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巴勒斯坦

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今天有不少基督徒,因為以色列是聖經所指的「上帝選民」,就無條件支持現代以色列國的成立、軍事擴張,甚至認同對巴勒斯坦人的暴行和侵略。其實只要將故事的「以色列」遮蓋,人人的良心都知應該幫忙那一邊。耶穌的教導,讓我們認清誰才是我們的鄰舍:那些會憐憫人的、貧窮的、受欺壓的;同樣我們不能忘記,耶穌正正是死在殖民帝國,死在人們的殘暴不仁之下。於是今天的基督徒,同樣要想清楚,誰才是你的鄰舍,是軍事擴張打壓平民的以色列政權,是受欺壓的巴勒斯坦平民,是願意伸出援手和憐憫的任何種族的人?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耶穌基督的真理

聖約翰福音經常出現「真理」(αλεθεια)一詞形容耶穌;如「律法本是藉着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1:17),以及著名的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根據教會年曆,本主日乃基督君王日。在基督君王日之福音經課當中,彼拉多審問耶穌是否猶太人的王,耶穌卻是問非所答。祂說自已的國不在地上,乃在天上;祂是「為給真理作見證」的王。

時代沒有瓦解的神話和民族,就像生命力強橫的超級細菌,自我中心而富侵略性。古老的文明,老而不死,就會屍變,猶太人是如此、中國人是如此、中東的神權國家也是如此。世界磨不掉它們的菱角,它們就成了現代世界的災難。你不能跟以色列人講人道。德國被歐洲各國壓迫了二十年,就出了一個希特拉;一個被壓迫了二千年的民族,不可能還相信道義 - 武力就是以色列的道義。他們很殘忍,也很理智。以色列建國之後的一言一行、生殺予奪,都有著一股討債的冷酷。

《有毛冇翼飛天豬》(When Pigs Have Wings) 試圖用輕鬆手法,以一位單純的漁民,在海中撈到一頭黑豬的故事,反映巴勒斯坦人在與以色列共同管轄的加沙地區的生活狀況。政治諷刺的電影一向難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關係更加錯綜複雜,故事發生在2005年以色列撤離加沙前的光景。

我們無需同意哈馬斯的主張,但我們必須同意,這次以色列軍隊入侵加沙,是戰爭罪行!不管以何為名,狂轟濫炸、殺戮都是罪行!各位,香港立法會是有尊嚴的,當各國政府都需要對加沙戰事有所回應,我們的中國政府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香港立法會應當發表對此事的關心,去彰顯人類和平友愛、國際公義、憐憫弱者,這是香港立法會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