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市區重建

受市區重建局重建項目影響,觀塘重建區的小販遷入同仁街臨時小販市場過渡,開業逾半年市場人流仍不及舊市場一半,大部分攤檔蝕本。小販指市場環境焗促,鐵網外牆設計無法吸引人流,位置亦不方便,經營情況比以前的鋅鐵屋市場更差。

☐☐=發展、重建、還是迫遷呢?你想填上甚麼呢?明天會更好?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生存技倆,發展、重建、迫遷來臨時,你準備好未呢?靠雙手、靠鄰居,還是靠舊區?曾是遍地黃金,現在被壓迫得喘不過氣來,我們還有未來嗎?社區還剩下多少機會呢?人情與生活被推土機「斬草除根」,如何在這hunger games生活下去呢?

衙前圍村位於九龍新蒲崗東光道,從村內族譜可得知建村時間為1570年至1574年之間,至今已有四百多年歷史。衙前圍村以陳、吳、李三姓為主,是香港市區內碩果僅存的原住民圍村。雖然說它也是圍村,但它的「圍」和新界一般圍村的「圍」是折然不同的。新界一般的圍村是指在村外特別建造一道獨立的圍牆來防禦敵人的攻擊,而衙前圍村的「圍」則是指由村屋外牆相連而成的。由於早年還沒填海之際,村民經常遭受海盜滋擾,所以村口的村鄉委會設有瞭望台,供防禦海盜之用,而村內亦有天后宮給村民供奉,以保平安。

黃大仙衙前圍村自〇八年開始一直受重建問題困擾,到今(一四)年市區重建局將六月廿四日定為最後回覆搬遷限期,預計月底會清場。由一班青年和村民組成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在今(廿九)日下午舉行最後一場的「衙前墟」,並在當中不滿市建局出爾反爾,要求保育村口位置,及興建一排兩層仿古屋。有村民表示捨不得那裡的鄰里人情,亦有村民抱怨傳媒的偏頗報導令他們氣憤。

今日香港經已容不下好的時光。當發展大嶼山郊野公園可以是「有討論空間」的議題,沙中線下對土瓜灣可預見的後遺/商機/毀壞已成必然。那些不知何去何從的零丁幾戶居民,跟空蕩蕩的舊樓,在以財為首的城市規劃下,生物與死物,居然成為命運共同體。

6月11日 (即執達令限期的前一天),嫦姐/黎太單位旁的後巷突然離奇失火,令人擔心是收樓前迫遷的手段。到了12號的早上七時,市建局和約三十名執達吏的職員強行衝上黎太和嫦姐的單位,並派出近十名外判保安人員負責清場行動,期間黎生更一度走近窗邊企跳,最後由消防拉回屋內。期後黎太一家更遭暴力對待,保安甚至在地上拖行黎生和他兩名兒子的身體,而住在二樓的嫦姐則逃過一劫。但在當日下午四時,大廈地下突然加裝閘門,而二樓以上的樓層則加上圍板,裡面更駐守了五至六名保安人員,當聲援的街坊希望為嫦姐送上晚飯時,亦遭保安阻止。

街坊告訴我們,文件指執達吏九時才開始行動,但八時,執達吏已連同百多名外判保安靜候。我們見到被抬落樓的街坊滿身瘀傷,保安清場真是不遺餘力。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多間新聞機構都跟足市建局的官方聲明,指收購價是每平方呎九千八,但就我們的了解,收購價只是六、七千元呎。

【本網訊】深水埗桂林街重建區居民蕭太收到的執達吏通知限期今日屆滿,蕭太一家與街坊繼續留守家園,要求「樓換樓」。早幾天市建局派人拆去蕭太家的鐵閘及大門,蕭太怒斥局方一直不肯解釋拆門原因,只催促她們簽署買賣合約,指局方恐嚇威迫手法與黑社會無異。

假如大家居於相若實用面積的舊樓單位,普遍都有空間設計成兩房兩廳,甚至三房一廳的家居;在麥花臣匯就只能享有「囍匯」式一房體會。甫進大門,就是面積約198平方呎的長型客飯廳連開放式廚房。由於開放式廚房建有「凹」字廚櫃,飯廳只剩餘有限空間,用家要考慮將洗滌盤移位,以騰出廚櫃近客飯廳的部分枱面作吧枱,才有足夠空間用餐。主人睡房面積約120平方呎,發展商已預留凹位建造衣櫃,相信能。全屋唯一的浴室面積約44平方呎入口設於主人睡房內,屬「黑廁」設計。

要實踐「知足常樂」並不容易,但當大家參觀「丰匯」的示範單位後,也許能夠體會箇中道理。本博承接「丰匯」開放示範單位後逾千人參觀的強勢,上載樓盤另一個清水房的相集。

「新不如舊」,應用於香港樓宇同樣適用。由長實和市區重建局合作發展的「丰匯(Trinity Towers)」已經開放示範單位,今集本集介紹的單位與早前撰文《長實市建局丰滙第一座:低層三房大單位或與嘉裕居「面壁」》的案例二相若。

大家可曾想過,市建局將地區重建,一般會把重建區的商場「包裝(北方用語是『打造』)」成高級/國際級商場,例如:名鑄基座的K11、朗豪坊、萬景峯基座的荃新天地、囍匯的囍歡里等,這類商場的租金普遍較舊區街舖為高。結果,重建區的小商戶根本難以返回原來社區繼續經營。

俗語有講「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長實和市建局雖然沒有明言這個樓盤的市場定位,但從「丰」和「匯」兩個字,亦暗示了發展商已經預設了樓盤的目標銷售對象。而長實不時以「開創地產業先河」見稱,是次以簡體字命名樓盤會否吸引其他地產商效法,大家析目以待吧!

觀塘物華街臨時小販市場在重建下被結束,市建局未兌現「無縫交接」的承諾,小販肥妹堅持留守到獲遷往新市場。近日市建局派人圍封市集令她膽驚受怕,幸而有一班街坊義工每天撐場,曾在仁信里當小販的四哥是其中一份子。寜可不領市建局的賠償、每天擔心著被圍封也堅守市集,兩人不若而同說︰「錢是重要,但人情更重要。」

當權者經常喊著「發展才是硬道理」的口號,自覺以為發展才能給市民提供一個更舒適的生活環境,但他們又有否意識到舊有社區其實一早已經自行活化,慢慢建立自己的發展模式?小販與露宿者互利互惠的微妙關係,各種文化背景和種族的自然磨合,舊社區內獨有的生存潛規則,在物華街市集一一呈現出來。200位小販,125個檔口,黯然離開,還有無數盛載著人情味的貨架,非電腦字體的手寫價錢牌,充滿民間智慧的電線柱,日後只能成為街坊們的集體回憶。

5公頃的土地,400多億的利益,問誰不會心動?市區重建局承接了自2001年成立以來最大的「刁」,整個官塘裕民坊將會拆卸重建。官塘是香港首座衛星城市,也是香港輕工業起飛的象徵,在2014年往後的日子,它將會是「起動九龍東」計劃的火車頭。急速的發展腳步,市民根本無法剎停,往日的街坊情誼、睦鄰關係,小城故事等,還能重聚,那就是緣。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