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廣獨

九百多年的歷史於釘子戶搬遷後最終也會成為回憶。由2010年4月廣州楊箕村補償及改造方案拍板至今,只餘下約8戶釘子戶。村外圍牆有已搬遷的村民張貼敦促書,有的要求合理賠償。有的要求釘子戶盡快遷出。楊箕村由北宋經歷多個朝代及抗日。至今九百多年,最後卻敵不過時代變遷。

一個城市的死亡

這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城市。曾幾何時,我們沒有如此絕望的,那個時候還有一些自由、人權、法治,好讓我們引以為傲。但在今天的赤化風暴下,很難想像我們還有何前景可言。豺狼上台後,很多人的看法是很灰、很沮喪,好有城池終於淪陷的感覺。跟暴政周旋了二十多年,曾經我們想像過它會有丁點廉恥,會信守不犯井水的承諾,曾經我們天真地幻想過回歸後明天會如何如何的好。直到今時今日,不大可能還會有人相信董伯伯「國家好,香港好」的空廢口號,今天我們只知道甚麼叫引狼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