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強積金

為何這些老人金不是由商人的利得稅、賣地收入、樓宇與股票的印花稅所支付?為何不向挾巨款來香港,炒樓炒至股甚至炒的士牌的有錢佬收新稅?為何不是向來香港掃名牌的人收「奢侈品消費稅」?為何不是向香港製造大量問題的遊客徵收酒店稅、入境稅或離境稅?是因為香港的打工仔比較好欺負、好欺騙,以及沒有反抗能力嗎?

「袋住先」說法最大的謬誤,是前設了普選是「送」的,就好比有人無緣無故送層樓給你,既是免費的當然不能要求那麼多,漏水也好石屎剝落也好,不要白不要。不過事實上,普選的本質不是「贈品」,而是香港人花了半生積蓄,付出真金白銀的代價去換取的。貨不對辦,就要退貨、退款,力爭到底,香港人不是很會爭取消費者權益的嗎?

而我們已預付了天價的首期,還供了廿幾年,卻一天也沒有住過。「發展商」先是爛尾、拖延、遲遲不交樓,好不容易說會交樓了,卻給你一棟漏水短樁的危樓,然後叫你袋住先。

「發展商」說,這是你第一層樓,不應要求多多,爛一點不打緊,先住着,將來樓換樓就是了。

但你已屆中年,積蓄被騙盡,利息蝕埋,揸住間危樓,正式人又老錢有無,連換隻窗的本錢都無,還換什麼樓?更不要說住危樓日日提心吊膽,一把年紀,有起事來也不一定走得切。

在近十年,本港的長者貧窮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以上,反映問題明顯是結構性,最大的原因是欠缺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及早設立全民養老金才是腳踏實地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可減輕下一代的負擔。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也早已設立了全民養老金,例如加拿大、美國、日本、南韓等,坐擁7000億財政儲備、庫房水浸的香港政府又怎會沒能力去拿500億去當種子基金呢?最有可能的解釋是,政府不敢向大財團額外徵收那丁點的利得稅,而讓廣大市民在將來受罪。設立全民養老金制度是一個未雨綢繆的做法,不及早去處理這個計時炸彈,到了廿年後便會引爆。

從認命看罷工事件

我們很認命。就算社會制度多扭曲,多畸形,我們都會想辦法去改變自己接受這些規則。沒有新電視牌照?認命罷。林峯是最受歡迎男歌手?認命罷。沒有全民退保,只有強積金?認命罷。2017沒有真普選?認命罷。我們不習慣站在圈子外說話,因為會被社會標籤為「滋事份子」,七一如是、反國教如是、元旦遊行如是。因為我們已被訓練到被強姦時要求強姦犯戴個安全套也會思考自己是否很過份的地步,不是我們有病,而是我們相信被強姦應屬命運的安排,只能接受,不能拒絕。

如何量化地產霸權?

諗左幾日,我都唔知究竟係強積金仆街D,定係十大地產商較為含家剷 : 地產霸權與強積金,有幾個共通之處。強積金一年吸鳩你萬幾銀,再撚蝕埋上年未趕得切蝕個D,焗賭指數一億。你諗真D,呢樣野真係好撚難。蝕撚晒佢點可以收你管理費呢? 強積金班廢柴,又要輸,偏偏又要就住黎輸。古今中外,唯有日本動作片既男星先可以做到目的同過程咁矛盾既野 – 明明要射精,偏偏要忍住唔射 (呀其實好多男人都係咁)。十大地產商呢,幾乎無處不在。你要學龐一鳴咁吸風飲露一年,先可以徹底慳返個兩皮野 (未計你買架單車喎 – 佢分分鐘都係經誠哥個碼頭落貨)。

芝麻友

香港天天都有鬧劇上演,個個都是花生友,但我們同時是「芝麻友」!當我們為了麥當勞明日免費派包、肥嘟嘟茶餐廳任食放題加價十蚊、WhatsApp 收費大拿拿一蚊美金等各粒芝麻綠豆起哄時,香港社會的西瓜、燒鵝、乳豬,就被官商勾結、政治分贓的利益集團奪走了。更可笑的是,他們取走這些西瓜、燒鵝、乳豬時,是何其大模斯樣,我們死盯着幾粒芝麻時,對他們巧取豪奪香港資源卻又如此麻木消極。

「五條支柱」多元化退休方案能滿足四個目標。充足性,為香港所有人提供充足的收入以防止和消除長者貧窮;可承擔性,涉及的財政負擔為個人與社會也可以承擔;可持續性,財政上可行,並在可見的將來都能維持;堅固性;能夠抵受經濟和人口波動的影響。

長生津將會成為梁振英政府拒絕推行全民退保的最佳藉口,因為他可以大條道理地說現在的退休保障制度很完善,有綜援、生果金、長生津、強積金、私人儲蓄等。政府一直堅稱這個三條支柱模式能夠保障長者退休的生活,但事實上香港的三條支柱覆蓋率低、缺乏可持續性和力度不足,令老人貧窮問題日趨惡化。歸根究柢是香港欠缺一套有效的多元化養老保險制度,所以香港需要朝著世界銀行的「五條支柱」模式發展,改革退休養老保障制度。

還有更嚴重的技術問題:聽候一個非民選政府制訂路線,這個無恥的殖民政府會端出甚麼好菜?期待它會如君所願,向企業加利得稅?實現諸位左傾理念者「財富再分配」的雄圖大願?一廂情願以為政府會為你們籌劃?這不僅是放棄自身的自由和責任。還要讓政府設計路線圖?那最後只會是讓你們這班蟻民自己供、更可能會搞得像強姦金一樣成了管理或投資人員漁利的工具。一個邪惡、不為本地人利益服務的政府,你還給他大權去管理大家的錢,這件事最後可以有好收場嗎?

在今天的遊行裡面,青年人大約佔了一半實在是一件值得鼓舞的事情。這意味著爭取全民退保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有愈來愈多的年青人覺醒了,運動開始成為全民運動。由學聯、社工學聯、左翼廿一、大專行動等廿多個青年團體自發組成的「青年撐退保聯合陣線」在兩、三星期前正式成立,打著「黑頭人撐白頭人」的旗號。

任何設有審查機制的福利政策都會帶來的標籤效應。審查型的福利會帶來社會分化,排斥和醜化福利領取者,最終令他們失去社會認同。所以不少有需要的人都害怕申領福利,全港有十六萬多的長者合資格領取綜援,但由於不願接受審查而放棄申領綜援,顯示出審查機制確實會帶帶來強烈的標籤效應,造成福利排斥。令部份最有需要的長者得不到支援。設有有抽查制度,長者如有蓄意隱瞞及漏報便要面對刑責。審查制度間接鼓勵市民互相監控,將申請者視為潛在的詐騙者。長者必須像嫌疑犯般不斷證明自己「無罪」,間接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強姦金

「幫我」管理MPF 那班寄生虫基金佬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與智慧。係過去十二個月,佢成功幫我蝕左 $15,300。即係話,若果我年頭將上年既結餘,加上供款,再加上係以前第二個戶口蝕剩既,就咁放係度乜春都唔做,我會比而家既結餘多 $15,300。捐俾港大民意中心,可以退稅;俾學民班細路,當買贖罪券;科俾陳校長,係做善事,支持弱勢社群。過去一年也沒有捐這麼多錢,但班基金佬連一聲唔該都冇,就幫我蝕左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