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愛國愛港

首先是「用字」問題,全世界都用「公民提名」,而不是「全民提名」;另外:全部選民以個人身份替代提名委員會這個「機構」,是否符合「立法原意」?而的確並無先例。因此只能假設,這是一個「語言偽術」的示範,實際是「廢除機構提名」而企圖杜絕任何篩選。

本人的問題是:我恨現在的香港,更恨現在的中國,但我是香港永久居民,請問我在法理上,有沒有資格參選特首?又有沒有資格在未來普選特首的選舉中投票?

《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寫道:「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普選特首而言,所依之法,當是《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現時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第14條「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已規定了相關的情況,本人並無任何抵觸。然而,林鄭月娥女士卻表明,特首需要「愛國愛港」是非常明顯、「不言而喻」,故此,為符合特首需要「愛國愛港」的要求。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人與事,大至前途問題、小至中國遊客和走私客,我們都不是先想到實際利害,而是先想作形上思考。我們在中共後面看到五千年的深沉中國;在那個在街上大便的中國小孩後面看到農民性格或者中國的落後無救;在中國後面,我們看到民主中國,一個我們無法逃避的可怕天國,所以我們必須包容一切 - 我們不是先以本能來思考,而是被形上世界所囚禁。因此,我們包容了「回歸」、也包容了所有侵犯我們的人和事。因為我們不是先想到自己受害,而是先想到現象背後的象徵意義。

高達斌斥責「策動佔中的人只是少數,根本不民主」,和大部份的香港人利益對着幹,但隨後被王浩賢問到,為什麼香港不實行普選真民主的時候,高達斌又義無反顧地叫囂「因為真理永遠在少數人那一邊」。大致上就是文首那幾句重重複複的說話。

前後兩段說話一併起來,到底真理是在多數人那邊還是在少數人那邊? 自己前後的邏輯完全對立。這種情況,除了是精神分裂、可以一個人同時演出兩個相反的角色之外,別無其他任何合乎科學或邏輯可以解釋,只能歸類這是一件近乎「神打」一類的「靈異事件」。

不可愛的不要愛

香港人務必認清事實——香港人根本沒有義務愛國。昔日人人擁抱祖國,只是因為對它的幻想依然存在。如果你愛的是中華文化,就說清說楚你是愛中華文化,愛唐詩宋詞,愛山水名勝,而非愛國。愛國又強調不愛黨,是百分之百的多餘補充。在紅通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國旗上,明明白白就把共產黨捧成了最大一顆星,偌大亮眼,誰能繞過它來愛下面的百姓?當國已經被黨騎劫,就算整句口號是「愛國愛民」,大家都只能付出巨大代價地先愛國,後愛民,養飽中共黨委與官僚才能籌謀眾生。

撇開普選立法會的技術問題,這個方案好像很形而上,似是在POLI 1001的tutorial當中,討論香港應實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但細想之下,普選的立法會即提名委員會,特首必然是經由普選進入議會的,這完全符合基本法規定(還省下特首選舉的公帑,香港人定必受落)。放在現今的時勢,至少方案有說服中共的理由,因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只屬過渡安排,無論減少或優化功能組別,仍能「保障」建制派是議會的「多數黨」,而只要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則算是履行了「普選產生」的承諾,卻立即大大加強政府的認受性,攤牌的時間又可推遲到討論2020年立法會組成的時候,以時間換取空間。

當然中共是否接受,是另一回事,但重點是要跳出中共的設限,不要中共說要「愛國愛港」,泛民就一個個爭住解釋自己也愛國愛港。玩政治,未必次次都要機關算盡,齊齊來I have a dream,拋多幾個「極樂方案」,幻想極樂總好過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