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左膠

左膠的道德觀:一萬把尺

2015年,ISIS肆虐,更加有入侵亞洲之勢,貼佢哋宣傳嘅歌,會有咩效果?睇下歐洲,有幾多當地土生土長嘅年青人受到「感召」而「加入聖戰隊伍」,佢哋可能無去過當地嫁,點解會「感召」到?咪就係靠無遠弗屆嘅互聯網囉。我覺得咁樣都仲要繼續去狡辯,簡直係噁心級數。

我想邀請大家做個思想實驗,挑一個非本土也非左膠的人物,代入整件事。比方說,葉劉淑儀就是這麼一個人物。如果她的Facebook上,登出糖水照片,並說自己光顧糖水小店,缺了十元賒數,事情會如何?不論左膠和本土,大概都會空群而出,指責她以大欺小,而且貴為立會議員,居然區區十元也沒有傍身,要麼是說謊,要麼就是自理能力有嚴重缺陷。十個Eric Chan也擋不了網絡輿論攻勢。說不好,還會被推上主流傳媒,被同樣競逐特首的建制對手用來大做文章。

晚明的左膠世界

魏忠賢不是好人,但東林黨也不是善類。其中差異在於,魏忠賢乃是真小人,而東林黨多為偽君子。大是大非面前,他們著眼的,只是某君是否與他們相善,再決定是否支持他的觀點。沒頂之災在前,仍不忘私怨比天高。網絡論史有言:明將降清者,仕明時如狗,仕清時如龍。其中原因,也不過是明廷制肘多,而制肘正是來自於東林。

以正常左翼的思考方式,這完全是一件父權主義及資本主義物化未成年女性胴體的案例。可是進步左翼不單沒有高舉義旗,還千迴百轉的以各式明目為寫真集消毒。誠然,人各是自己的主體,對性及身體的想像可以千變萬化,只是生而為人,還高呼正義,有些底線還是不能乖離的。

某班人被稱為「左膠」,其實名不符實。一來佢哋未必左,二來話人「膠」亦不禮貌。所以,不如為「左膠」正名,叫做「政小眾愛好者」。

道德偉

每次有事發生,總有些人用與眾不同的思維向大家說教,最好笑不是那種大聲靠惡的「你哋無做錯到!」,而是用一套莫名其妙的歪理去自圓其說,還試圖說服別人。

左翼向來具備革命意識,鼓動暴力抗爭,反對帝國殖民,尊重民族自決。目前香港「本土派」和「左翼」的所謂對立,部分出自私怨,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香港的左翼議程,暫時仍被背叛左翼的「左膠」騎劫,致令真正的左翼思想無法伸張。恐怕馬克思泉下有知,只會不得安寧。

寄生獸

寄生獸的故事,很清楚說明根本沒有所謂兩條路線之爭。因為所寄生的人體死亡,寄生獸不能獨立自存。雙學及佔中三子隨著清場偃旗止鼓,勇武派卻沒有乘勢而起,號召龐大的群眾,發展出新一波運動,實行「以暴制暴」的方針。原因很簡單,因為勇武派必需寄生在和平抗爭的群眾之上。無論是世界歷史,或是只 看香港近年群眾運動的經驗,必須號召一場和平的示威,方能聚集大型的群眾,令到警力無法拘捕或驅趕,才出現勇武人士上場的機會,有其他群眾大大分擔了拘捕 風險,他們才可放肆勇武。

我唔識射箭嘅。我只係見到幾樣嘢:1. 佢射得好快(作為男人未必係好事…)2. 佢強調弓箭手近戰嘅重要3. 佢條片表現出嚟嘅技巧仲型過 Legolas(主觀)

一個散播歪論的文化人,禍害比葉繼歡更大。悍匪最多是殺人,死了人只是死了人;文化人卻令人集體愚昧,不分輕重,尤如黑死病橫行之時,教士圍爐討論一支蠟燭上有幾多個天使在跳舞——香港水深火熱,文化人無力指出亂源,卻在說甚麼來著?警察不是我們的敵人﹗雨傘「運動」退場,我們之後可以深耕細作﹗中國鬼子,換血了,殖民了,香港的文化人會說,不可以歧視,這是他們的「文化」,你們這是排外這是法西斯……

更可惡的是林兆彬繼續賤視香港市民,把香港市民視為弱智的傻仔──「香港人被煽動到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內地人身上,群眾鬥群眾」,第一,同理──林兆彬又是否煽動大中華派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香港的本土派市民身上呢,搞群眾鬥群眾呢?第二,中港矛盾是始自董建華曾蔭權政府出賣香港人的政策,包括雙非,自由行以至大陸學生,這些政策根本不是梁振英新做的,市民的憤怒是來自於切身利益受損,簡單而言這些根本就是共產黨所遙控;第三,香港人是要求推翻政府的荒謬政策──例如雙非;第四,如非市民反彈,政府根本不會改弦更張──例如雙非、奶粉以至學位,而左膠卻不斷在過程中對爭取權利的市民冷嘲熱諷或叫人「包容」。

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本來是由新冒起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發起,經他們絕食抗爭,政府終於取消「三年開展期」,隨後,「左膠」有份組織的「反國教大聯盟」集會,就突然宣佈散場告終。及至2014年6月的反新界東北撥款集會,有「左膠」更以「大家要和平示威」.、「村民唔係咁諗」為由,阻止數名抗議者企圖用鐵馬衝進立法會。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去到所謂嘅金紫荊示威現場,即係三百米外嘅會議道(其實勁遠,八點播國歌我朋友直情聽唔到唔知到開始左),有一大堆人圍埋左討論緊。當中有人會指示發言權,「哩位先生舉左好耐手,畀佢講先」「佢講緊野你唔好插嘴」等等。佢地不停喺度泥漿摔角,大概就係由不同發言者喺度loop「大家唔好衝擊」「都冇人話要衝擊」,而後者似乎係屬於少數。我比較深刻嘅發言,係有人指出哩個係「我地嘅國家」升旗,同埋有人呼籲唔好喺金紫荊哩邊堵路,被反駁哩幾日都係堵路,佢話「所以唔好錯落去」。

防膠之心不可無

著名左膠不作膠事,就可以脫膠,正如毒男脫毒,一樣道理。又正如學民思潮曾被形容為左膠,但係最近的果斷決定已脫膠好耐。雖然之前果張通緝海報係有點過火,但我認為係情有可原,因為全部有歴史根據,大家已經冇本錢再輸,「左膠」其實係給所有有份參與是次社會運動的人的一個最大警惕,回望歴史,認淸錯誤,今次,香港人,唔可以再只係畀D 掌聲自己,因為全世界已經畀緊掌聲你地;唔需要自己影大合照,因為全世界已在幫你影大合照。今次,唔再只係撤退的階段性勝利,而係有實際回報的勝利。

頁 1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