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愛護香港力量

土共組織把事發當日的片段剪輯後才放上互聯網,香港傳媒竟不問情由,斷章取義,只報導經剪輯片段的內容,令林老師蒙受不白之冤。後來,有心網民找到完整片段放上互聯網,台灣網站亦率先報導,香港傳媒到後期才上載完整事實。 今日為了補償,才日日報導林老師的新聞,企圖聲援。可惜,大部分香港市民早已先入為主,認為老師一句 “What the fuck” 如同殺人罪。此刻才支援,會否晚了點?

向港共機器說不

為甚麼親共團體可以如此快捷地申請到舉辦活動,並放置一個大台於旺角西洋菜街正中呢?警方在批准活動的時候,是否早已預料到極有可能會做成混亂,但仍然照批准呢?那麼警方也要負起場面混亂的部份責任。換轉是一般的民間團體想申請在旺角西洋菜街舉辦大動活動,就算警方批准,相信手續至少也要數個星期。再加上有疑似未正式退休的警員到場站台,更加顯示出親共團體與警方狼狽為奸,長此下去,警方將無法公正公平地執法。希望今次的事件能讓更多廣大市民關注親共團體的惡行,監察警方的執法,同時對港共機器發出了嚴正的警告。

冼澤正教壞細路可恥

林慧思事件正鬧得熱烘烘,當一班自以為很道德的五毛和愛港力、甚至是一眾盲毛同直必腸都對林老師口誅筆伐時,網上竟流傳著愛港力冼澤正兒子疑似吸食大麻的照片。雖然我覺得相中人不是吸食大麻而只是吸煙,但是吸食大麻和吸煙都是不健康的行為,同樣會教壞細路,變相是自打嘴巴。

2013 最優秀o靚模淨心 BB

2013 年,淨心 BB 確實是風雲迭起,相比那些佚名,連 Photoshop 亦拯救不了的那些,「2013 最優秀o靚模」之名絕不為過。《明報》主編推介的兩頁專訪;港台《議事論事》的節目嘉賓,一句「我係咪建制派關你嘟事咩?」震驚全港;《壹週刊》更以貴賓式禮待,24 小時貼身追蹤起底,足證其地位。只差未在「黑紙」出版一本《給片過黑衣的人》,或在「次文化堂」集結一冊《淨心激語錄》,正式進軍文化界罷了。然而,當踏入下半年,淨心 BB 及所屬組織便遭逢巨變,先在月頭被中聯辦拒絕見面、接收請願信,繼以月尾在論壇上再因激烈舉動,連友好的建制派政團亦感到極度失望,不再邀請其出席論壇活動。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當「愛港之聲」、「沉默之聲」、「香港行動」等組織不斷冒出頭來,淨心 BB 是到達了逆水行舟的階段。

反佔中的未來戰士

五位市民向警察報案「一年後有人犯法」,震撼程度相信比埃及總統被轟下台不相伯仲,警方在程序上表示「受理」也無可厚非(「受理」的門檻很低,諸君毋須在這方面責難)。不過假如這幾位朋友打999話「我屋企一年後火燭呀」,不知消防處又能否「受理」?

我忍不住質問警察,為何不阻止。其中一警察以囂張態度回答我,說每件事性質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我反駁問:「如果我喺你耳邊大嗌,你都會告我襲警啦,佢宜家喺人哋耳邊大嗌,咁都得?」另一較溫和的警察自知理虧,回答說:「如果佢再喺佢耳邊嗌,我哋會阻止。」我暫且相信他。過了一會,那頭目上前辱罵那三名警察,問他們為何容許法輪功「阻街」、「當街擺屍體」。我本來想沉默,但由於那頭目態度惡劣、橫蠻無理(雖然他罵的是警察),我實在忍不住,於是走上前與他理論。

其實民建聯、新民黨都唔係咁衰啫|愛港力的出現,讓大眾感到一種窒息的感覺 - 粗暴、無理取鬧。於是有很多人,包括不太關心政治的人,都非常討厭這個組織。但是,當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愛港力身上的時候,就會很自然在腦裡作出對比,然後得出一個結論:其實,民建聯呀、新民黨呀都好和平、幾理性、講道理呀,唔錯喎!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

