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意大利

柏林 - 義大利新總理恩濟可謂是政變上台,不單義大利國內媒體不放過他,連德國都玩埋一份,發現他和英國出現「憨豆先生」的著名喜劇演員,路雲阿堅遜驚人地相似,更輯錄成圖,供網民恥笑。

「我係一名性工作者,我想交稅,但政府必須注意到我們的存在,一來,咁樣做我可以獲得退休保障;二來,其他性工作者可以對國家有貢獻,亦可保障權益。」

關於約翰和我的故事

大半年前暑假,我拿著本地的雪茄,在一面棗紅階磚牆前的露台,認識了正在抽萬寶路的他。這個他,我想大概會是我畢生的摯友。他叫Giovanni,意大利南部人,來米蘭讀碩士。由於米蘭物價貴,所以跟我一樣租了青年旅舍,據說本地人還有額外的折扣。

義大利科莫湖 Largo di Como

乘火車來到這個小鎮,下車走了幾十步便來到聞名的Largo di Como湖邊。Largo,湖也;Largo di Como就是Como一個丫叉形的大湖。湖很大,不同的部份有不同的特色景點。湖水是冰涼的,我想。那天陽光普照,但天氣報告說Como只有六度。雖然如此,但紅紅的瓦片磚頭,令冷冷的雪山和湖水又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冷。

米蘭地鐵 餘音裊裊

慢慢發現,聲音似乎像列車一樣 - 會移動的。有品味的不是米蘭地鐵公司,是米蘭人。看到遠處的身影:一個小提琴手,一個班多紐琴手在奏樂。是探弋。米蘭地鐵多用黃光管,映在Piazzolla的音符上,有一下子讓人以為身處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大道上。捨不得離開阿根廷。 幾乎每天都地鐵都有高水準的街頭音樂,繁華的紅綫和綠綫尤甚。有奏巴哈的,Piazzolla的,爵士的,西西里風情的,應有盡有。有的一個人,有的四五個一伙。多半奏完後,會拿着紙杯在車廂遊一圈討錢;也有些叫你塞在他褲袋,大概不想把音樂中斷。就算杯無分文,照樣笑面迎人,往下一卡車進發。

比斯提納/羅馬 - 一名39歲的義大利女軍官,因為2012年在科索沃參與維持和平行動期間,救了一隻懷孕的貓,而被當局指觸犯不能接觸非圈養動物的軍令,而被軍法起訴。然而女軍官表示,若果他不救貓,貓死亡的話會造成更多衛生問題,但控方指,孕貓產死胎帶來的問題更大,而此時引來義大利國會的關注,有關部長在聖誕假期後將會接受議員質詢。

都靈 - 當地反高鐵示威,日前傳出一幅相片,一名示威女學生,親吻在場的防暴警察。但警方工會並不認同這個「愛與和平」的舉動,反而認為女生對警察實施「性暴力」和侮辱公職人員,要求檢察官落案。「如果警察對她這樣做,她能容忍嗎?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此爆發,那麼為甚麼她對警察這樣做就可以容忍?」工會總幹事表示:「親吻是正面的,但在這個場合是純粹不尊重。」但有趣的是,女生接受意大利媒體訪問時,也表示自己的行為一點也不「愛與和平」:「我見到個靚仔這身裝扮,覺得他很可憐,也令我作嘔。」所以她利用在場督察下令警察不能還手的命令,用脷舔了警察的頭盔,還有手指伸入頭盔,搞他的嘴唇。

雷米尼 - 當地一名老翁,收到政府一封掛號信,指他在1996年起,欠當地公積金管理機構1歐仙的「債務」。信中還說道,如果他有找數困難,可以「分期付款」。老翁的兒子表示,爸爸傾向不找數,因為他想好奇看看下一次又討多少債,而且為追一仙,而用5歐羅寄掛號信,還有準備信件的人力物力,和繁複表格,義大利真是「國將不國」。

