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後末日志願

是咁的,全世界都被瑪雅人過了一棟,末日不成,然後還要返工返學考FINAL交PAPER做PROJECT考DSE。歲月有無耗盡你的熱情?日前的截止的徵文比賽有了結果。然而這只是是次活動的前半部份。輔仁媒體開宗明義「以文會友,以友輔仁」,具體實踐此宗旨之一,就是我們不會放過任何機會,將互聯網上的事物帶到現實生活。我們將會為以上文章,製作一系列的明信片/字卡,將作者的熱情帶給大家。

十多年來,看著本地事丶世界聞,每每義憤填膺。想著改變世界卻無從入手,只好打飛機式地幻想著自己幹千般英雄事。幻想多了,便覺得自己百般武藝,而世界也不外如是,大展拳腳的時機必近。開始為生活奔馳時,我才發覺世界的事物既簡單亦複雜。一聲笑丶一個理解支持的態度原來就能給身旁的人帶來希望。有了希望,人自然為他人設想,為美好的將來一點點改變著社會。一大步其實也始於一小步。我的一小步是在這偌大的社會裏,一個一個把我遇見的人拉回到希望的路上,把絕望丶末日一點一點撃破。而我的希望是世界上所有人都當上麥田捕手,燃點眾人的希望。

這個人可能會因你的這句道歉釋懷,也可能他早已經原諒了你了,或者其實他早已徹底忘記了這件事情。然後,「末日」過後,假使世界沒有完結,你又回復原來的情緒心態繼續生活 - 繼續在其他人身上重覆同樣的錯誤,造成更多的傷害與遺憾。但假如,你仍然在意那個人,那麼請你鼓起勇氣,反思自己的錯誤,並用心去嘗試改過 - 即使你無法向他作出補救,也不要再傷害任何一個你愛的人。若每個人都衷心的許下這個願望,這個瑪雅預言非但沒有白白愚弄了我們,反而為這個世界抹上一道嶄新的色彩。

世界末日,會來嗎?我不知道,只知道,既然能夠活到現在,就把可以做、應該做、必須做的事情,全部都做好。誰人也不用等到末日之後,這,是此時此刻的心願,永遠都是,就抓緊這一刻去做吧。無悔。

小時候寫我的志願,曾經說過想做幪面超人。人大了,方發覺幪面超人不是說要當便能當,至少也要到日本生活才有較大機會被選中。初中的時候,我好像說過要做個伸張正義的律師,然而法學士畢業後就總是考不進那該死的PCLL。到了該打工賺錢穩打穩紥的時候又不甘平凡,不斷找機會亂試一通。在商場寄賣羊毛顫製品、寫了八回小說、二次創作過幾首歌、也是一個不甚了了的網站股東。希望實現的、經已實現的,表面上沒有明確的關連,可是暗中卻緊緊縛在一起。在2012年12月21日這個疑幻疑真的「末日」面前,我才發覺自己由始至終的志願僅僅是在做回「自己」的同時,努力突破「自己」。

被告知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一刻,突然發現自己曾經有很多許下過的宏願未曾完成:我希望寫一個自己很喜歡的故事,把它用最優雅的文字編成一部小說,製成一個天花亂墜的劇本放在大螢幕上,獻給每一個電視機前的觀眾;我希望成為一個千萬富翁,買一個背山面海的千呎單位,過著悠哉悠哉的生活;我希望走遍世界各地,見識風土人情,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希望學富五車,潛心探究每一個學術領域,成為有一門專長的學者……如此種種的理想,一個又一個的「我的志願」,彷彿時時刻刻都在腦內縈迴,又宛如煙火那般曇花一現,往往是許下了理想,卻沒有追尋的勇氣,為了現實生活的一些即時的成敗,忘記了夢想的氣味。

想了又想,得出的結果是,我後末日願望是想做一個社工。末日來臨前,我是不能達到這個願望。除了成績以外,還有一樣的是,做社工在世人眼中,就是善於交際,暢所欲言。但我的個性,我的行為,我的想法,總是有一種的疏離感。常覺得只得自己孤獨的生活,沒有任何真心的朋友,沒有動機使我去認識朋友。

如果無末日,我聽日就同男神表白。

末日不來,意味著我們有重生機會,我們理應渡過所謂「最大的死亡威脅」,賺了往後的時光。如果我們不把握時間,尋找自己夢想,這實在是浪費了末日所帶來的意義了!我非常喜歡一句說話:當世界末日沒有來臨,我們就決心改變___一次。與其恐懼末日,懼怕死亡,何不期待「末日」過後的重生,決心改變自己一次?(P.S. 我已在拯救世界途中,勿念!)

末日之後安然度過,我們本都是新造的人,也不過是一樣的灰頭土臉,面對困難還是會退縮,面對強權還是會附和。末日終究毫無意義,除了給予你一種期待的死亡,然後落空之外 —— 消費死亡令人如此快慰,卻沒有人真的準備死亡,卻每個人都步向死亡。末日那天你是一條龍,末日之後還是一條蟲;猶如荷蘭式勇敢,酒後醒來頭痛,末日前的承諾,其實早已忘掉,包括承諾末日之後自己生活應有的意義。

那年吶喊後,我回港報讀了電影文憑課程,寫了第一個劇本,拍攝了我人生第一部短片。兩年後的這個晚上,我看著書桌上的小說創作參賽表格和輔仁媒體「後末日志願」的文宣,我在石屎森林裡發出了末世紀的無聲吶喊。齊澤克的話,其實還有下半部份︰「So don’t be afraid to really want what you desire.」吶喊後的一切,2012年12月21日後的一切,都值得期待。

其實我是籃球隊的後備,還要是那種未到大比數拋離 對方的時候也不會出場的後備。決心推動下,我努力地練習,專注地學習,球技一直有慢慢的改善。我由不敢投球,直至慢慢的有意識投球,甚至入球,每每都讓我感到鼓舞。加上教練的肯定,我終於有可見的進步。今天不做,明天就可能沒有機會做。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多虧世界末日預言的推動,我才可以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有明顯的進步,就算二十一日發 生任何事,或什麼都沒發生也好,我也感謝它。

感謝末日帶給我沉思的機會。若黎明不再來,我們是否趁現在思考地球累了的原因?若黎明往常,我們是否要親吻身邊的人,告訴他,原來我們跨過了宇宙最艱難的一刻。沉浮不定的世間,還有什麽比這個更可怕。末日多麼可怕,你連接受它的勇氣都有了,為何不試著接受愛你的人,陶醉你做的工作,笑對你恨的人,停下腳步,親吻飽經風霜的她。我閉上眼睛劃了十字....

我想當一個勇敢,敢言敢思的香港人。諷刺香港的政治制度,爭取自己的公民權利。我要當一個這樣的一個人。因為我的聲音一直被忽略著,我不甘死於這個無聲的世界裡。

假如「末日」後還有明天,我會出外旅遊,看看世界有多大,看看海水有多藍。我亦會多讀文學作品,多寫各類文章,希望可成為一個出色的作家,藉文字令這世界因我而有一點點不同!未來的我,請妳也務必要為此而努力!現在努力,還未算遲!時間是不會等著你的,請把握分秒,奮力追夢!

要宣告城市的希望,先不要對周遭無知,亦不要和稀泥的正面思維,一切要來得實在,有真實掙扎及道成肉身,方才是絕妙的作品。所以創作如同呼吸,沒有與其他人一同呼吸,作品怎會有深度,讓我們的創作發揮到最高境界,並不斷想像對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在此,希望人人每天勇敢地生存下來,就是對末日最大的抗衡。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