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廉政公署

廉署之亡,亡於吳三桂

從何時開始,廉署開file查案前先要揣測舉報人的動機?舉報人是否在做政治騷、是不是在做輿論公審,關廉署何事?廉署的角色是根據舉報、搜集證據、如證據充份便提出起訴,道德/政治判斷從來都不是廉署的工作範圍,更加不是決定是否展開調查的因素之一。換言之,即使舉報人是一個江洋大盜、變態色魔,而且無論舉報動機為何,只要證據充份,廉署一樣要展開調查。這明明是常識,但郭文緯因為舉報人無法證明的政治動機而質疑、甚至否定舉報的有效性,完全是轉移視線。

去殖的蕪,存殖的菁

廉署花了近四十年建立的形象毀於一旦,其實是早晚的事情。因為中共處心積累地把廉署往污水裡推,目的正正就是摧毀香港人對「港英遺物」的信心。自十九世紀起,不論是開發新市鎮、引入地下鐵路、擬定玫瑰園計劃,港英殖民政府幾乎每一項政策也在在彰顯著英人的功勳彪炳,而廉署,則是其治績斐然的一個重大標誌,猶如大滿貫球手裹中那塊奧運金牌。美國公開賽、澳洲公開賽、法國公開賽等等,門外漢未必知曉,但四年一度全球關注的奧運,則是運動員最能把自己的榮耀推向高峰的要項。「香港,勝在有ICAC」這標語,與香港貪風日衰的現實改變,令它的形象比一切善政都要鮮明。中共要加強香港人向心力,必要迫他們去殖。要有效去殖,最快的方法就是醜化它。

張震遠堅持自己冇犯法

爭啲以為時間過得咁快,五十年不變,一下就玩完,香港終於光宗耀祖可以同內地睇齊:就係做官嘅大晒,可以包娼庇賭賣假藥。之不過,咁快就想學阿爺「打橫嚟行」…..張震遠你算老幾呀?

而最離鬼哂大譜嘅係,原來數碼港個辦公室係政府物業,而且張震遠經已有幾個月冇交租! 欠咗七百幾萬租金! 有冇搞錯? 當呢個政府連幾百文生菓金都要同啲老人家斤斤計較嘅時候,原來一個大內總管指下個鼻哥就可以欠七百幾萬唔使交租。咁都唔係有人包庇?

害蟲「蟑」「狼」

值得留意的是,究竟張震遠有沒有還錢,甚麼時候還錢,根本由始至終也不是重點。只要他是以個人身份向「人」而不是法定機構(如銀行)借錢,那根本已經可以立案調查。事件一出,各方牛鬼蛇神也紛紛走出來撲火。香港的政圈越發醜惡,就是因為越來越多政客不問因由,只問立場,保皇為先,在弱勢下想要以保皇立威,但名不正言不順扭曲事實的盲目擁護,只會令威信更加掃地,越保越出事。

香港勝在有 ICAC ?

自回歸以來,廉署「出位」的調查手法已屢遭人詬病。2009年廉署人員於調查窩輪天王吳鎮濤造市案時,涉嫌教唆污點證人張青浩作假口供,企圖妨礙司法公正。結果數名廉署人員被裁定妨礙司法公正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其中的總調查主任成為廉政公署成立以來最高級的人員被判罪法辦。事件中顯示廉署在調查過程中「密密實實」的傳統文化缺乏有效監察而引發濫用權力的疑慮。同時,公眾亦關注廉署調查關於前特首曾蔭權的貪腐指控以及現任特首梁政英於競選特首期間與劉夢熊有關於賄選的案件是否能夠不偏不倚,而調查的結果又是否能夠如實向公衆交待。以上的種種疑問的指向已不再是何人沾污了廉署的聲譽,而是我們該如何在體制上保障廉署繼續公平公正地為香港整體社會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