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演唱會裹分享了很多她的想法,讓我覺得她真的是思想很獨特的女孩,例如她說《喜歡》這首散發出淡淡遺憾的歌是想寫來在朋友婚禮上唱的;《日子》這首如新詩的歌詞其實只是想表達一個小女人找到愛珍惜愛的脆弱幸福感。我聽着她創作的原意,也有點訝異,怕真的是沒幾個人能完全明白吧。如果她的歌詞在之後出成了考試題目,大可不必了,因為我肯定所謂「標準答案」和「真正答案」不大可能相同,而張懸從不稀罕什麼「標準」。

張懸無歌單演唱會

這絕對是一個話比歌多的演唱會(笑)。大概有不少的人會洩氣吧,朋友也希望她能多唱一些。可是我是一味聳肩。就算她說了再多的話,我也不會感覺悶騷,更不會覺得被騙錢。張懸對是一個很獨特的人,我難以歸類成明星,她並沒有那種閃燦燦的炫目,走在街上如果不是她的髮色很容易將她整個忽略掉,至於她的歌,有時我會埋怨啦,我多喜歡也好,可是也很熟的一首到尾唱出來真的很難,音域還好,那些歌詞的確生動凝煉卻不是朗朗上口,唱K點了絕對會被整個冷落掉。

台灣藝人撐自己國家,中國有網民就覺得被出賣,就叫他們滾出中國、有種支持台灣就別去中國找錢,意圖製造本意沒有衝突的對立。這班金主網民從來不以藝人為表演者,也沒有尊重他們,一心覺得藝人只是來挖金。既然挖了,就應該忠誠,不能在這邊賺完錢,回到台灣那邊又高調撐學生。

內地對於教育的管制,對於思想的調控,對於政治的污名化,已經令到社會出現消極制約的情況。那就是,沒有人想去正正經經的面對政治,談起政治。因為談起政治就又是那一種觀點,親著建制,金權政治。面對這些情況,大部分人都是妥協主義,接受現在的共產黨,「總有一日會好起來的」。然後到例如張懸演唱會,她舉起台灣旗的時候,內地人就很自然的反射神經,「喂,我來給錢叫你幫我輕鬆一下嘛,為什麼又要談政治?」出於根本的厭惡,比起王姓歌手更加「討厭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