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政府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梁振英內閣」中人洩密?

今次疑似政府內部文件(即疑似行政會議記錄)外洩,政府及建制中人卻對事件三緘其口:其實行政會議記錄文件,在政府內部應屬於Secret到Top Secret層面的文件,能接觸到該批文化的人寥寥可數,如果政府及行政會議要獵巫,其實並不困難。可是政府既不出來澄清文件真偽,亦無回應甚至否認內容是否屬實時,真的令人摸著頭腦,不知所以。我們不禁要問一句:梁特首政府是否仍然有面子及有能力管治香港,或者退一步,他們是否能管治政府的行政部門。

在2001年,尤曾家麗在第二代數碼21政策中,明言「一個公開而富有競爭力的電視市場會吸引投資和推動創新,而最重要的莫過於為觀眾提供更多節目選擇。(政府)已作出政策決定,除非受實際因素(如頻譜)所限,電視牌照的數目不應設有任何上限。」

上手無Handover好。上手無做到,我已經盡力補救。上手得罪左個客,所以我地要買多D茅台送禮。上手無把流程系統化,所以今年我地要更多Budget。「不論如何,總之上一手的錯...」打工仔普遍心態,「總之病」蔓延,人之常情。如果說「我要做好呢份工」的煲呔太打工仔心態,梁振英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出訪重慶,數落前朝:批評上屆特區政府無所作為,揚言要改變有關思維,做到適度有為。「不論如何,總之上一手的錯...」

老豆講過,留下來跟你吵架的,才是最愛你的――當差不多個個香港人每星期都要返成五十幾六十個鐘頭工,仍然有這麼多人寧可拖著疲憊的身軀、寧可夜晚訓少幾個鐘也要上街去遊行,還要跟你吵得聲嘶力竭,或者兜口兜面硬食胡椒噴霧,誰敢說他們不愛香港?政府和高官最喜歡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但我看到的,卻是最壞的時代。國教包圍政總的那天,岩岩係我個仔三歲生日,我同老婆選擇咗同佢一齊去遊行。我企係果棟新起好既政總下面望上去――那裡太高了,高得看不見下面的人民,也聽不到這裡的吶喊。

不分輕.重案組

坊間絕大部分意見,都認為教育局長吳克儉要就林老師事件要提交報告是小題大做,為要殺一儆百。這當然是合理推測,但他們今日更要求重案組許查林老師辱警,令我覺得事情應該用第二個角度詮釋。我的詮釋是,香港的領導層真心認為林慧思老師是重犯,是影響香港管治的嚴重重犯,所以必須用各種方法將之制裁。不但香港的領導層這樣想,他們的爪牙組織,或很多一聽到個「亂」字就害怕的人,也真心是這樣想的。他們認為林老師講 wtf是把香港搞亂,欲除之而後快。

氣象萬千,各地參與氣象分析的民間組織不少。香港地下天文台可說是本地最為人知的持份者。就像這次尤特的案例,地下天文台的Facebook專頁就在颱風影響期間(不足一星期),新增了約一萬個粉絲,talking about this數值也提高到接近8千。這不但證明了市民對風暴消息的關注,也反映出市民在熱帶氣旋分析的參與熱度。無法否認的是,討論有非學術性的成分(舉例:詢問熱帶氣旋警告發生的時間、要求颱風採取貼近香港的路線、李氏力場)。去蕪存菁之後,當中還是有相當成分是認真分析數據、平心而論天文台的安排。

隨風而喜?

正當大家在早上起身的時候發現八號風球高懸,得到難得的額外休息時間。可以多睡一點去彌補那平常超長時間工作的辛勞。但當到大約十一時左右,天文台已公佈大約下午二時左近會除下八號風球。這意味著有不少的人已經要為大量「打工仔」上班而準備。但這些人在出門的時候,八號風球仍然懸掛,假若他們在上班的時候遇到任何意外,又有沒有任何保障?

政府可能憂慮,若再不表示對警隊的支持,振奮士氣,佔中行動有可能成為警隊下一個洩憤的平台。為了「疏一疏氣」,梁振英於是今日作出連番護警的行動和言論。梁振英要求教育局局長吳克檢就林老師事件向他提交報告,表面看起來好像有點小事化大、小題大做,但對政府而言,這可以對警隊消消氣。梁振英的護警言論中提到,不能讓少數人濫用警察的忍讓來宣洩個人不滿,此番言論似乎為將來引入辱警罪埋下伏線。若然反辱警的法例他朝在香港實施,屆時警察便會成為香港史上首份不用受氣的工作。

現今的情況,是怎樣?天水圍示威者離開的時候,遭受疑似黑幫人士圍毆,拳打腳踼、鬆踭肘撞,有大批照片為證,有相認人,有很多目擊證人。而當時雖有大批警員在場,卻竟然袖手旁觀冇拉人。警方聲明說:「對於有少數人士作出不負責任及破壞法紀行為表示遺憾。」相反,社民連吳文遠遠遠向特首示威將摺凳擲在地上,未傷一人,卻遭成群警員上前拘捕。