當「憂國騎士團」橫行香港

經歷過城大論壇的一役,筆者認為愛港力的形象在中立層面的人們定必插水,如果連借災難「轉危為機」這個簡單的道理都不明白,那要不他們的PR真的很失敗,要不,就是他們正正就是香港的「憂國騎士團」 - 如果他們真是為自己所屬的國土好,他們要做的應是積極參與在國家的行動中,尤其是當他們特別受到當權者的照顧的時候(「憂國騎士團」在故事中亦受到執法單位的暗中支持),就不應只為打倒政敵才走出來;可惜的是,在這一點上「憂國騎士團」和愛港力等人的本質是相同的。

內訌

.

是敵?是友?

「佔中」的概念與傳統遊行然後散去的不同。因為大家愈來愈清楚,一場吶喊也喚不醒政府,觸不到中央。「佔中」不是行完 - 散去 - 回家,而是強調喚醒民眾,但建制一方只懂利用愛港力等團體指摘抹黑,其實可見他們對「佔中」受到熱烈討論的原因徹底無知。有了這批「愛港愛國愛黨」盟友,真的,建制與中央不用擔心其他敵人。

高達斌陳淨心這種貨色

高、陳呢啲最低級嘅爛頭卒當然係騎呢,但我試過唔只一次潛入西環同土共組織嘅座談會之類,發覺無論係西環官員、土共組織頭面人物、爭住埋堆嘅生意人、土共區議員同黨工,講嘅嘢其實水平唔高得過高達斌幾多,只係流利啲、少啲笑位咁。就算係你電視見到班土共立法會議員,唔理係所謂法律副教授、有錢太子女定係傳統土共,一樣好似鄉下出嚟咁。

給愛港力、愛港之聲

陳淨心,還有你的朋黨,要是你們那麼討厭「佔領中環」,你們無必要自討苦吃,邊聽邊反,騷擾整個研討會的進程。悔我沒有早一小時到城大排隊,要在LT 18(還是LT19?!)看video直播,然後在直播中看你們搗亂,我幾乎聽不到嘉賓在說什麼,只有你們一邊罵,一邊說要擲菠蘿,然後令到吳志森很難做。在兩個小時中,一半以上的時間都給了你們發表評論。正如那位同學所言,是因為你們很少到大學這些高尚學府,才會做出如斯不文明的行為嗎?淨心姐,潑婦罵街的時間到了,也許你沒有讀過中國文學,不明白什麼是「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但在我眼中,你只是個有三寸不爛之舌的野蠻人。

奴才之聲 「愛」港之賊

暸解了這班紅衛兵的心態,你就知道他們有多難纏。他們不講理性,不聽論述,不信任何普世價值,眼中只有權力、金錢,所以跟他們辯論只是會徒勞無功的,我勸大家不要討論唇舌。他們背後當然有中聯辦等的動員,發動群眾支持政府、打擊反對派,只有在北韓、俄羅斯、伊朗等獨裁國家才會出現,因此香港自此步入流氓政治的時代,情況堪憂。發起「群眾鬥群眾」,是毛澤東的皇牌手段,打地主、打資本家、打知識份子、打倒劉少奇,全部都是假借人民之手,他不費一兵一卒。

愛港模型

.

○※#×的愛港

近期香港「愛」字泛濫,除了高皓正弟兄的「男孩會為了做愛而更渴望結婚」論令基督教界嘩然之外,早前在香港七百萬觀眾面前聲稱「我係咪建制派關你嘟事」的陳淨心(慶生按:究竟呢個係咪佢真名呢?)以及一眾「愛字頭」組織更是「聲名鵲起」。這些「愛護香港力量」、「愛港之聲」、「香港青年關愛聯盟」之流,舉著特區區旗撐政府,當然,早已有人告訴我們撐政府團體是只有俄羅斯和伊朗才會出現的東西,但就算退一步,好,當是尊重言論自由,但這幫人是怎樣撐的?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