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成報

原來,陳茂波屯地,只是「工作困難」,而不是他誠信問題。原來,民主黨出賣香港,是神的引領和照顧。我還有甚麼話可以說?祈禱,是每個信徒的權柄,我不能阻止他們發這樣的祈禱。只是,祈禱反映了他們背後的神學。他們的神學,其實又是幸福音,即是以自己福祉為中心的「福音」。他們求的,表面上是為香港,但還不是他們工作順利?他們工作順利,香港就有禍了。他們的禱告,只見到自己(和同僚)的利益、順利,完全見不到香港人的實際需要。就算他們口中唸唸有主,這些「禱告」根本不能稱為禱告,因為這些禱告中,沒有神,沒有真理。他們這些說話,是妄求,是心靈自慰,自一班官員互打嘴砲。他們這些「禱告」,簡直有辱禱告。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聖經》講,「口稱主呀、主呀,卻不能進天國」的人。

話說本年10月30日,《成報》未得版權持有人同意,就在我們網站COPY 相片拿去印報紙,今日《成報》勇於承擔責任,並在A6 刊登道歉啟示。我們非常欣賞《成報》的胸襟,畢竟輔仁媒體還在草創階段,無實力無財力無牙力,倘若《成報》倣效梁振英,「對於有無侵權,我o地要翻查資料」、「印完報紙,BLUE PRINT 丟左,o個侵權就唔存在」、「我o地第一次偷輔仁媒體o既相,唔知道咁叫侵權」、「揀相o既野,係由攝記話事」、「侵權與不侵權之間有好大o既距離」,如是者我們在龐大的訴訟成本前必定「跪低」,然而《成報》並無「大蝦細」,實在難能可貴。

雖然我們一直致力推廣創意共享(Creative Commons),本報的絕大部份文章及圖片,都以CC 3.0署名及非商業用授權,但是無論《成報》的商業模型是如何從中共國家機器鍾收錢,她都是商業機構,在「徵用」時更隻字不提本報名稱及/或作者姓名,絕不附合我們的CC 授權。既然偉大光榮正確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馬逢國都認為,改圖之前都應該打電話問聲劉華,而我們的電郵不像劉華的手機號碼般秘密,在我們網頁上很容易找到,可是《成報》連一個電郵查詢都無,就偷了,實在很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