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抗爭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黃子華的新劇一出,一切圍繞電視的爭議都可煙消雲散。May姐和阿叻令人討厭,但「子華」有觀眾緣,年輕一代都喜歡他。有他的劇,那失掉的幾點收視有望歸本。網民會講、八卦周刊會做,很快蘋果日報也會順著民情,跟大家一起追劇。沒有張揚的命案。電視關過,又重開,淚已乾,週遭一切,又如常。口裡說不,身體卻很想要TVB。

香港反對派是紙老虎

懦弱怕事的香港人已把遊行列為抗爭的最高級別,從來沒有好好把握如何運用人民的力量和聲音。遊行完結後明天又繼續上班上課,我是統治者的話真是不會懼怕這樣的蟻民。遊行中大喊什麼「今天最害怕的該是統治者!」「梁振英現在騰騰震!」明顯也是用來煽動群眾與自我安慰的屁話。

現今的情況,是怎樣?天水圍示威者離開的時候,遭受疑似黑幫人士圍毆,拳打腳踼、鬆踭肘撞,有大批照片為證,有相認人,有很多目擊證人。而當時雖有大批警員在場,卻竟然袖手旁觀冇拉人。警方聲明說:「對於有少數人士作出不負責任及破壞法紀行為表示遺憾。」相反,社民連吳文遠遠遠向特首示威將摺凳擲在地上,未傷一人,卻遭成群警員上前拘捕。

光州事件及九年後的六四事件,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事件同樣是由學生運動引起,同樣有著追求民主自由的訴求,也同樣是因軍隊鎮壓而落幕,當局亦極力防止人們提起相關事件。不過,光州事件經過了十多年的抗爭而獲得平反,當年被軍隊起訴判刑的金大中,在一九九八年的南韓總統大選中勝出,結束了長達多年的威權統治時代;另一邊廂,六四事件的死難者家屬,至今仍未能為子女討回公道。面對強大的專政機器,「天安門母親」等團體除了每年向大眾哭訴兒女慘死的經過外,似乎別無他法,而八九民運的民主自由之路,至今仍是遙遙無期。

工運,是工人的運動

讓我們看看今次工運抗爭的籌碼。今次參與罷工的工人的人數,直至現在,大約有300至400人(還不計算有一些工人是當天完工後才參與行動),而整個碼頭工人(直至2011年)大約佔3500人,罷工的工人與沒有罷工的工人是1比9。在罷工運動中,參與行動的非工人的人數大約有2000多人,佔整個運動的人數大約五分之四左右,而工人只是五分之一。這樣的數據說明,其實整個運動裡真正罷工的工人只是佔少數,大部分參與者都不是工人。

「為反而反」的美德

我們看待社會進步時,往往為歷史的進程以及人類的理性高唱讚歌,卻忽視那些大變革背後最本能、最微觀、也最智慧的反抗,那些「為反而反」。被銘記、被散播、為後世所傳唱、並為所謂「理性」包裝成史詩的,只能是宏大卻表面的大變革,那不過是無數反抗者彙聚成的洪流罷了。在雞蛋和高牆的永恆對峙裡,背著弱小這一原罪的雞蛋,留給歷史悲劇性的美感,因為它實踐著「為反而反」的美德。

歷史原因,過往印度長年有階級之分(種姓制度),衍生了社會待遇的不平等現象,而這現象是由出生決定命運,種姓世襲,各階級的地位無法改變,直到數十年前法律修改,問題逐漸改善。可惜,香港正慢慢步向這不平等的社會制度,始作俑者叫「中港融合」。

香港人對每一次社會運動/議題也是_分鐘熱度,就像煙花(或射精?)一樣,瞬間地爆了一輪,暗爽了後,熱情消失得迷幻,漸漸便淡忘了。但共產黨對人民自由的蹂躪持久力強,更日漸粗暴, 受害者眾,而在港也不斷上下其手,香港人今天不為南周站出來,明天自己遭不測就站不出來了。

稚子無知,但成人卻不一定更聰明,有人諱疾忌醫;有人選擇視而不見;有人無動於衷;有人甚至像兒童一樣埋怨,怪責痛楚影響了日常生活。把幾片止痛藥吃下就當妥善處理,殊不知只是藥石亂投,耽誤診治,讓病情日益惡化,更嚴重的甚至回天乏術。馬路擠塞,是因為配套不足;洪水泛濫,是因為疏導不夠。若有人故意在馬路靜坐、堵塞交通,背後未必沒有隱情。就正如身體不會無故痛楚,青天府外鼓聲不會無故響起一樣。

