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張超雄

時光飛逝,轉眼已屆《兒童權利公約》(CRC) 在聯合國會議通過的廿四週年。在香港,我們不時耳聞社會關注兒童之聲,但對於與兒童利益至關重要的《公約》的實踐狀況卻知之甚少,甚至於立法過程中針對兒童的政策亦少有聽聞。也許你會問:究竟實情如何?

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閣下在立法會內,就「制訂政策時需以港人優先依歸」議案發言,表示香港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新移民,而是政策失誤、規劃失誤、地產霸權、官商黨勾結,提出港人優先政策,會分化新舊移民,間接打壓弱勢,保護了權貴。請問張議員閣下,雙非父母透過法律灰色地帶來港誕子,只是「政策失誤」嗎?他們透過非法中介瘋狂申請學位,只是「規劃失誤」嗎?失敗的教育制度,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嗎?官商黨勾結,新移民沒勾結的份兒嗎?穿金戴銀的雙非是弱勢、只能就讀學券制幼稚園和津貼小學的本地家庭是權貴嗎?

有圖有真相,所謂「歧視」的廣告,有邊一句係「歧視」?梁振英的「盲搶地」做法是錯判形勢,現時香港並非缺地,而是新增人口太多。 (請問,新增人口太多,歧視誰?)由回歸至今,每天 150 人,超過 70 萬的大陸人最得單程證來港定居,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少。 (請問,是不是事實?)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減少輸入人口,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先討論張超雄的數字,留意下香港的人口增長高峰,係 1991-1996 年,人口由 5674000 […]

一個時代的知識分子,反映一個時代的氣質。香港的知識分子往往是出來紊亂常識。好像離地知青在香港連移民審批權都還未有的階段,就拋出更多更大的問題和狀況,以圖終止討論、掩護大陸人;或是左膠到今天仍愛玩的解構把戲——他們會問,甚麼是香港人?甚麼是本土?大陸人的惡行是文化差異,沒有甚麼不遁德‥‥‥這些全部都是語無倫次,皆是以激進的「反思」、「批判」來迷惑民眾,使其在大問題上犬懦、逃避、退縮、不能思考、不能行動。

在這批左翼眼中,「新移民」永遠是弱者,是需要被包容的一群﹔相反其餘香港人就是欺壓和歧視他們的法西斯主義者。本地人以香港空間有限,不能容納更多的人,左翼說這是剝奪新移民家庭團聚的權利﹔你跟他們說他們有回到大陸一家團聚的權利,他們說你是排外、法西斯﹔本地人指中國以香港無審批權的漏洞無止境用新移民、走私客和劣質遊客殖民香港,左翼又說你不夠包容﹔你跟左翼講西藏新疆,左翼就跟你說英美澳加﹔你再講外國文明社會也有移民審批政策,左翼就跟你講普世價值﹔你說怎麼施君龍這樣的殺人犯都可以入籍,左翼就跟你說仇人也是鄰舍。總之龍門任你擺,飄移境界。

中共極權操控香港政局,在野黨派倡議民主憲政,本應眾志成城,但是張超雄議員選擇了犧牲其他同志的聲譽,就算據今日范國威譚凱邦的聲明,張議員的指控不涉最初主場報道的「歧視」字眼,然而其指斥范國威等人「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純粹歸究新移民」卻是彰彰明甚。草率聯署,高調撤回,然後諉過於人,張超雄的確可向左翼國際主義的同志交代,卻陷了范國威毛孟靜於不義。

一個政治廣告引發的血案。香港不需要盲搶地,因為每日都有一百五十個新移民名額。再多的地,在不斷增加的人口面前,都是杯水車薪。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論述就是如此直接。據主場新聞說,工黨張超雄認為這個廣告「歧視新移民」而退出聯署 - 「歧視」在哪裡?指出問題、討論政策、叫人思考香港的「承載量」,一涉及尊貴的大陸人,就是歧視?歧視真成了大陸人的金身護罩,是香港人前世欠了他們嗎?不如香港取消出入境限制。我現在請張超雄先生不要鎖他家的大門,讓街外人自出自入,不要歧視街外人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