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張炳良

既然有大量最長輪候公屋時間有可能超過十年,根據中學生計算平均數的原理,現時肯定有更大量公屋申請個案的輪候時間少於三年,才能得出「三年」的平均輪候時間。到底哪些人輪候0-2年便能「上樓」呢?單憑指責房委會透過將「特快公屋編配計劃」計算在內、透過推遲「登記日期」以「縮短」官方輪候時間等「矛招」又能否解釋一切呢?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人稱其正直,辦事用心,亦得民心,可算是當今官場較有為者。但局長可知道,香港無道,則出仕食祿是可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頗能慎思明辨,為官數十年以來,略有德政,算是勤政為民。惟當今行政長官梁振英昏庸無道,為其出謀獻策,是不義的。想起前朝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同是一腔熱血出仕,但求為民服務。結果又是不斷傳出司長意興闌珊、心灰意冷。政府無道,則根本不應出仕。當年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高官遊走各區宣傳政改方案,齊齊高喊「起錨」口號。見司長站在一旁,強顏歡笑,故作興奮舉手呼喊,可笑又可悲。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