「民主自由行」的迷思

說白一點,其實和平遊行與激進抗爭並不是「兩個只能活一個」,近年來多次遊行的過程都能體現出這一點︰民陣大隊行一轉,之後由其他打算留守或用其他方式續戰的示威者們接力下去,完全沒有衝突。這次燒著火頭可說是因為孔令瑜的發言所致 - 尤其是今次警方打壓示威者集會的力度比以往更烈,包括反口阻止示威者上禮賓府、拘捕正在「影分身集會」的長毛等 - 她的講話徒令那些留守示威的朋友們更感被出賣,這種想法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前文都解釋了為何民陣不能公開地支持這批留守示威者的行動,因此再斟酌其發言再加以攻擊、甚至令整個泛民抗爭的隊伍更撕裂並非好事。

這邊廂那邊廂

這邊廂,港人急切需要的是新的衝擊,而不是陳腔濫調、舊酒新瓶、獨沽一味的示威、遊行、叫口號、在FB上分享相片和新聞。長期而且更能表現到決心的抗爭才是應走向的路,動員更多人力物力,需要改變,就必須孤注一擲。去年學民思潮的絕食行動是為之一個例子,將信念化為行動。香港人不喜歡擾民就不要擾民。打動人心,從來都是社運先決的條件。如果覺得只是喊喊口號就能把人從這不公義的制度拉下來並改變這個制度,要麼就是你太天真以為街上有大大的蟾蜍在跳,要麼就是你去錯了地方,這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歐洲國家。

抗爭 為了社會不再倒退

踏入2013年,車公簽文再次靈驗,神鬼如何兩不分。丘成桐教授接受報章訪問表示,「香港有些學生沉醉於爭取權利而忽略讀書與研究,是本未倒置的行為,還警告如果本港學生只着重抗爭,社會未能前進之餘,亦會使人才質素下降,令香港倒 退為二等城市。」「學生若花盡工夫去遊行示威,提出反對意見、爭取權利,社會一定是無法前進的。如果學生遊行目的是為了社會好,就更應踏實地學好知識,立定目標為社會做好事。」丘教授經常穿梭港美兩地,應很清楚香港今天的現况。很遺憾,丘教授不單沒有運用影響力,促請執政者要知廉恥,行仁政,反而指責香港學生沉醉於爭取權利,只重抗爭,忽略讀書與研究。是非不分,令人痛心。

香港人的政治覺醒,大慨始於六四。當時上百萬人上街包圍立法會,應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次,亦是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當時香港人口約五百萬上下,意即當年每五人即有一人上街。第二次大型的民主運動,應數零三年的七一遊行,當年香港人口約七百萬上下,有五十萬人上街,比例約是每十四人有一人上街。今年,梁振英上場,香港急速赤化,民生,核心價值危在旦夕。儘管是年七一有四十萬人上街,其後亦有反國教,反東北發展的運動,規模已遠非八九六四和零三七一時可比。隨後梁振英管治團隊不斷爆出令人髮指的醜聞,政府陷入空前的誠信和管治危機;而樓價上升,貧窮懸殊,人口老化,以至食物安全等民生問題不斷惡化,而今天元旦大遊行的人數竟只有十數萬,更有愛港力等團體試圖抗衡狙擊。香港的民主運動,可謂陷入衰竭中的局面。

今晚,香港會點?

香港今日既問題,伏線早已係回歸前埋下。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能怪香港受殖民地主義下既教育同政治制度下影響,政治意識向來普遍薄弱,又不乏討厭政治既犬儒主義者。至於社運界同泛民既多年黎既抗爭「成效 」,大家更加係有目共睹。老實講,聽日既遊行,參行得既,有邊個唔想CY落台,聽日立即普選?但係,真係,真係,真係,我完全諗唔到一個樂觀既理由。

今天是本年最後的一日,回顧香港在今年內發生的大小事,不難發現到處都是類似文化大革命式的場面和批鬥手段,彷如穿過時空隧道,回到了四十多年前中國大陸鬧文革的現場。而這鼓壞風氣正不斷在香港漫延,令人畏懼。明天,元旦倒梁大遊行,就是香港人集結力量的大日子。可以的話,請你不要在遊行完結後就散去,否則遊行會成為了「維穩」的一部份。面對著專橫獨裁的統治者,請你抗爭到底,為重建公義的社會制度出一分力。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