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廢墟

廢墟攝影讓我發現香港是超乎想像的大,有那麼多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和故事。因為要去廢墟,我去了很多已經被人遺忘的偏僻村莊和角落,它們曾經都是我們歷史裡重要的一部分。有好些市區廢墟被高樓大廈包圍著,在那些住滿人的豪宅或各人營營役役的商業大樓之間,竟然有各種各樣的廢墟,當中的反差非常震撼。廢墟的類型有很多-廢校所講的是殺校和以前村校學生的歷史;進行制作的地方有各人忙碌準備,各就各位的痕跡;名人的大宅有中式也有中西合壁,留下的建築結構和傢俱反映了當時人的生活;有特別用途的廢墟令我知道了一段關於政治犯的歷史;荒廢的教堂見證著一條村的衰落;也有廢墟帶給我一些紀律部隊的故事。

謎的空宅:灣仔嘉賢臺

曾被譽為「灣仔鬼屋」的嘉賢臺,相信是香港最便捷的廢墟,雖然經已証實當中沒有發生過命案,不過一座位於半山地段的房屋竟在有樓難求的熱市當中空置達廿多年,就一直令人不解。筆者就在上月前往上址一探究竟,不過疑惑沒有解釋到,卻留下更多問號……

這樣孤零零地佇立在一片荒廢的農田上。它有種赤裸而孤獨的美感。走在通往城堡的道上,看到兩個本來用以支撐閘口的柱子,分別被噴上「勿入」和「死」的字,是遊客的惡作劇塗鴉,增添了不少嚇人氣氛。走近看城堡,我突然有種體會。我們平常所看到漂亮華麗的夢幻城堡,本來還不就是這些毫無生氣的水泥和硬邦邦的鋼筋所組成的。所謂的美好,都是包裝出來的幻象。人都需要這些幻象和幻想,才覺得生活比較好過。我們都不願意接受事物本來不甚吸引的面目。但對著這座城堡,我看到一份誠實的美,我在它的尖頂之間看到蔚藍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