羅馬 - 一個在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所擁有電視網絡播放的惡搞節目,近日針對意大利國會議員的英文水平,進行了街頭訪問「測試」。很多「受訪」議員一見講英文記者,就耍手兼擰頭拒絕訪問,大叫「non, non, non」。然而願意受訪的議員更是錯漏百出,將「敘利亞」聽成「同性戀」,還有議員說非洲需要「防腐劑」防止艾滋病,原來他聽成了「避孕套」。

羅馬/巴黎 - 法國惡搞新聞網 膠拉費 Le Gorafi 週日刊出最新「調查」顯示,近9成法國男人應為陰蒂 Clitoris是豐田汽車最新系列。而多間意大利傳媒機構,包括國家通訊社ANSA 紛紛搶閘轉載這則「新聞」,但其後被多國法語媒體恥笑,才發覺紛紛發覺中伏。

Debt Ceiling 做咩事~

除非今晚有突破性發展,未來兩日財經世界的走勢都會被Debt Ceiling (債務上限)呢件事左右。(當然,意大利貝老的同黨集體辭職都會左右大市啦,不過重心都係美帝會唔會違約呢件事)。各大「財經」版都在過去一星期對Debt ceiling有適量的報道,不過由於版位有限,加上美國的政治好複雜及事情發展得好急 (當然重有寫手的「我寫得詳,讀者都唔會明啦」的心態),令大部份報道都係集中於個別大事件上。 本著網上版位無限,你鐘意睇就睇,唔睇就算數的心態,我就大膽從美國的媒體為大家整合一下報道,等大家睇得明D。

羅馬 - 五名貝盧斯科尼黨友,出身自「自由人民黨」的內閣閣員,週六響應前總理貝盧斯科尼的呼籲辭職,預料現任總理萊塔 Enrico Letta 組成剛滿5個月的內閣即將倒台。

話說這個BBC 網上雜誌這個欄目,竟然刊登出一篇叫做《義大利男卡薩諾瓦不再》的文章,指出意國男被受經濟困難影響,不會再請女吃飯,開始要求攤分帳單,還引出研究,說英國人劈腿機率比義大利人高。文章固然引來義大利人的不滿,甚麼刻板印象這些字,不過炮火更猛烈的竟然是英國網媒,IBT甚至說這報道是「懶惰兼羞辱新聞」。

義大利威尼斯省維哥諾禾 Vigonovo - 這個義大利東北部城鎮的市長 Damiano Zecchinato 最近在推行一個新政策,他親自呼籲市内各個超市雜貨鋪,包容為了「生活必需的少量盜竊」,不要堅持落案控告,市長會親自到受害商家「找數」。該名市長表示,現在經濟危機,青年人失業,老人家津貼被削,很多時候半餐不繼。將他們告上法庭其實不能解決問題,所以為了避免這個弔詭情況,市政府應該減低商家落案的意欲。

人類劣質食品史

歐洲人有這樣的制度,為何大陸沒有? 200-300年前的歐洲人,每天就是食有毒食品長大,情況同現在的大陸差不多,為何歐洲人能改變,大陸人不能?歐洲人定立法律,大家嚴守這個遊戲。而大陸,難道沒有法律嗎?中共也成立了食品安全委員會,由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領導,他說過:攻堅克難,深入持久推進食品安全,重點整治。上月底還開會,有用嗎?

威尼斯的美麗與哀愁

正所謂「坐食山崩」,沒有船員的拼死賣命和冒險的創意,一個國家能撐多久?算長久的了,還能耗上幾百年。最後還有莎士比亞算是「心水清」,寫了一套《威尼斯的商人》。其實最關鍵的一幕,是法庭的裁決:到底能否割人一磅肉來抵債?而這個所謂的「債」又是從何而來?法又從何而來。還未有反問一句:法官是誰人委任、向誰人負責?之後呢?威尼斯總算還有金雕玉砌的城市,作為門券收入的保證。也算是對子孫的一點護蔭吧。鏡頭一轉:到底香港人懷念的「好日子」/「那些年」是甚麼時候呢?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