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寫作

寫作為咩?

當你發現,某些文種讀者人數較高,也有較多人喜歡,你會問自己是不是要照大眾口味寫一些你未必擅長但他們喜歡的類型,但當你寫了,你又發現效果不太好,那到底要何去何從呢?難道要放棄寫文嗎?不,我常對自己說,寫文是我終身的興趣。

考試就是功利

在考試制度下,中文作文並不是單純的作文,需要「緊貼題旨」、「條理清晰」、「行文流暢」,很多人不明白考試的「遊戲規則」,隨心所欲,見哪個題目容易發揮才思,便選哪個題目,然後妙筆生花,如行雲流水般大書所感,結果得了一個F。

究竟寫咩先會紅?

每一個會公開發佈自己作品嘅創作人背後都是一顆渴望發光嘅星體,就算唔渴望發光,都會好希望有人認同、欣賞佢嘅作品。唔好比虛榮啲個字影響你想發光發熱嘅心,但依個係事實,總之,都係想有人透過你嘅作品認識你,讚你、支持你。低要求如我,比我個標題呃左入黎,以為真係會有秘訣講你聽寫咩先會紅,睇左我篇文,發現原來無料到,留個言講「我屌你老母無野睇嘅」,我已經會好開心。(其實好多要求囉,又要睇文又要留言。)

誤人子弟的責任

公開考試設卷最弱智的地方在於太較真。要測試學生的中文水平,要他寫一篇讀後感,或是評評該篇文章,也就足夠有餘了。畢竟平時閱讀,小說也好,散文也好,其實都不會有人斟酌這句為何要用排比,那句為何要用頂真,作者到底從哪一點步移到哪一點來觀賞那朵嬌柔的清蓮,計較作者落墨的用心。這項資訊到底是錯誤,還是無從判斷,在輕鬆閱讀的時候,從來不是重點,因為看書只是抓個感覺抓個意識或是抓住一剎感動,而不是找錯處和認匪徒。剪髮師傅那個笑容含意為何,大抵連寫作的人也沒有刻意深究,只是想要為角色營造一種溫順、慈祥、和譪的形象而已,偏偏試卷題目卻總迫人以那樣生硬的方式解讀文句。較真得多,學生連揭書望字的興味也闌珊,說出討厭中文當然是不難理解的事情了。

給十六年前的我

如果那人狠心拋棄你,也說明你們無緣。你知道嗎?後來他結婚了,有了兒女,從此要肩負沉重的家庭負擔 – 因為他工作的行業前景不明朗,他無法繼續從事他的本行。人生就是這麼吊詭!多年後我回想,其實他也不那麼愛你的,到危險關頭只想到自己的人,證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根本不重要。別為一個已經不愛你的人而傷心,努力充實自己,人也會更漂亮!

過去的人,想要留住回憶,他們會在本子上寫日記。後來科技發明、普及了,大家開始拍照,以快門留住剎那的光影。要「想當年」,只要打開抽屜,或床下底的鞋盒,回憶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讓往事如煙翻飛。到了我們這一代,回憶寄生網路的世代,我的回憶不是我的。網路平台一但停止服務,我們沒法為回憶作出任何追討。試想像,今日社交媒體的樞紐facebook,終有一天跟今日的Xanga和無名小站一樣被時間流淘汰,到時候我們又要面對甚麼程度的回憶海嘯?

大自然讓我們寫

那兒的小河川,真的是「波光粼粼」,陽光打在河面上,彷彿有千萬顆鑽石閃閃發光。遇上櫻花飄雪的季節,草地上、泥土上、河流上,都是點點的粉紅花瓣,我想起黛玉葬花:「花落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杜甫的「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還有「流水落花兩無情」。這些句子突然佔據了我的腦袋,心想當時的人必然也看過類似的景色。學生時代時只會把這些東西背下來,覺得古人與我們必定大相逕庭,他們的作品我們無法理解是正常的吧。後來明白,我們跟他們並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之所以無法從作品中得到共鳴或觸動,更無法模仿,是因為我們未看過他們形容的景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