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成龍

「形象」定良心重要?

老實說為五斗米而默不作聲的藝人大有人在,並不出奇,但為了五斗米而去討好權貴說假話就更為無恥與虛偽。一些演藝人發表的言論然後被其他人所批評,當中批評的人強調要顧及形象,這是最無知的說話,也是現今最反智的說話。

五月天屬於近年兩岸三地的樂隊班霸,看過他的演唱會都會感受到他們對音樂熱誠的氣氛。每次有人去看都會讚,可見其吸引力之大。亦因為他的吸引力,也來了很多廣告商睛睞。五月天來港開演唱會,很多人都想看,所以有人一早就排隊賣飛,不過一早有人插旗買了,當然有人失望而回,更有些大陸居民組團來港看演唱會,可見這些吸引力之強,及後更有誇張的炒賣情況都可見一斑。

語言藝術

語言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是人與人用來溝通的工具,以最理性的角度來說,理應直接傳遞訊息,但事實上往往並非如此。以前讀書時,老師教我們中國人的溝通傳統為含蓄委婉,自此一直深深的印在腦海裡。那甚麼叫「含蓄委婉」?中國第一本詩歌總集《詩經》,又稱《詩三百》,「賦、比、興」是其表現手法,三者中有兩樣就是比喻同聯想,即是明明想講東就講西,要你自己去估。

從 Running Man 看成龍

節目中,Running Man 的七位常任主持,對於成龍的出現,顯得極度的興奮,爭論不斷。一見成龍,他們先是驚叫,繼而幾乎逐一擁抱,鏡頭前難忍他們的雀躍。遊戲之中,焦點一直在於成龍之中。每隔幾句,必然把話題拉回成龍的身上,或讚賞他,或談他的電影,他亦親民,企圖和他們打成一片。成龍的出現,成功主導了整集節目,另一嘉賓崔始源無可奈何地,慘被冷待。

《十二生肖》:龍頭大哥

成龍批評香港成了示威遊行之都,好應該接受監管,令不少香港人憤怒,有人呼籲罷看成龍電影,正好為《十二生肖》上演增添一些話題。罷看作用不大,不看成龍的已經早已離棄他,而成龍敢於批評香港人,也反映了他不用「買你怕」,內地才是成龍的福地,從《十二生肖》的題材及選角(只有成龍一位「香港」演員……還有說泰文的盧惠光),已經可見大哥有多重視香港市場了。

今生不做中國人的李安

李安生於1954年,第一、二套作品《推手》和《喜宴》,格局都是小品創作,一看就知道是旅美華人的作品,但這二十年來,他完全走出了中國人的框框,他的導演功力就像水一樣,拍《少年Pi》時就是印度人,印度教諸神眾生,都在他的鏡頭下活靈活現,拍Sense and sensibility,指揮一眾英國演員Hugh Grant、Emma Thompson、Kate Winslet 亦沒有難度。無獨有偶,國內億元俱樂部的大導演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都是五十年代生的,近幾年國產電影請得起Christian Bale、Adrien Brody,但國際視野並沒有因此而提升,連中國人自己的故事也愈說愈糊塗。

由超英趕美到回頭比美

面對釋法,人大又不斷地對本港治律體系進行修改,這並不是一個好慣例。釋法是美名,命令才是真實,透過不斷的「管理」最後被同化,這種優勢隨之而煙消雲散,的確暴風雨並不是來臨,而是早已降臨。或者有朝一日報導不是描述中國,而是描述香港,說香港的法治制度和昔日美國開國時,相對地「開明」了。到時可謂「超英過美」了。

其實,所謂提防,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劣質民主過渡期,是沒有可能跳過的。如果有人,將民主理解為少數服從多數,基本上,是相當無知的。民主社會的公民要學會的其實是,多數尊重、照顧、甚至保護少數。在以理性和愛為基礎的環境裡,民主就比較不會成為「多數人的暴政」,因為其成熟程度,亦代表了個人利益的被重視。正如葉一知文章所言,「把發展的整體社會利益與犧牲了的個人利益等同,但事實上前者帶來的個人利益與後者受損的個人利益在性質和價值上都完全不相等」是偷換概念。

寵物心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