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一句又一句廉價的R.I.P,Like完了,Share完了,自我道德責任完了,於事?當然無補。出Post時,停一停,想一想,群眾題目令腦袋一熱去趕熱鬧,定還是表達真心悲憫。隨機的偽善,多少Facebook上的心靈救贖,也彌補不了盲目羊群的精神缺陷,當然,我明白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的道理,生命平等也許只是烏托邦才會實現。

在地動天搖的一瞬間

波士頓環球時報新聞影師 John Tlumacki 剛好於爆炸現場,位於衝線點而本身正忙於拍攝波士頓馬拉松的John, 憶述於第一次爆炸後的反應。因現場有可能藏下多枚爆炸品,John 被警方告知現場相當危險,但John 仍堅持進行拍攝及將圖片第一時間發放到報社。

人在波士頓。這是我在爆炸事件和九一一事件十二小時的感受。亦算是和親朋報平安。這時久違的中學同學問我波城情況怎樣,他說波士頓有爆炸發生。「你沒怎麼吧?」我還好,「生勾勾」。但事情怎樣,我就不清楚啦。沒有怎樣理會,這天是否去中央圖書館去還書呢?還是不好,傷風實在很嚴重。吃了一個周末自製的Chicken Noodle Soap,還是好不了。不如留在家中繼續工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