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小說

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

「嗚…嗚…佢…係床…同個女人一齊呀…攬住呀…」「唔…」「呀!點解呀!點解成日都係我遇到呢d事呀!!」都多少次了?從大學認識Zoey至今,同類型的事件大大話話都發生了不下十次。

〈老鼠〉是文津發表於一九九九年的微型小說。故事圍繞男角米奇、女角米妮和一堆老鼠,寫的是香港在金融風暴後急速轉變後的荒誕異化愛情故事。米奇是香港經濟不景氣中一個沒有未來的青年。生活隨便,居住環境差劣,與蛇蟲鼠蟻同住。他沒有理想,只有夢。曾經夢見可以達成願望的老鼠,因而入住豪宅。他也希望有機會去迪士尼樂園遊玩。看上去,他只是一個典型沒有未來,迷失當下的廢青。其實不然,從米奇身上看到香港在1999年那個時期,過去和邊緣的特徵。小說曾提到米奇居所「附近的舊機場要拆卸了」,顯示他生活在一個正在逐漸被取締的社區中,他處於都市新舊的邊緣。另一方面小說一再把他和老鼠作出關聯。老鼠在都市中是一種邊緣上不希望被存在的事物。他的女友米妮也討厭和害怕老鼠,米奇卻和老鼠有超然的聯繫,指涉他們同樣都是香港回歸之後被邊緣化的事物,也暗指新一代在香港中欠缺前路,卻被責怪沒有理想和努力的情況。他和老鼠同宿同眠的象徵是一種都市異化和荒誕的表現。

每次,當我上班做到累了,從不渴望結婚的我也會想搵個人嫁然後辭職做少奶奶等人養。這晚,我又故態復萌。當然,這種想法其實幼稚至極,因為有不少已婚女人大多兩邊不到岸,既要在早上7時至晚上7時侍候老闆,又要在晚上7時至早上7時服侍老公,嫁了等於打多份工,但兩份工都打得不好。清醒過後,我坐定定,叮著螢幕繼續努力工作。

當你焦慮你已變成16號愛人的時候,就直接告訴自己不要痴心妄想太多。可是,這不代表我以後不會跟這個男人見面。星期五下午,他忽然約我放工入愉景灣。要不是他邀約,會暈船浪的我真不會勞師動眾為了一頓晚飯搭船去愉景灣,所以,我知道他在我心中仍然佔有一定的位置,要是那些Peter、Paul & Mary邀請,我早已推卻。於是,放工後,我就到中環碼頭會合他。

那個男人教曉我的事

第一次聽見他的名字,是在和同學閒聊時,他們叫我要小心他,他是會常常搔擾女孩子的。我當時並沒有理會他們對我提醒,因為我一向很少理會校園裡的那些是是非非。直到他成為我的鄰座。

「一齊個陣係幾夾既,唉,就係感覺已經唔係個種,你明唔明呀?」我明,每晚都屌同一個人係會悶既,你都係搵個藉口俾自已出黎溝女姐。

找個懂得欣賞妳的男人

有些男人的成功是有賴背後的女人,其實女人的情況也相近,我相信如果Mrs.Thatcher(戴卓爾夫人)沒有DennisThatcher的支持,她沒法攀得那麼高。我需要一個能成就我的男人,你可能說你根本不需要什麼成就,但我想讓你知道即使你只是渴望成為家庭主婦,也需要一個會欣賞你煮的飯、補的衫、洗的地的男人。最近,我媽媽的一個年屆50歲的朋友終日在埋怨她老公多年來從未欣賞過她為家庭的付出,總是投訴她烹調的菜不合口味、買的內衣褲款色過時,我聽到媽媽跟她說:「嗰陣你同佢拍拖時,我就已經提醒過你呢個男人根本唔識欣賞你架啦!」

我叫Simon,今年27歲,在物流公司任職會計文員,現任男朋友29歲。在遇上他之前,我也曾交過幾個男朋友,但每段關係都捱不過半年。沒有婚姻的約束,沒有以夫婦名義申請公屋的權利,就連分手也沒有必要跟家人和朋友交代,因為根本身邊的人都不知道我與他們曾經在一起,這樣的一段段關係變得脆弱不堪。

「放心,待會兒我們去公園坐坐吹海風聊天就好。」待我們到達公園後,他不斷帶我遊花園,目的是找一個幽暗的地方讓二人享受浪漫時刻。後來,他在漆黑裡找到了一片草地便叫我一起坐下,之後,他開始親吻我,更問:「你可不可以整個人平躺在草地上?」他示範他想我怎樣做。

2014/02/14,這個萬惡的節日令到毒撚連家這個最後的港灣亦淪陷,被迫退守自修室。自修室就算情侶們想在內放閃光彈也會有一道道圍板隔著,傷眼率減低。試問有什麼地方更適合讓毒撚Leave me alone?我一邊翻看Readings一邊滾動手機屏幕,早已無心裝載。另一端Facebook Instagram是百花齊放,有愛侶的適時地曬命,沒情人的也顧影自憐地在「沒有情人的情人節也很快樂」,實情則是酸味極濃,這份失落欲蓋彌彰。

「由於香港受到一道極強嘅寒流加上冬季季候風影響,今日罕有全港出現落雪現象。咁亦係香港天文台有紀錄以來,首次有市區降雪。天文台預期未來數日仍會落雪。市民出街記得著夠衫保暖,而揸車嘅朋友就要更小心路面濕滑。」

【短篇小說】青蔥情人節

那個女生邀請小威,在情人節到她於凱旋門的複式大宅中看夜景(我心想,你得米也沒有點自信?太遜了吧)。而小威就想買一束玫瑰,帶她到何文田街的西餐廳慶祝情人節;然後買一些材料,到她家中弄個自製Crème brûlée。每逢假期前後,小威也會到白布街的甜品店打工幫補家計;而那個名校女生,是那家甜品店的常客。

莫名其妙的遊戲將要展開,所有人都不由得緊張起來。「我將會依落樓嘅先後次序嚟分發。信入面嘅嘢,對各自嘅參賽者嚟講非常重要,請各位好好保管。另外,呢個係一個忠告,喺全部信派哂之前最好唔好拆信封住,否則後果自負。」未待西瓜波說完,阿源已經往前踏出了一步,因為他是第一個下樓的人。「程思源,請你前往102信箱取出你嘅物品。」

經過一番思量後,他勉強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可以解釋這一連串的怪異現象。這是一個惡作劇,是為了向自己報復的惡作劇。他J其他鄰居的事被人發現了,於是其他鄰居夾起來,先是播放一段假的殺人影像讓他感到不安,然後趁他入睡時把食物偷走,再用某種方法把水源截掉,干擾電線,最後把電梯改成那副模樣,到最後出來之時,共同批鬥他的不檢點行為……

後來,他學聰明了。要是他想帶我上好的館子,他會說:「我買股票又賺咗,請你去食好嘢呀!」「好,但你記住炒股唔好玩太大呀!」「放心喎,我係股壇小神童嗎!」「嘩!好叻叻呀!」這一句是發自內心。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