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性別

性別議題才是正經事

在性別議題上,事事過敏的左膠,的確比普通人煩好幾倍。左膠那種過度強調自己是受害人的脆弱,莫說是普通女性,即使是人生路份外崎嶇的性小眾,也實在敵他們不過。事關被凝視和欺凌,跟非反擊不可是沒有必然關係的。處於非主流的性小眾,其中不少會因為跨性別打扮或有特殊癖好而惹來別人的異樣目光,但面對這些困難,他們卻不一定會小心眼得將別人的意見牢牢記緊,當面反擊,或是秋後算帳。

很男人的女人也是女人

香港電影喜歡用一兩種典型女性作為主角:花店女孩、咖啡室女孩、絕症女孩……購物狂女孩。但偏偏你很少在身邊找到這樣的女孩。怎樣的人虛構出怎樣的角色。香港電影業由男性主導,試問香港女導演有多少個?偶然跑出一兩個來大家已經刮目相看了,這叫物以罕為貴。

港女、洋腸、蘭桂坊

喂,出得黎老蘭玩,都唔係抱住相睇嘅心態掛?都係男男女女,燈紅酒綠,醉眼昏花之下求其揀件啱 feel 嘅就去馬嫁啦下話?唔係擇偶喎而家,係擇撚/ 擇閪喎,成個環境根本就係大家只係求個開心,咁你情我願嘅時候,揀咩仔,只係口味問題。而事實上除咗老蘭之外要食鬼仔嘅機會又唔係多,有食唔食罪大惡極呀。等如所謂人一世物一世,鬼妹點都要砌一砌,老蘭同一晚、每一晚,亦不知同時上演緊幾多港仔溝鬼妹嘅戲碼啦。當然,我都認為港仔溝鬼妹嘅數字應該比較低,語言係一個問題,身型外貌確實亦係另一個問題,人家的確係無咁中意「異國風情」咁。好多鬼仔/ 佬都會去做下 Gym ,身型確係遠比港仔大隻。有啲港仔群得鬼多,都會健下身,身型都睇得吓。喺老蘭呢個環境下,你副「偈」係最重要,睇落合眼緣就食得,背後咩文化,咩溝通,咩伴侶,通通放埋一邊。可以一齊企返一晚,就夠啦。而家個港女係去揀老公咩?又唔係好覺佢哋係噃。

為甚麼就是雞扒妹可以?

美色有價,大家心知。在現實面前,高談人人平等從來是無謂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外型歧視不會得以消除,而美男醜女暴露的待遇,必然迴異。譬如說,雞扒妹當眾脫去胸圍,非常火辣,引人入勝,劉慧卿佔中解放腰臀,則必然倒人口胃,無助炒作。藉著露出來突破界限,透過亂衝亂撞來爭奪鏡頭,並不可笑,最可笑的是有人以為有美色,其實慘戚戚。

找個懂得欣賞妳的男人

有些男人的成功是有賴背後的女人,其實女人的情況也相近,我相信如果Mrs.Thatcher(戴卓爾夫人)沒有DennisThatcher的支持,她沒法攀得那麼高。我需要一個能成就我的男人,你可能說你根本不需要什麼成就,但我想讓你知道即使你只是渴望成為家庭主婦,也需要一個會欣賞你煮的飯、補的衫、洗的地的男人。最近,我媽媽的一個年屆50歲的朋友終日在埋怨她老公多年來從未欣賞過她為家庭的付出,總是投訴她烹調的菜不合口味、買的內衣褲款色過時,我聽到媽媽跟她說:「嗰陣你同佢拍拖時,我就已經提醒過你呢個男人根本唔識欣賞你架啦!」

我叫Simon,今年27歲,在物流公司任職會計文員,現任男朋友29歲。在遇上他之前,我也曾交過幾個男朋友,但每段關係都捱不過半年。沒有婚姻的約束,沒有以夫婦名義申請公屋的權利,就連分手也沒有必要跟家人和朋友交代,因為根本身邊的人都不知道我與他們曾經在一起,這樣的一段段關係變得脆弱不堪。

「放心,待會兒我們去公園坐坐吹海風聊天就好。」待我們到達公園後,他不斷帶我遊花園,目的是找一個幽暗的地方讓二人享受浪漫時刻。後來,他在漆黑裡找到了一片草地便叫我一起坐下,之後,他開始親吻我,更問:「你可不可以整個人平躺在草地上?」他示範他想我怎樣做。