香城人口清洗計劃

希魔名言還有下半句:「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而強國之所以強,就是比希特拉走得更前,把「香城BB扼殺於萌芽狀態」。奶粉開始入手,當強國亂搶奶粉,香城母親若要上班,不夠Determination去餵哺母乳,就必須去跟強國人競爭,好了,到了有限奶令,學位也有每年十萬計的雙非學童爭讀香城學校,學額不夠本地生就「包容」一下吧,遷就強國人,跨區上學,自小灌輸天生勞碌命,配以煲冬瓜教中文,再學殘體字,把嶺南文化忘得一乾二淨。幾經艱苦準備上大學,學位增加了,但減少香城學生學額,強國學生有優先,本地生只好一死以謝天下。

出少句聲當幫忙

本以為林老師事件告一段落,誰知轉個頭Yahoo投票又問大家支持哪一方,然後Whatsapp收到Forward而來的訊息署名由退休警司龐衛龍所撰寫一封<給毛孟靜議員的公開信>(新晚報登的是沒有下款和備註,我收到的是有叫大家去Yahoo投票支持警隊,還說每六十分鐘可投一次所以呢位龐先生投了三次),再來林超榮先生於《明報》發表偉論叫大眾不要被政治而掩蓋為人師表講粗口的問題,及後警方又發表聲明,指警隊管理層與警察員佐級協會開會後一致認為休班/休假警員參與被定性為「非政治活動」是「合適」的。喂大佬呀!整個星期被這件新聞Overwhelm,夠未呀?!

誰恐嚇誰?誰撐警察?

如今香港警隊相關組織人士,有意無意地在執法立場上,受到大量的政治滲透利用,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真的不堪設想。而現在香港最近非常活躍的「愛港力」及「青關會」,作事手法及行動力越看就越像當年的「鬥委會」。而警隊作為近四萬人,每年花費公帑14億的有組織紀律團隊,如跟這些組織扯上了關係,那香港便真的徹底沒落了。我敢肯定,如果警方配合中共,以世界之冠的警民比例及編制,絕對比起內地的城管處事來得更有效率。然而,我敢說雖則現在的確有部份警員是疑似被「統戰」,但看起來,應該大部份的也是保持中立地以「打好這份工」為目標的。

救救警隊

B君是我一個中學同學。早些日子,從其他友人口中得悉了他投身警隊,實踐抱負了去,當時在學堂裡受訓,我是感到平靜得來又甚為吃驚的。之所以感到平靜,是因為以他的條件想要換取的最好工作就是當PC(Police Constable)。他身高不足一米七,其貌極度不揚且看來敦厚,膚色犁黑,因能跑也會踢足球而練就甚好體格,也曾跟隨其父到地盤打暑期工,表面條件算是稱職。當年中五畢業後,會考成績達十多分的,都繼續升中六去,往那曾經以為美好的大學校園生活奔競,分數只有個位數字的,多是重讀,或是準備投身社會。在我就讀那所謂地區名校,拔尖的有,廿多分在手的有,中英不合格的亦有,總之是參差的,B君就是重讀大軍的一員。無論如何,在學歷方面,由於當PC的要求僅是香港中學會考五科合格或以上成績,換言之是五分,重不重讀也好,B君要達標,也是相當輕鬆的

底線斬波,重振耶教

關於陳茂波,他只有痛悔自首一途,在下無意給他甚麼勸勉,「連鬧都費時」。在下此文,寫給主內同道,特別是寫給曾公開支持過他的播道會恩福堂堂主任蘇穎智牧師。時維 2008 年,陳茂波參選立法會選舉,蘇牧師公開支持他參選,稱他為一個「以服事市民為生活方式」、「了解社會缺口」、「有獨到眼光」、「維護家庭價值」、「是市民榜樣」的人。時至今日,市民目共睹,他是一個以權謀私、利用社會缺口、以獨到眼光貪婪、不認親生子的卑鄙小人。蘇牧既然當日公開支持,今日也當公開譴責,絕無私下譴責之理。

這是一個發生於2047年的故事。一名獸父被控跟女兒亂倫。被押送到法院,法官問:「你承唔承認,你跟自己的女兒發生過性關係?」獸父想了想,然後以堅定的語氣沒有答道:「沒有,肯定沒有。我只向『老婆的家人』作出過性教學試範。」法官聽到後,呆了一會兒,差點招架不住。「老婆的家人代表女兒?」獸父再度擺出一副冷靜的態度去解釋:「身處一個家庭,就要互助互愛嘛。為老婆的家人進行性教育,我是『責無旁貸』的。警方及律政司『利用現有制度和程序』,意圖阻礙我對家人教學的熱誠,以及表達我對家人的愛,這種手法絕對『豈有此理』。」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