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工黨

3月29日的報導說「起無限期絕食行動,希望感召更多市民以身心全面投入民間抗爭行動爭普選….首批普選絕食團在滙豐銀行總行外紮營留守,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首批普選絕食團」「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公眾的印象就是一直絕食下去,而且有第二批、第三批絕食團加入。

以孔令瑜的「歧視」指控戰書開路、加上中國派的議會封殺,配合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高唱入雲。連「港人優先」都會被扣上「歧視」和「分化」帽子,整個中國派聯盟喊打喊殺聯署反對兩個本土立場的議員,後者明顯在建制上顯得勢孤力弱,但民間抗陸民意卻沸沸揚揚,威脅到許多以「服務」新移民為主的組織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們伙結販賣「民主救國論」多年的民主黨公民黨等勢力,拿著「家庭團聚」的天條在「單程證制度」附近加裝鋼絲圍欄,再抹黑全港市民都是歧視新移民,以期令「單程證制度」成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談都不可談的問題,以保證他們現有的組織利益不受威脅。

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

一個時代的知識分子,反映一個時代的氣質。香港的知識分子往往是出來紊亂常識。好像離地知青在香港連移民審批權都還未有的階段,就拋出更多更大的問題和狀況,以圖終止討論、掩護大陸人;或是左膠到今天仍愛玩的解構把戲——他們會問,甚麼是香港人?甚麼是本土?大陸人的惡行是文化差異,沒有甚麼不遁德‥‥‥這些全部都是語無倫次,皆是以激進的「反思」、「批判」來迷惑民眾,使其在大問題上犬懦、逃避、退縮、不能思考、不能行動。

在這批左翼眼中,「新移民」永遠是弱者,是需要被包容的一群﹔相反其餘香港人就是欺壓和歧視他們的法西斯主義者。本地人以香港空間有限,不能容納更多的人,左翼說這是剝奪新移民家庭團聚的權利﹔你跟他們說他們有回到大陸一家團聚的權利,他們說你是排外、法西斯﹔本地人指中國以香港無審批權的漏洞無止境用新移民、走私客和劣質遊客殖民香港,左翼又說你不夠包容﹔你跟左翼講西藏新疆,左翼就跟你說英美澳加﹔你再講外國文明社會也有移民審批政策,左翼就跟你講普世價值﹔你說怎麼施君龍這樣的殺人犯都可以入籍,左翼就跟你說仇人也是鄰舍。總之龍門任你擺,飄移境界。

一個政治廣告引發的血案。香港不需要盲搶地,因為每日都有一百五十個新移民名額。再多的地,在不斷增加的人口面前,都是杯水車薪。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論述就是如此直接。據主場新聞說,工黨張超雄認為這個廣告「歧視新移民」而退出聯署 - 「歧視」在哪裡?指出問題、討論政策、叫人思考香港的「承載量」,一涉及尊貴的大陸人,就是歧視?歧視真成了大陸人的金身護罩,是香港人前世欠了他們嗎?不如香港取消出入境限制。我現在請張超雄先生不要鎖他家的大門,讓街外人自出自入,不要歧視街外人了,好不好?

預算案拉布是為了求變

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社會已經慢慢走到了臨界點,解決社會問題實在刻不容緩。可笑的是政府雖坐擁6,690億財政儲備,但梁振英和曾俊華繼續原地踏步,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不但無助基層人士,更會加劇貧富懸殊。例如公屋建屋量仍然是平均每年一萬五千個,又沒有為全民退休保障成立種子基金……民主派議員當然一如以往大力炮轟,在記者面前塗污、撕毀這份垃圾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而民間團體和政黨又舉辦過遊行以表達不滿。但在今次「預算案拉布」一事上,就只有四位議員參與抗爭。難道民怨仍未接近臨界點,抗爭留待下年、下下年?

表面看工黨有點老餅,當然我不是說他們年齡,而是鎂光燈下的人物都是熟口熟面,外界信心足夠卻新意欠奉,幸而他們還有創新之心,一段宣傳片《凍檸茶大戰地產霸權》雖未能一砲而紅,但以質素來說真的不俗,之後加以改良,不難吸引中青代注意。加上包括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及前嶺大學生會會長鄭司律的知識新一代,可望擴闊支持者層面。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今日六國

毓民敢開先河,長毛不計前嫌義助,這場仗開局艱辛卻能贏得氣勢,我們更不能做出項羽貶范增,袁紹逐許攸之事。是以,我們還是記住昔日的恩義,就如何秀蘭曾表明拉布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李卓人對六四議案或未能如傳統遞上也毫無怨言。因為我相信,無論主張多麼正確,在民主社會當中,要伸張正義的人還是那值得人信任的人,這才是政治的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