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洛林大區 梅斯 Metz – 當地近郊一個城鎮佛郎治 Florange 鋼鐵工人工會,不滿法國總統歐蘭德走數,憤然為「F. 歐蘭德不斷改口的承諾」寫下墓碑,並擺上e-bay 拍賣。然而這個寫有「這裡埋葬了F. 歐蘭德對著本地工人和其家屬,不斷改口的承諾」的「墓碑」本月19日被擺上e-bay,很快拍賣價去到5000歐羅,延至週三被e-bay下架。然而歐蘭德在去年2月,還是總統候選人的時候曾到訪此地,並承諾改善工人待遇。

政府自70年代開始便從外地輸入外傭,時至今日已有超過三十萬名外傭在本港工作。她們對香港貢獻良多,釋放了不少女性的勞動力到本地市場,以提高本港的生產力。然而,她們卻大都面對被外傭中介公司剝削的問題,而且在社會上處於被孤立的位置,令她們的困局難以消解。而她們所作出的貢獻亦長期被視若無睹。

記協‧記怯

記協其實是記怯。前線記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他們不會發起在電視台報新聞時穿黑衣,或杯葛採訪特首出席的活動。(其實杯葛這類活動沒有損失,689出席的活動十次有九次是廢噏)記協只會一次又一次地發聲明,聲明說「零容忍」,其實是忍完又忍!示威又只有百多人,完全不懂如何發動群眾,激起市民的同情心、憤概和恐懼。記協每年最大的活動就是記協Ball,每次都會向商界募捐,請官商名流買枱,在現場拍賣籌募經費,真不明白記協是壓力團體,抑或公關組織? 除了搞Ball,最叻就是發新聞稿,聲明之後還是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