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改圖

巴黎 - 法國總統賀蘭德前女友,2008年社會黨總統候選人羅瑤 Ségolène Royal 為週五出版的「巴黎人雜誌」拍攝封面並接受訪問。然而她的封面造型是自由女神,在網上一露出就惹來瘋狂惡搞。

戲仿作品諮詢會後記

有聲音指刑事化會讓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持有人檢控二次創作者,造成政治檢控和白色恐怖,但當天出席的官員則指出要先證明是侵犯版權,執法機構才可以檢控,所以有關的說法不太有可能發生。其實,堅決反對刑事化的人,最主要是出於對現時政府的不信任,多一條易墮法網的條例,只會讓網民的頭上多了一把刀,還造成創作人的自我審查。從前用來對付黑社會的「非法集結罪」,現時變成了打壓示威者的工具。所以,「網絡廿三條」的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你盡下孝道 o既就唔好影衰家人同學校,咁細個就跟埋晒D 屋村童黨以為自己巧威威?出黎行係要還架小朋友~~~我係唔會因為你細個就唔邀請你入會 o既,你知唔知你一個扮可愛豬豬就令到全香港以為D 反對梁振英 o既人係暴徒蝦細路?就算你背後幾多辛酸史都唔可能令你呢次講大話變得合理。係精 o既就乖乖地自拍道歉放上YOUTUBE,搞到你學校日日收到投訴電話然後記你大過就一D 都唔型囉~~日日返學或者落公園「威」 o個陣被人拿個IPHONE 出黎SHOW 晒D 改圖笑你ON9 仔真係好ON9 架小朋友~~~

我不是「網民」!

主流媒體引用網上內容,報導網路上的看法,已不再是天方夜譚。在報導中引用網上來源,除了可以增添報導的內容之餘,還可以對原創作者或者原分享者的言論或作品(沒錯,僅限作品)給予一份認同。不過,那些傳媒工作者,往往很喜歡用「網民」兩字來代替作者或者分享者的名字。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問題的。

進擊的兵庫北 - 花澤香菜

首先對應標題,先送上一副「進擊的兵庫北」爲題的改圖。實際上,雖然很多人中上「香菜毒」,不過有更多人不喜歡花澤香菜(稱爲 「香菜黑」),於是香菜一次在綜藝節目上略崩的笑容就被一些香菜黑不斷惡搞。小鏡經常會在社交網站Google Plus上見到這類惡搞香菜的圖像,亦有一個專門惡搞香菜的羣組;大陸彈幕視頻網站AcFun亦經常以官方的名義去惡搞香菜。有些人認爲並非香菜本身的問題,而是香菜迷太煩人,甚至有些香菜迷連香菜的聲音也認不出。不過比起聲線相對比較單一的香菜,其他變化更多的聲優或許更難認出,小鏡認爲這只是對聲優認知不夠深入的問題罷了。

抽錯耶穌水 梁粉無得救

唔知班梁粉缺少學識,定係保梁保到上哂腦,佢哋最近竟然連耶穌都攞嚟抽水。作為信徒之一嘅我,當然要企出嚟派:o) 畀佢哋。話說在昨日(1月21日)有一個保梁的面書專頁「撐特首梁振英」(只有三百多人讚好),上載了一幅名為 “The Passion of CY”(梁振英受難記)的圖片,該圖用了耶穌受刑前背負十字架的場景,並將耶穌改為梁振英,又用了羅馬士兵比喻黎智英、李柱銘、陳日君、梁家傑和何俊仁(由左至右),來襯托下面的一句話:「無論CY梁振英幾為市民,都有一班人想佢受難!」

兩年前特首辦騁請了新民黨陳岳鵬當特別助理,他的其中一個工作不就是與新媒體有關的策略嗎?特首辦的Facebook page和微博,也是在那時候出現的(那Facebook page自梁振英上台後就不見了)。除了那條劣評如潮的「MC Jin x 曾蔭權宣傳片」和特首辦Facebook page之外,似乎與新媒體有關的東西都未得到過重視,直至反國民教育運動令政府焦頭爛額為止 - 那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網絡世界已經有能力影響實體世界。寫到這裡,我不得不說句,各位bloggers、改圖改歌專家、網路倡議者、鍵盤戰士,你們做的東西政府終於會看了。

猥褻的聖戰

對沙皇來說,男人用甚麼方式來跟自己的屎忽相處,大概才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他這一生,都是為了保守(別人的)肛門的純潔而奮鬥。他所理解的上帝,大概也是一個對肛交有特殊興趣的神。祂只會關心祂的子民有沒有肛交,而不在乎凡人的喜怒哀樂、生命充實與否。即使你們相愛忠貞,只要膽敢肛交 - 哦!你仆街喇!等於一個好人如果不信耶穌,還是不得救恩,是鐵定要下地獄的 - 耶_的邏輯還是一脈相承的。

羅姆尼也改圖?

近日有媒體指出,羅姆尼一方涉嫌在Instagram發佈合成照片,誇大造勢活動的參加人數,懷疑共和黨競選團隊想在大選最後階段,虛張聲勢,吸引更多遊離票支持。羅姆尼早前到美國西部內華達州拉票,其間出席於一個大型半露天廣場舉行的活動。及後,其競選團隊在 @MittRomney 的官方Instagram帳號發佈活動照,但美國網上媒體 BuzzFeed 隨後報導,其中一張顯示出席者眾多的全景圖,明顯是一幅經過Photoshop處理的合成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