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左翼

最近瀏覽 facebook,發現本土派與左翼文化人在爭論,究竟「農曆新年」抑或「春節」,哪個才是香港人的慣常用語。這確是一個頗為有趣的題目。現今年輕人,包括作者在內,自幼用慣用熟的都是「農曆新年」,絕少聽到本地人會用上「春節」一詞。據了解,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和民間,「春節」都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用詞,那又為什麼現今香港人常用的卻是「農曆新年」?

對李嘉誠之流輸送利益,造就香港貧富懸殊的局面。在涓滴效應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香港,固然應該通過財富再分配而讓勞動者享受應有的勞動成果,讓勞動力不足(勞動力不足與不勞而獲是不同的)的人得到基礎的生活保障。然而,對於一些「不勞而獲且損人利己」的人,卻不可以姑息。因為這是一場零和遊戲,這些人會蠶食社會的資源,使勞動者享受不到應有的成果,使勞動力不足的人得不到制度上應有的保障。

由左翼廿一(Left 21)及實現會社(The Coming Society)合辦的馬克思節將於七月至八月舉辦一連串的活動,務求於單向度的(本土)政治論述之外,透過是次機會讓大眾市民能以互動的方式接觸再次興起的左翼思潮,並且從各式各樣的活動(包括文藝詩歌、理論探討、甚至是政治抗爭的實踐)和分享,藉著重新檢視左翼傳統既開放亦豐盛的資源,以開拓經濟及政治平等上的另類實踐。

黃毓民背叛「本土派」?

問題來了,從優酷網的連結,發現原來黃毓民團隊一直有上傳毓民的議會發言。將毓民發言在內地宣揚,這是否乃梁文道口中反統戰之舉?這是否也是「大中華情花毒」作怪,是在哀求地獄鬼國蝗民搖旗吶喊?這是銳意轉型為「真正」「本土」「政黨」的政治組織的應有作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