不過,越軌通常只是指有違傳統保守尺度的男女行為,而不是指性犯罪,相信楊舍監是答非所問了。什麼才是越軌,真的見仁見智,而且取決於時地人三者,有人會覺得大學生在房間裡卿卿我我已經不能接受,有人會覺得淺嚐禁果才算越軌行為。至於男女同層會否增加越軌機會?兩者其實是沒有關係的。

放手吧 家長們

星期天到家附近的大草地上休息,旁邊忽然跑來一個外國男孩,大概五歲,非常活潑可愛 ,一時跳,一時趴在草地上, 弄得一身泥巴, 衣服都沾滿了碎草。遠處架著太陽眼鏡的媽媽稀鬆的喊了句「Be careful!」便繼續整理帶來的食物盒。 那位男孩聽到後拍一拍衣服,又赤著腳跑去找其他孩子玩。若是在香港,有些父母可能會說「不要亂跑」 , 「哎呀怎麼弄到一身髒, 以後不要玩了」等等的百般阻止。

及後去到外國留學時,洋文就不見得有進步,反觀從朋輩口中更是學習到更多博大精深的金句。若說這些形容身體各部分的詞彙等於文學水平高低,大概我們華夏文化認第二,沒有其他文化敢認第一。我們廣東的文化更是裏裏外外能形容的都講得出來。在中國城(唐人街英譯)大家年輕人,中年人都是說成d片,形容那些老外的行為多麼白癡低能,鬼婆的身材等等,也有發洩比那些老外不禮貌對待的。(我們的文化其實很有趣,自己人就是喜歡打自己人,在自己地頭內葉問上身,一個打十個一百個,反而面對其他民族,瞬間變鵪鶉,變身速度比美少女戰士更快)

電視劇要投訴到廣管局,那是「家長」的功勞。家長,就是當中產作為道德審判者。「家長」不是一個社會科學用詞,它是一個意識形態用語,為達到執政者管治目的而生產的。甚麼是「怪獸家長」和「港孩」?嚴格來說,「港孩」是孩童的妖精化,他們中了妖氣,這妖氣終究就是「怪獸家長」。「怪獸家長」的「怪獸」是多餘的,所有「港孩」都是由家長鍊成的。中產怪氣,以家長展現時,為禍人間的就是把孩子變成妖精,不論年齡層。

這樣養出來的,都是奴隸,習慣了被人束搏、習慣讓人家替他作主。甚麼都是無可無不可的「是旦啦」、「無所謂啦」、「OK丫」;這樣養出來的,不懂得自己做決定、不知道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西人也固然有直升機家長,但闊佬懶理的更多,教仔也是大智若愚,無為而治,讓他們自己發展自己的天才,也不用完成父母的理想,不會說出華人父母最喜歡的「我小時候沒讀多少書,所以想兒子讀到大學」……就隨他們通山跑、跟別家的小孩打交吧!鬼佬也不怕他們受傷甚麼的。做個有血性的人,然後才學禮貌。膽怯的人,沒有資格講和平:Come on James﹗Don’t be a pussy.這樣養出來的,都是奴隸,習慣了被人束搏、習慣讓人家替他作主。甚麼都是無可無不可的「是旦啦」、「無所謂啦」、「OK丫」;這樣養出來的,不懂得自己做決定、不知道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西人也固然有直升機家長,但闊佬懶理的更多,教仔也是大智若愚,無為而治,讓他們自己發展自己的天才,也不用完成父母的理想,不會說出華人父母最喜歡的「我小時候沒讀多少書,所以想兒子讀到大學」……就隨他們通山跑、跟別家的小孩打交吧!鬼佬也不怕他們受傷甚麼的。做個有血性的人,然後才學禮貌。膽怯的人,沒有資格講和平:Come on James﹗Don’t be a pussy.

家長啊!家長

又看到新聞說有家長陪同大學生上學。網路上那些什麼職場達人當然也可以說,為什麼孩子會變成這樣子,為什麼大學生總是這樣那樣不濟云云。我總覺得,孩子出生的時候,就是倚賴,就是依附。但到幾多歲,做家長的才學會放手,才令他們知道,他們需要一個人面對很多很多將來家長們不會為他們解決的問題?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