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政改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很多人看宮廷劇,以為後宮妃子都是長很美,但事實上就完全不是這樣。後宮三千,就只是三千個惡夢,個個「美艷絕倫」,皇上即成為受害者。實在太可怕了!!難道皇上的眼光出了問題?還是全中國大陸都沒有美女?都不是,你要知道,究竟妃嬪是怎樣選出來的。

政改拉倒又如何?

即使今次政改要「拉倒」,也不一定對社會的長遠發展是一件壞事,起碼不必讓 N 屆也不想做特首的劉阿斗以為自己真的「受命於天」非做不可。而劉阿斗真的什麼也不做的話,起碼死不了人嘛。 一個自以為聰明而居然可以任意妄為的劉阿斗當政,那才死得人多咧。因此當他的女兒寧願割脈自殺來造反的時候,到底這位劉阿斗的本領有多大,也就不言而諭了。

「袋住先」說法最大的謬誤,是前設了普選是「送」的,就好比有人無緣無故送層樓給你,既是免費的當然不能要求那麼多,漏水也好石屎剝落也好,不要白不要。不過事實上,普選的本質不是「贈品」,而是香港人花了半生積蓄,付出真金白銀的代價去換取的。貨不對辦,就要退貨、退款,力爭到底,香港人不是很會爭取消費者權益的嗎?

而我們已預付了天價的首期,還供了廿幾年,卻一天也沒有住過。「發展商」先是爛尾、拖延、遲遲不交樓,好不容易說會交樓了,卻給你一棟漏水短樁的危樓,然後叫你袋住先。

「發展商」說,這是你第一層樓,不應要求多多,爛一點不打緊,先住着,將來樓換樓就是了。

但你已屆中年,積蓄被騙盡,利息蝕埋,揸住間危樓,正式人又老錢有無,連換隻窗的本錢都無,還換什麼樓?更不要說住危樓日日提心吊膽,一把年紀,有起事來也不一定走得切。

親和的政改諮詢只是糖衣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由那幾名泛民議員提出的還價方案,只是看似好一點點,但實際上還是一個伊朗式小圈子提名委員會方案,這個方案的客觀效果只是某一兩名沒可能當選的泛民二線人物可以「入閘」。這個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肯定是不民主的,換句話說,又是一個小圈子提名遊戲,要得到提名,便要得到北京的祝福,也要繼續向工商界叩頭,結果就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永無止境。

民主黨兩位重量級人物當這刻用詭辯扭曲普選,不但是要混亂視聽,其實是上演二零一零年出賣香港人的續集!他們的所謂特首普選最終目標和提名辦法,只是要確保他們這些鵪鶉派有份競逐特首,卻不願意開放特首普選給全部不同的政見人士參與,根本就是壟斷民主!

佔領中環,誰是主角?

試想想,到底將工人趕離碼頭,而又若然行動要「升級」,下一站會到那裡「集結」?

除了首富的中環總部,還作何他想?

而這個地點只可以用一個「絕」字來形容。因為正好「龍蟠虎踞」,完全「鎮」住香港的中心位置:半山花園道入中環(連接美國領事館/禮賓府)、中環往金鐘、中環往灣仔、面向中英兩大銀行以及舊立會大樓。這個「心臟中的心臟」,正好是兵家必爭之地。若要「佔領中環」,這個才是最佳選址。

包選舉啫、但係唔包普選喎;即使有普選,都唔包一定係直選(唔要直唔通要孿?),而即使係直選,都唔包冇人要篩過。然後再補充:選舉啫…唔包提名…提名啫,唔包被選喎。不論你點理解都好,最終解釋權都唔喺香港人呢邊。

可惜消委會真係唔包「政治承諾」呢家嘢,否則一早就應該按「不良銷售手法」拉哂啲人去坐監就大家條氣即刻順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