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帝國主義

國朝知識人熟悉這樣一個美國獨立建國的神話:一群在舊大陸受到 迫害、走投無路的清教徒,坐著船到新大陸上尋找他們的樂土。他們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並推行「孤立主義」的路線,不想干涉他人,只希望他人「leave me alone」(別理我)。然而宗主國英國仍然步步緊逼,征收重稅卻不給政治代表權。最終,他們在迫於無奈之下揭竿而起,宣 布獨立,並戰勝了宗主國的軍隊,獲得自由,並通過協商建構了一個優良秩序。這個「官逼民反」的故事中每一句話都有虛構的成分。有兩本書將有助於我們認識這些虛構,一本是美國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險的國家》,另一本是大英帝國主義的辯護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國》。

數年前,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出版回憶錄《風雨獨立路》,提到1965年的新馬分家用上「離婚」的概念。說當年馬來亞國會以三讀通過,將新加坡從馬來亞聯邦趕出去,就好比穆斯林男人對太太說了三次休妻一樣,回不去了。然而,李光耀從政以來,他的目標不是建立一個新加坡,而是一個馬來西人的馬來西亞,一個不在乎種族血統的國家。即便是處處西化的新加坡,國家語言還是被定調在馬來語。

進擊的美帝

有人解讀這部動畫乃刻劃出戰後日本人對「非正常國家地位」的不滿,以及年輕一代一種渴望自主的心情。日本自二戰投降以後,就被解除武裝,成為美國附庸,外交內政都受美國過問。尤其是對華政策,更是要通傳照會,由美國運籌帷握。日本國內更有美國駐軍,過幾年就會傳出美軍姦污日本女人。雖然日本享受第一世界的生活水平,但畢竟受美國宰制,國之不國,到底意難平。平日無事,則相安無事。但到了國際政治的舞台,其受到閹割的國格、自主之無能,馬上表露無遺。

筆者成功搶了頭啖湯,與友人一同於昨天觀看了由羅拔唐尼擔正的《Iron Man 3》(鐵甲奇俠3)。這是我頭一回看Iron Man 系列的電影,因此對人物角色設定尚未有深入而詳盡的了解。話雖如此,美式英雄電影其實往往大同小異,來來去去都是類同的劇本,類同的背景,因此説穿了唯一的變化就只剩下特技的超然而已。

為何香港某些文人熱衷坦護無恥陸客?這是源於知識分子擅於「反省」,反省到一個自我究罪的地步。從反省西方工業文明、高舉「邊緣性」、「差異性」的不少社學科學開始,他們就對第三世界文化有一種浪漫情懷。他們認為現代文明是一場災難;城市中表面上你情我願的規範,內藏威脅個體的權力宰制。所以大陸人在香港不受規範,是「挑戰管理主義」;港嬰無奶粉,他們會提倡餵人奶,意謂「打破美式資本主義的控制」;自由行苦害香港,他們會說,香港人要反省一下自己也是貪錢的。

中共就重新使用毛澤東時代的「反帝反殖」,把自己從欺壓者,包裝成受害者;歷史書不斷強調「中國的苦難」,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如何侵略中國,卻隻字不提自己的侵略,更不提今日的中國已由「受害者」變成「侵略者」;即使有些人也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也可以很快持到解釋--當年帝國主義都是這樣幹,「咱們」今日為何不可以?美軍留在日本和南韓不是針對中國嗎?美軍協防台灣當然是針對中國!當全國人民的歷史觀都故意跳躍了近一百年,國民的心態就停留在晚清 - 昨日帝國主義欺負我們,今日我們「回敬」帝國主義是應該的!合理的!合法的!

反資本主義綱領

資本主義創造了人類歷史的空前進步的年代。人類迫使了自然力屈服在科學之下,為人類的生產力提供無償服務。人類先祖為了能夠使用火而付出的心血和生命,現在看來都是不必要的,任何一個現代社會的家居都可以輕易使用到水、電、火而不需付出甚麼努力。資本主義一下子就讓人類脫離了蒙昧年代,進求人類理性的進步。資本主義本身要求不斷的知識進步,要求不斷的技術革命,只有這種不斷革命才能讓資本主義繼續存在下去。於是,我們社會的生產組織、生產技術、生產方法都在不斷改變的持續運動之中,造成生產力和生率效率的飛速進步。

身為香港人,當然不能被狹隘的民族主義所荼毒和懵閉。因此,瞭解香港旗自開埠以來的發展和改變,使我們能夠瞭解香港歷史中,被人遣忘的一頁。大多數大英帝國的殖民地,都選用英國藍船旗 (Blue Ensign) 作為屬地的旗幟。藍船旗主要由政府船隻和皇家海軍後備隊所使用。同時,很多殖民地會在旗的右方加上白圈和代表該領地的旗章 (Flag Badge)。不過,有些殖民地卻使用英國紅船旗 (Red Ensign, 例如百慕大) ,甚至不在旗幟上印上英國國旗(海峽群島)。

我們在天上的奧巴馬

奧巴馬上任以來基本上完全背棄了在選舉期間向中下階層所作出的承諾,包括提高最低工資、放寬工會組織自由、減輕中小企業和自住業主的破產負擔、扭轉布殊時期增強的司法機關監控限制人民自由的惡法、促進美國對外政策的和平發展,等等。不但如此,奧巴馬更藉著「救市」方案,不但用勞動階層的稅款為投機破產的金融資本埋單,還使後者的營利暴漲,為不少人稱道的所謂醫療保險改革,除了迫使人民購買保險之外,並沒有解決美國醫療企業和保險界謀取暴利的根本問題。奧巴馬不是別的,正正就是一個「進步人士」們宣稱必須反對的「保守派」總統。

名義上堅守民主自由的每個西方國家,每到中國訪問,都會循例質問一下中國的人權狀況。看在天真的民族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眼中,或許會認為中國和西方總是在鬥爭當中。然而這都只是幻覺。因為中國現在這個模樣,正是中國和西方的現實政治家所共同渴望的。

歐殖、美帝與中共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伊曼紐.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1930- )等人提出了「世界體系」,是研究和詮釋全球經濟產業史的一個重要分析方法。

我們無需同意哈馬斯的主張,但我們必須同意,這次以色列軍隊入侵加沙,是戰爭罪行!不管以何為名,狂轟濫炸、殺戮都是罪行!各位,香港立法會是有尊嚴的,當各國政府都需要對加沙戰事有所回應,我們的中國政府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香港立法會應當發表對此事的關心,去彰顯人類和平友愛、國際公義、憐憫弱者,這是香港立法會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