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專業

英國佬根本很多時候都不跟機制辦事,而是採取「政治判斷」來決定加薪幅度有多大! 而港督以及管治團隊,都不會死跟什麼研究報告噢,那是用來「參考」的而已。決策這回事,從來都有一個「公眾利益」的大前題,而這個所謂「公眾利益」,說穿了,還不又是「政治考慮」嘛。

講得好聽一點,這種「委員會」什麼的機制,只是用來讓政治決策變成「咨詢式民主」的掩眼法,也讓公務員覺得受到很高的重視。但其實決策者一早已四出打探過,而背後也早已協商好,知道加到什麼水平才會被最多人接受而不致於癱瘓政府的財政資源和社會運作。這種背後進行的「討價還價」技巧才是最重要的東西,而不是什麼表面的「機制」呀。因此英國人使用這部機器來做「決策」好像無往而不利,足以好好管治一個橫跨全球的「日不落帝國」。反而歷屆特首同樣使用這個「機制」反而搞到一頭霧水,連一個小小的城市也管治不了。也又真發人深省。

而香港人其實要做的,是要先老實反思一下自己的政治水平到了什麼程度,足以駕馭英國佬留下來的「政府」。還是要像愛國份子一樣,最好是把舊東西都通通砍掉、推倒重來?

是日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於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大戰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副發言人,兼山西省政協委員,兼香港專業人士協會副主席,兼執業大律師馬恩國。信不信由你,經此役後,香港的普羅大眾,基層(偽)中產,一定係撐馬大狀多過長毛。此役可謂繼蔣麗芸後,再次突顯出民建聯作為立法會第一大黨,在招攬黨員方面,對香港人的低B政治心態可謂掌握得爐火純青。

香港中產慘過做鬼

香港的中產就連這點小小的自覺也沒有,連自己是奴隸也不知道,還要慶幸自己「及時上車」,那才恐怖嘛。因此一隻遊魂野鬼,也起碼知道自己是遊魂野鬼、也還可以隨時暫住免費的山神廟、也還有人供奉。而香港的中產,連自己本來是遊魂野鬼也不知道,反而要拼了老命去供奉那個害你雞毛鴨血、永不超生的地產商,簡直以德報怨之至。這個不知算是前世做了什麼孽了。但肯定這一世是做鬼也不如。

這個只能多得香港的教育真的「很成功」,把一個好好的人腦、調教成一個人頭樣的豬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