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提名委員會

看來有人真的造反了

早在她出任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的時候,已經有流言指她「不夠班」,而從她昨日就《基本法》條文表態的情況來看,以考試表現來衡量的話,似乎不止是「憲法」一科要「查找不足」,在「政治」一科更加是完全文不對題。

假如香港人自認承傳得了英國佬的法治精神,那麼也請自認是香港人的,不要在這個話題上「鑽空子」。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文字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對於所謂「沒有寫明是機構提名」,按「指為僭建」的人士要求,就應該寫成:「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 『以機構提名方式作出提名後』普選產生。」

元旦遊行與新年願望

由「佔中」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以及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安排「元旦民間全民投票」:以流動應用程式、網站和票站,讓所有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投票,表達自己對普選議題上的意見。

那一個「投票」,某程度上來說也可以是一種「公投」的預演吧。雖然設計上限是八十萬,而且講到明是實驗性質:讓市民藉機會熟習電子投票操作,為日後的普選方案「公民授權」做測試。

最後的測試結果是:只有大約6.2萬票! 這個「落差」比起遊行人數更「慘淡」。因為遊行人數還可以死撐是人手點算問題,還可以企硬有去年1/10 的成績,不過網上登記則出不了花樣,而「達標」真的不到設計目標的1/10。

港人政改夢 盡入中共彀中

特首選舉的門檻及程序,不過是延伸小圈子選舉的遊戲,贏家恆勝輸家恆敗。若求「階段勝利」而遵循苛刻而虛無的條件,無異再度任由宰割,選舉由是成為親建制陣營的禁臠,列寧稱之為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政制架構下的分歧都被內化(Internalized),反對派對施政批評則被理解為鬥爭奪權工具,上下無不被長官牽著鼻子走,把政治問責推向死胡同。

首先是「用字」問題,全世界都用「公民提名」,而不是「全民提名」;另外:全部選民以個人身份替代提名委員會這個「機構」,是否符合「立法原意」?而的確並無先例。因此只能假設,這是一個「語言偽術」的示範,實際是「廢除機構提名」而企圖杜絕任何篩選。

我開始推想,如果以立法會提名特首,如何能夠符合中共的目標,即是在一個可控的情況下選出特首?當我讀到陳雲寫道: 「最好是等待二〇一六年立法會改選之 後,用當選的議員組成選舉委員會。即使二〇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仍在……」情形開始清晰了──留意陳雲寫的是選舉委員會,不是提名委員會!如果仍然是小圈子選舉,那又如何至少在字面上符合普選的定義?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的立法會議員出任!換句話說,不會設立特首選舉,市民只能選立法會,然後由立法會議員間互選出特首,亦即行英式的內閣制選舉。列明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那這個特首從提名到當選,都可完全符合普選的定義了!但由於有先在2017普選特首、再於2020普選立法會的原則規限, 2016就不必廢除功能組別,於是建制派仍 然是立法會內的多數,變相中央就可以直接欽點2017的特首!而按去年立法會配票的成功經驗,要送一個中共欽定的Prime Minister入議會(到時特首作為北京在港的 首僕也是名實相符),就算這個人毫無地區 人脈甚至選舉經驗,也是毫無難度(如謝偉俊)。……

去到決定2020立法會的普選辦法時,中共當然可以關人:一是中聯辦種夠票,配以改劃選區,保證建制派過半而全面直選,未種夠票也可以繼續在普選的定義耍花樣,保留功能組別有備無患,再者即管讓你反對派否決方案,但特首已經是「直選」產生……總之,就是冇得輸。

夠厲害吧,但這連橫計還有一個最毒辣的效果──瓦解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