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尼采

上帝不死,香港必死

「宗教」屬於教徒,「社會」或「傳統」則屬於普通民眾。當一切都被判斷成社會的共業,或是神或當權者的設計,每個個體也就有了依賴和推搪的對象和藉口,可以拍拍屁股跑了去。然而,他們都能理直氣壯地逃避「社會就是很多個人聚成的群體」和「社會道德高低就是很多個人的是非聚成的標準」兩個事實,原諒自己的道德無能,怕事欺人,只選擇可以讓自己感到心安理得的離地普世價值來推崇,甚至齊聲地咒罵社會來宣洩不滿情緒。直資制度是政府的錯誤,罵是罵了,但政府是一陀大東西,罵了其實等於沒有譴責得著任何人。「佔領中環」的目的是爭取民主普選制度,對抗的罪魁禍首是中共,姿態擺了,口號喊了也就可以「收工」了。實際能挑動敵方神經的舉措,暴烈過激,可免則免,反正大家的怒氣早就平息掉,動真格反而會換來「認真你就輸了」的馬後炮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