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強國

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人對「公共衛生」的要求又被迫提高了不少。起因是「香港人真的很包容」。例如有人得了傳染病,就應該有點「公德心」,及早找醫生,盡量待在家裡。即使要外出,也請戴個口罩,不要四處傳染人…..假如香港的公共衛生要和已發達國家「看齊」,請看看日本就是。

之不過這套原則原來是「雙重標準」,對待「宗主國的人」,就可以完全不理,謂之「包容」。否則輕則不能表現「愛國愛港」,重則劃為「反中亂港」。結果有人自知是從「疫區」逃難而來,自己也身染重病,自己也是醫生,居然連口罩也不戴一個、手巾紙巾也不用,打完噴嚏就直接用手抹鼻,然後在最公共的地方:酒店電梯,用這隻手去按電掣….. 很「嘔心」,是不是? 這本來是香香港的幼稚園學生上課第一件要學的事才對,怎麼連「強國醫生」都會不遵守的呢?

「很嘔心」是主觀反應,「會死人」是客觀後果。對於喜歡殺人的細菌來說,「包容」就是最大的喜訊。

大陸人習慣了對高官唯唯諾諾,動則就膝蓋一軟下跪請安。即使非體制內的平民,也喜歡沾上高官的靈光,飛黃騰達。例如得到高官的關照啦,高官的合影啦,高官的簽名啦,甚至高官留下瑣跡的地方,自己去親歷一下都感覺沾上靈氣,闢邪發達。封建帝王時代如是,49年以後如是,文革期間如是,到目前為止還是如是,

大陸人,認識黃毓民是從國內的主流媒體播放他的抗捐視頻開始,那種慷概陳詞,痛斥高官,字字飛刀,令當政者無所遁形。不但極度的震撼了我們大陸這些軟腳蟹,我們大陸這些軟腳蟹,遇到不公,只會對當政者下跪乞求,攔轎告狀,上訪,滾地痛哭裝可憐,再不行就自焚,期望打動當政者未轉世為魔時的惻忍之心。

大國堀起

大國之下成長的國內子民呢?他們從字裡,從生活,從行為也可透露出一種「大國終於擠身到世界也要看我們面色的地位」的那一種感覺(當然不可以一竹杆打一船人),從早前的反日熱潮,他們翻車、爆日資公司的玻璃,什至輪姦日系cosplay少女,到他們於香港購物,買要買最好,食要食最好,連看套電影也要最合自己口味的時候,大國堀起的思想,是危險的。

《抗日奇俠》的成功毋庸置疑,僅以五千萬人民幣製作費卻換來了十四億人民成地精,更掀起了「武俠抗日傳奇劇」的全新視聽革命。但在這套劇集靠「抗日」大獲全勝的同時,倘若我們不只滿足於從劇集中獲得妄想性的自瀆快感,便會為該片的成功所折射出的今時今日之國產劇形象淪為笑柄 - 或許這部如此「自瀆」的影片能成為「全民焦點」、被強國眾多憤青認受獲得廣泛共鳴,只是「國產劇」的走火入魔。

文中另一亮點是賈選凝不斷強調香港臣服於大陸、大陸是香港的恩主,我不知道她有甚麼經濟上的論據支持自己的觀點,但她就像一個愈是性無能的男人愈是要別人承認他在床上有多強一樣,一如她說香港死抱精神上殘存的優越感 - 每個人本來就生而平等,她之所以覺得香港人有優越感是因為她沒有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的自卑感。

「蘇聯解體,不是由外力促成」。這點在很多的中國評論也是看錯了的,也許是不能不如此推卸下去,否則很多事情很難「自圓其說」。難道和法國大革命一樣,都是「自行爆發」嗎?

這個說法很有趣,因為「反過來看」,是確定了蘇聯不是被「武力侵略」而解體、甚至不是因為西方國家經濟壓迫而解體。對於冷戰時間的「敵我矛盾」作了一個「反面總結」,算是開了歷史一個極大的玩笑。這點可以在以下的書本中,看看經濟統計的數字,足以說明蘇聯和全球經濟,其實一早都是融為一體,並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