「我同你講,男人最重要係隻錶同對鞋,我真係接受唔到啲人帶Casio膠錶。」我心想他的應該是一隻至少過萬的鋼錶。他揮一揮衣袖,我看到那是一隻Seiko Criteria,他還在我眼前揚了揚,再接著說:「我對鞋都係貴嘢嚟,原價3,000幾,特價400幾。」我沒說話,他繼續說教:「女人呢,最緊要就係個袋。」

聽見做I.T 的朋友都抱怨,「資訊科技人員」這個職位在公司不受到重視,只有當「死機」、「死server」這些情況下同事才會想起他們,並希望他們以9秒9的速度出現,事後拋下一句「唔該」便把你忘記得一乾二淨。有些同事甚至會以「整電腦個個」來稱呼他們,用「沒名字的歌、無名字的你」以形容他們最貼切不過。

心有女神,神女有心

我最怕就是有被稱為女神的人「打開天窗說亮話」的表示,自己很抗拒被稱為女神。《說文解字》的「神」字,意為「天神,引出萬物者也」,這個詞語的原義,固然是高不可攀的。既然大家都心知濫用這個詞語只因言者無可無不可地隨波逐流,人又何必對這個稱呼較真?較真還是因為在意,在意還是因為心確有因為別人如此抬舉而飄飄然。飄飄然過後,回到地面,知道「神」字的真諦,自然又少不免戚戚然。有時候想以表面大方實質暗爽的姿態承認自己是女神,又怕招人話柄,一味推卻,仿蘇格拉底說句「我唯一覺得自己可愛之處就是我自知不可愛」,又恐造作太過。此之所以心情矛盾,有牢騷想發,在想被追捧之間與甘於平淡之間掙扎。

可憐女權分子

女權文章之所以總是流為女權文而非平權文,就是因為文章總是只打男性一百大板,卻甚少去講傳統性別定型的受害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幼的事實。女權分子之所以可怕,也是因為她們覺得女性就是唯一受苦的那方,卻不多強調男女對社會問題都有責任。在他們眼中,男性就是既得利益者,社會文化和制度忽視女性需要,卻沒有為男性帶來難處,男性的目光永遠是萬惡,女性則永遠是被難為的家嫂。

看《青春水漾》

《青春水漾》片中女主角愛上了游泳(池),因為她總能在那泳池的出水口找到無名快感。女主角面對性慾的初醒,作悠然自得狀。其後,女主角好友騎在她身上,把指尖從她的頸項滑過,一直到背部,為女主角找尋她專屬的敏感帶。及後好友向女主角發怒,怒在女主角想要快樂想爽又不敢向男友言明如何才能讓他滿足自己的需要。

A片才是封閉想像力的真正元兇。依稀記得那些年戰戰兢兢的日子,躲在洗手間靠著植入式胸圍廣告和超凡入聖的聯想力將想要的主角套入其中,斷層的畫面配上性感的脫星或鄰桌的女孩,一分浪漫兩分情慾七分怕突然有人發現你在舞刀弄劍。可惜對A片的探索將這種愛慾流於表面,軀殻於屏幕之上此起彼落波動連綿,將想像力和萬千生命,扼殺於彈指之間。

即使她們能成功當回自己,這個社會上的目光,之如人妖這種稱呼,其實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對她們有負面的評價。近日來泰國變性女星在香港及東亞頗受關注,但實際上風評不甚友善,若放諸於更多平凡的換性人士當中,她們受到的誤解更多;結果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她們仍舊抬不起頭做人,生活亦改善不了多少。所以,除了在制度外,我醠主張應用社會上的性(gender)去考慮人的性別,並非只在生理上去定奪。有性別認同障疑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上普通的男女而矣,並沒有麼值得大驚小怪。

我討厭M 記潮文!

世俗眼光中所謂條件好、又不太在意物資生活的人絕對不少,當中還有一部份覺得聽聽沒有能力的伴侶發發白日夢、說著總有一天會令自己不再捱窮的FF很有趣。但如果一個庸才每天幻想自己很有能力,基於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心認為自己比情人優越,還把情人與自己捱M記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的投資,那誰都能判定這個人已由現代港男港女退化成古代酸腐書生,只能拿去泡腐乳了。

2010年起,《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前身為《家庭暴力條例》)的保障範圍包括同性及同性戀伴侶家庭。至於《基本法》第三十七條及《人權法案》第十九條所保障的婚姻自由的權利,在現行法例下只包括異性婚姻。然而今年五月,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確認完成變性手術後的跨性別人士以手術後的性別結婚的權利。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