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廚餘

家庭中經常有過多的隔夜麵包,經處理後,質地口感一點也不會遜色於新鮮出品。

食肆要求菜式賣相美觀,在處理蔬菜時只要菜芯及美觀部份,其實剩下的菜頭菜尾,配上其他食材,便可變成一道全新菜餚。

小時候成日顧著打機,阿媽叫食飯都不理,等到飯餸放涼之後就不想食,非常浪費。後來回想其實將食剩飯菜包餃子,一樣好味且減少浪費。

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建議以垃圾徵費(waste charging)降低垃圾的產生量,委員會的參照對象之一即是台北市;然而,香港若推行台北市式的垃圾徵費政策,如上文所述,只會在各方面製造極大的麻煩,亦絕不適合香港情況。

冷飯、西蘭花莖、乾冬菇蒂、西瓜皮等家常、日常剩餘材料,可隨意隨時合奏成為低碳健康的素炒飯,份量隨遇而安,理念在乎食得唔好嘥。今次一於由環境局局長教大家「米嘥嘢」,齊齊減廢,踢走大嘥鬼!

除了柚肉能吃,很多朋友都懂得用柚皮作菜,但其實柚衣(包著柚肉的那層半透明的衣)都可以入饌,而且非常美味!周中師傅就教大家如何用柚衣蒸腩肉!

旅程的其中一站是法國南部Mark Howie的家。他在法國推動「堆肥廁所」及堆肥的概念,亦獲得法國French Environment and Energy Management Agency的專業認可,肯定他有相當的資格傳授及設立堆肥系統。除了法國,他更曾去到秘魯、阿根廷及摩洛哥等國家傳授堆肥系統。他建立的公司出租流動環保廁所,供不同的大型活動使用。

精神康復與食物分享

新生精神康復會去年開始與「惜食堂」合作,每天分發70-80個健康營養餐盒給在葵青接受訓練之精神病康復者及區內的弱勢社群,機構亦將於今年4月把「食物分享計劃」拓展至屯門區,透過分享食物以關懷精神病康復者及弱勢社群。可惜的是資助「食物分享計劃」的基金只能維持3年,而撥款會逐年收窄,部份行政開支亦由機構負擔。Chris指出:「機構除了缺乏穩定經費外,人手不足及欠缺地方儲存食物亦是一大難題。」

由於收集的食物全是賣剩蔬菜,種類及數量完全不能預計,中心曾試過收足兩個月的通菜,一個月的林柿,雖說是免費食物,但長期只吃一兩種蔬果也不禁令人納悶。此時,又再次見證「主婦智慧」的厲害:通菜除了用作蒜蓉炒、牛肉炒及製作雜菜煲外,還可以加蛋煎製成通菜餅;林柿除了當生果吃,還可以製果醬、煲湯,甚至製作成沙冰!即使你學識有多廣博,但筆者相信,閣下都要對這些「師奶」的創意無限為之折服。

近年,總不難聽到身邊熱心朋友「去派飯」;但其實於地區派飯,並非近年才出現;早於90年代,位於大角咀的西九龍葡萄園已開展派飯服務,但隨著愈來愈多區內團體派發物資,7年前起教會便「轉戰」西九龍的另一區 – 深水埗。結果,一派便派了20多年,受贈人數亦由每星期的50多人,增加至現時400人。

由食肆轉到食物回收,變化如此大,全因過去見盡太多食物浪費:食客的眼闊肚窄,令食物餵飽的不是胃,而是廚房裡的垃圾桶。於是回到香港便跟親人、朋友、舊同事甚至跑友從長計議,終究誕生了這隻珍惜食物的「環保熊貓」。問及做食肆或是食物回收較難?Bon不加思索回答:「做食物回收辛苦好多! 做生意起碼都叫做搵到錢,而家完全係貼錢做。」這隻「熊貓」不似得安安佳佳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只能自力更新,靠Bon的「私己錢」,以及義工的慷慨解囊支撐了足足兩年。但,下一年呢?

當中有成功申請過基金的團體指基金已列明各種可受資助的支出項目,一旦不符合要求便不受理,資助準則非常僵硬缺乏彈性。舉例說有回收塑膠的社區機構因地面不平而窒礙回收工作,希望可申請額外資金平整地台,但最終卻不獲受理,結果機構只能延慢處理回收物以免發生意外。另外資助金額的限制亦令申請機構 「頭痛」,例如現時廢物及廚餘回收項目的指引列明項目統籌員的薪金不可超越總批准預算或總實際支出的五成,但對於某部分項目,薪金低得根本不足以聘請全職 同事處理有關工作;而食物回收這個屬於人手密集的工作類別,一個項目的支出約七至八成都用於職員薪金上,申請機構恐怕難以達到「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對人工支出只可佔五成的規限。

10月16日為世界糧食日,聯合國農業及糧食組織希望藉此喚起世界對糧食問題,包括食物浪費的關注。香港在近年亦逐漸意識廚餘問題嚴重,而食物捐贈被視為其中的出路,不少社區機構亦加入收集剩食轉贈行動。然而,在政府未有提供支援下,社區機構只能見步行步,隨時「執笠」。即使政府去年提出「惜食運動」,並將推動食物捐贈列為重點項目,卻未見有任何實際行動。本會促請政府提供資源支援相關服務,而非「空口講白話」。

《食德是福 -剩食收集行動及眾膳分享日》活動早在9月開始,於全港多個地區設置剩食收集點,收集由市民及企業捐出的包裝食物,再收由該區團體轉贈至區內有需要人士,收集到的食物種類廣泛,包括奶粉、月餅、麵、餅乾、食油、糖果、罐頭、飲品、調味料等。10月6日(今日)更發動大型推廣活動,發動140名義工擔任「惜食大使」,在五區設攤位即場募捐食物,並擺放一系列以「惜飲惜食」為主題的攤位活動及展覽,提高市民的「惜食」意識。

四噸飯的後續

遇上天氣惡劣的情況,筆者過去只會單純地想全港市民「多左日假」,又豈會聯想到暴雨帶來的連鎖效應,間接導致大量廚餘的產生。其實打從去年成立了「食物回收捐助聯盟」,發現商界均會因各種原因「迫不得已」產生廚餘,最後向本會「求救」,最常見的為產品將近過期或已過期、食物製造量過多,有商家亦曾因為食物包裝更新,舊包裝貨物要下架不能再售賣;食物樣版做錯,廠商買家雙方均不願接收;生果店因租金昂貴被迫結業,餘下大量水果;又或某公司為示範新型煮食方法,煮了一大堆食物卻不知該如何處理… 商界的廚餘量,已由2001年的405噸,一躍攀升兩倍有多,至2011年的1,056噸。

減廢政策不容再拖

以廢物收費為例,早在2005年廖秀冬擔任環境政策局局長的年代已經提出,但歷經三個朝代仍然拖拖拉拉,只聞樓梯響。對於環境局遲遲「未交功課」,本會特意找來三位小朋友用地拖,書寫「不可再拖」四隻大字,同時念誦「拖字訣」:「一拖垃圾收費,二拖生產者責任制,三拖廚餘回收,四拖支援回收業,五拖堆填區禁令」。政府雖然不斷強調「源頭減廢」,過去落實的減廢政策卻寥寥可數。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