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工業運動

聲援工友後感

我坐在迴旋處的黑黃石壆上,有位工友走過來問我:「你係大學既同學仔呀?呢幾日好多你地啲學生哥黎呀!」說罷拍了一了我膊頭一下。硬漢的淚總是給吞回肚裡,感謝的話語也不易說出口。收到他不以言喻的謝意,朝他一笑,回道:「係呀,咁多人黎撐你地,係咪好開心先?」不要問這世代的人為甚麼只懂得反剝削反國教反加價,我們反的都是不義之事,只是你不相信世上還有公平公正公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