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屯門

當日乘車的人比平日多,原因並非是遇上假日而多了遊客,而是V-City剛剛開幕。商場安排每日幾百班次來往深圳和屯門,方便了大陸人來屯門購物掃貨,此後正式大舉進佔屯門。作為屯門人只能眼白白看著街道慢慢變成旺角行人區,一個個大陸人拖著一箱箱行李東拉西拖,人們說的不再是純正的廣東話,而是夾雜不咸不淡的普通話和鄉音。

在不增加資源的情況下,要維持藍地一帶有合理出九龍的巴士服務,63X改行西九龍走廊而避行太子至荔枝角的長沙灣道以減少班次受影響,已比取消63X而68A加車方案好(近年分併的路線,新線的派車數大都少過原本兩線的總車數)。如不想轉車,乘客仍可選擇全程行走青山公路的元朗(經荃灣,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往返旺角/佐敦道的紅VAN。

當你以為屋苑及屋邨的店舖能夠倖免,No baby,以友愛安定為例,由於鄰近市中心,近期簡簡單單的半戶外屋邨商場都在進行大裝修,市中心被逼走的連鎖店,只好到此落戶,而原本經營多年的本地租戶,只好跟你說句Good Game,除非你賣奶粉或者賣金,否則請結業打工吧。至於住戶,還想吃二十元一碟的豆腐火腩飯?對不起,我們只有四十元一碗的日本拉麵。

原來63x由下星期六(3月29日)起唔再經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改行西九龍走廊。63x係唯一一架由洪水橋/藍地直出九龍既巴士,今次cut哂中間D站,非常不便。

我在屯門中心呼喚愛

你笑說,以為屯門還是有牛有田,牠們會四處走動的,所以很意外屯門有一個名為V-City的地方,裡面充滿了內地人走走往往,就像是沙田這些新市鎮一樣。的確,屯門就像是一個很想曝光的少女模特兒,只是就算她胸溝盡露,好像都得不到媒體的青睞。可是,我還是很想帶你去看看,我成長的地方。

洪水橋發展,香港堅得益?

現時的洪水橋發展計劃倡議,就是要以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去解決新界西北地區就業問題這個「幌子」,去掩飾其促進中港融合、滿足內地發展需要的「真象」。雖然新發展區內有半數居住單位俱屬公營房屋,但是在上述的情況下,遷進發展區內居住的市民會否不再重蹈天水圍的覆撤,仍然是未知之數。故此,我們實在要對政府就新發展區的論述多加警惕。

狠狠的幹我一頓吧~

「我們這些賣東西的,站在店子裡都只是希望有人會買自己的東西賺個零頭,管你是來自阿努阿圖還是內地客?」這就是我的同事對我說的想法,所以我們香港真的很抗拒蝗虫客嗎?不,先別論我們有沒有抵抗力去對抗大陸客,但我們的態度根本是那些嫁給年紀老邁就快死掉的有錢人的女人一樣,來吧,痛快的在我身上完事吧!最好狠狠的幹我一頓,來一次快的,不要拖拖拉拉!對!就是這個樣子,快點買東西,不要跟我講價!明明這麼有錢!買就買啊!

筆者不厭其煩解釋一次,任何廢物管理架構都是以避免和減少廢物為先,之後的次序為重用,回收及循環再造,最後才是焚化及棄置。但記者們總會說,「即是你們都支持擴建堆填區?」筆者的答法是,「除非今天我們有一次神仙棒,或者,有火箭將廢物運上太空黑洞,否則我們挖再深的洞,擴建多大的堆填區,終有一天會用完。」就是最後「阿媽係女人」的這幾句,加上被傳媒「斬頭斬尾攞中間」,詮釋為「環團認為堆填區擴建無可避免」,給人的印象難免會覺得我們只是支持堆填區擴建這個單一方案。

我是屯門人

我是個屯門人,從小就住在屯門,對屯門有一份濃厚的歸屬感。最近在街上逛逛,見到居民自製諷刺「民賤聯成功爭取屯門擴建堆填區」的橫額,忽而覺得,其實屯門區真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才想寫寫在屯門生活十多年的所受所感。

不少連銷商戶例如:一田百貨、星巴克咖啡將會進駐,吸引不少高消費族群,他們將會推動屯門的消費重心,由屯門市廣場一帶的商場群,逐漸擴散到V City以至新墟一帶,從而令整個屯門市中心逐漸北移。附近的商舖業主怎會不放過這些加租良機呢?

《我們未來的鐵路》諮詢將進入第二階段計劃,主要研究改動現有的行車綫,以及將鐵路網絡延伸。據了解,因計劃由特區政府主導並出資,又不排除加入新的營運者,故此港鐵並無預設立場,去歡迎或反對興建任何一條支綫,但若有上蓋物業來平衡收支會更佳。因先前的討論反應熱烈,我們 MTR Service Update 在接著數星期,將逐一探討各個計劃,並邀請其他團體同大家交流 🙂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部分輕鐵交匯處嘅紅綠燈,當遇上有列車等候,在可行情況下,會先俾前進信號予輕鐵等候的一方,是為「過路優先權」。但有關的爭議,在輕鐵近25年的歷史上,一直揮之不去…原來,在交匯處前~100米的輕鐵路軌上,有一個橙色小盒(Request Loop),當列車駛過時,佢會傳送訊號俾運輸署的設備櫃,來登記優先權;順住行車方向,在路口的另一邊,再會有一個稱為Cancel Loop的白色小盒,用以告訴交通燈,單卡 / 拖卡列車已完全離開交匯處,好讓交通燈能重新安排其他道路使用者,等候過十字路面。否則如元朗「大馬路」等繁忙路段,交匯處不設任何優先權,就唔會見到橙色,和白色小盒鳥。

回想起中四時候的美術課,談到缺憾美,當然表表者正是維納斯的斷臂。當年,的確有種想法:「斷手都叫靚?」。直至數年後,我去到法國羅浮宮,看到維納斯的斷臂的實物,才明白缺憾美的背後意思。缺憾美雖是不完整,但留給我們許多想像;而當中的美,正是我們對事物的想法。人正因為沒有完美,我們才會追求完美,這樣我們便會不斷進步。

再談屯門公路轉車站

這個轉車站只容許短途線補差價轉乘長途線,而不容許短途線之間免費/補差價轉乘,同樣是服務新界西北的大欖隧道轉車站,卻不設此限制。雖然,九巴在官方宣傳已說明了屯門公路轉車站是讓乘客「短轉長」,但現時4條入轉車站的短途線 59M,61M,67M,68A 在新界南邊的總站都不同,分別有荃灣(59M),荔景(61M),葵芳(67M),青衣(68A),為甚麼又不物盡其用,讓前往新界南的乘客免費轉乘?(九巴真的機關算盡,賺盡一分一毫?)

我就在12月26日轉車站首日運作的下午時份前來視察,從觀察所見最多市民下車在此轉車的路線是行經青山公路一帶的61M。 這也難怪,因為由三聖以至小欖一段青山公路,近年多了私人屋苑發展,但限於路面及客量,不足以開辦更多直接出九龍的路線,而現在有了轉車站,青山公路一帶的屯門居民出九龍多了選擇,不一定再要先出荃灣轉港鐵或其他交通工具,節省不少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