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愛國愛黨

權利不可能由暴力得來,因為當一個暴力被另一個暴力打倒的時候,先前的權利就完全不見了。而「鎮壓一群人,與治理一個社會,這兩者之間永遠有着巨大的區別」。又「如果有人把分散的人們處於他的奴役之下,人們雖然被聚集在一起,但這不是「共同體」,因他們之間毫無共同利益可言,只是一個主人和一群奴隸而已。

亦因此這個大家以為存在過的所謂「蘇聯」,其實也只是「一群被迫聚集在一起」的奴隸所組成,不是一個真實的「共同體」,情況正如《再見列寧》裡面那位媽媽一樣,是「被迫裝出來的」。那麼這又算是那門路的「存在」?

而香港這邊也有一個相同的講法,叫做「人人頭上一把刀」。也又正如「槍桿子出政權」一樣的道理而已。而蘇共這樣拿着槍桿子來充撐場面的時間,竟然維持了大概70年左右,夠神奇的了。……

驚訝在於蘇聯不是一夜消失,而在於它竟然「裝」了這麼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