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平等分享行動

需要,就是需要

有兩位同學認真地向我表示,並不認同我「係人就派」方法,他們覺得要將蕃薯送給「更有需要的人士」云云。坦言,我心裡真是一沉,我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只是在讀書階段,那種思維已經好(似)社工了。行動是分享而不是審批,為甚麼拿着一籃蕃薯分享給街坊,反過來用自己眼睛將他們變成你的「審批對象」?還要由你去判斷誰人「更」有需要?

代表著政府的社署助理福利專員李源雄是一位註冊社工,為何他會與民政專員莫君虞一樣,竟然不知道民間疾苦,滿口歪理,說出那些涼薄的說話?他還記不記得在學院裡學過的社工價值呢?市民之所以要自發地派飯,還是因為社會福利機構無能!政府究竟有沒有羞愧之心?

我們常常面對的社會或個人議題都涉及這樣的邏輯思辯:那個少年濫藥到底是因為家人關係疏離導致,還是他濫藥以致他和家人關係疏離?那一口人就是因為領取了綜援,每日都不用上班又有收入,就變懶了,還是說他們因為沒有動力工作而又要糊口,所以才去申請援助?這樣子的例子實在不少,有好一些其實是互為因果甚至惡性循環,不過當中亦有不少人只堅持單方向的因果論說法。

即將在7月底舉行的「一換一音樂會」故名思義是透過以物換物的概念,為大家換來一個與別不同的音樂之夜。參與音樂會的觀眾除了要攜帶門票,同時亦要準備三樣食物,一個揭蓋式罐頭,一包獨立包裝餅乾和一包紙包飲品才可入場。演唱會收集所得的食物,將會透過「平等分享行動」和「青懷社區組織」分派給無家者和在板間房蝸居的朋友。

講見證不是賣廣告

你有沒有聽過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見證?例如是「神保守我,所以公司無炒到我」、「神提醒我,我早左出門口,原來有交通意外,如果我遲左,就會撞死我」、「我相信神一定會醫治我,所以我叫很多人為我的癌症祈禱,結果好返了」、「本來無 job offer,祈完禱,就 ba ba 聲有公司爭住請我」。聽完此等見證,看官認識到神是一個怎樣的神呢?你認識了神甚麼屬性?神的榮耀,被彰顯了,還是被貶損了?還有,聽罷你覺得基督徒怎樣的呢?

2012年感動我的聖誕節圖片

聖誕節,日前Benson 的圖片引起極大爭議,及後陳到兄寫文點出信徒應如何讓人明白到福音,是單單企係街唱首歌就回家?定以行動去活出基督的愛?在此我想分享龔立人教授在的一段話。

報佳音?

一個詭異的畫面,我們真的看了好一陣子。三數十位主內,高聲歌唱,高叫聖誕快樂!高呼耶穌看你!報佳音!報的是什麼佳音?你們看見?還是選擇視而不見??為何竟然可以一個也不看見?他們高聲呼叫「耶穌愛你!耶穌愛你!耶穌愛你!」,但現塲就有一個在寒冬中瑟縮一角的婦人,正正就在他們的身邊,他們「看不見」就是「看不見」,又或是選擇「不看見」。

今日,受恒商同學所邀,跟了深水埗北河燒臘飯店的老闆明哥,以及一班「平等分享行動」(下稱「行動」)的朋友,做了約一小時的「聖誕老人」:去探望深水埗區的露宿者,和向他們分享(大家喜歡叫作「派發」也行)我們的物資 - 食物、水和禦寒衣物。看著瑟縮街角的露宿者,在如斯寒冷的天氣下,只穿著單薄殘破的衣衫,一臉滄桑地依偎著拾回來的床舖,任誰也不禁動容。而我,卻有多丁點兒的感受。

此刻你廉價的同情心或許只是你對社會的無知,真正的同情心是「知而後行」並持之以恆 :例如Benson Tsang的平等分享行動。身為藝人的妳本可做到更多,希望這一句近況並不是妳同情心的所有 - 號召你的歌迷一齊籌款,為他們譜一曲等等。將你那同情心昇華成行動,別耽溺於對苦難的補償心態,而是想如何讓往後的日子都沒有苦難。

權力者的天堂;無權者的地獄

一篇毒男在烏克蘭成功釣到美女的文章在面書引來大量分享轉載,令烏克蘭成為每位男士心目中的天堂勝景。同樣地,香港對於某一小部分人來說,是一個天堂;對於更大多數的人來說,卻是地獄。一位在佐敦地鐵站的以吹口琴維生的伯伯,因為俾警察見到他收取途人的金錢而被拉,被告上法庭,坐牢又罰錢。當我從朋友聽到這件事時真的感到十分憤怒。

作者倆與齋Sir等一行六人,參與三月十七日的「平等分享行動」。其中鄭先生突然發揮腦殘威力:「其實紙杯與紙紮品都是紙,不如我們去紙紮品店問問。」而容先生竟然在旅程中重拾久違了的愉悅。「平等分享行動」,不是義工活動,不是做善事,不是去幫人,也不是一般團體舉辦的派飯、送暖、社會關懷行活動,行動沒有「施」與「受」的身分,參與者只是走到社區,將自己擁有的物件、食物和時間和別人分享,是一個沒有階級、身分平等概念的分享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