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政治檢控

在法庭上,我引用了美國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 反抗警察暴行的精神,Malcolm X 的用一切可行的方式進行抗爭(By any means necessary)。在香港的主流民主派高喊和平抗爭的同時,其實和平一直都沒有存在過,當權者的暴力一直都在繼續發生,二十多年來從無間斷。引起共鳴及道德的感召不一定是和平抗爭的專利,就正如我在陳詞中指出:「面對中共一黨暴政、六四大屠殺、李旺陽被謀殺,我們的反抗行為只是必然的後果。我們在傳統思想上被認為不合理的行為,只是暴政下必然的副產品,就正如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所說的 By-products。一切責任在於當權者,我們沒有義務和責任為當權者的副產品作出任何解釋。」

不說示威區由自可,一說就真的扯火。高級警司黎德禮清楚向法庭表示,示威區是可以看見胡錦濤,但示威區與車隊經過的地方距離是200米。200米?是否太誇張太過份了?由這個法庭去到福來邨差不多200米,是兩個街口的距離,況且胡錦濤車隊白馬過隙,試問我又如何表達意見呢?到底政府有否合理地保障我表達意見的權利呢?警司雖然說我們可以看到胡錦濤,是的,法官閣下,我站在太平山頂都可以看見渡海小輪,不過渡海小輪看不見我而已,實在太離譜了!而且,警司當初表示只要擲物不及的地方,認為就是示威者與領對人的適當距離。然而,世界紀錄標槍選手出盡全力都只能投擲104.80米,試問我們這些公民又如何傷害到胡錦濤?我又不是阿爾蓋達,沒有火箭炮。設200米距離示威區是否非常不合理?這個答案顯而易見。雖然警方沒有明確地限制我們活動,但設立不合理的示威區,逼使我們要用自己的方法進行示威活動,是否間接限制我們表達意見呢?

少女報案反於警署內被侵犯、對示威者採阻路圍堵加強力胡椒噴霧的方式打壓、放任疑似大陸公安於港大校園及麗之城境外維穩、以重案組等程度警力偵查塗鴉少女,甚至埋伏拘捕於後樓梯寫上「習近平XX」的市民,以上種種,均反映警隊質素名聲近年愈發下滑,坊間甚至流行以「警犬」、「香港公安」等詞形容警察,想深一層,究竟是甚麼緣故使得警隊多年來的名聲與質素毀於一旦?答案顯而易見,就是其向政治勢力靠攏的立場,令警隊失去固有威望,只能淪為政府鷹犬。

鋼鐵是這樣練成的

這位小妹妹之所以會跑到社會的最前線去搞「維護人權」,因為她在進入社會之前就已經領教過什麼叫做「侵犯人權」,機緣巧合之下,練就了一身反抗的武功,專門對付政治打壓,就是這麼簡單了。

情節有點像武俠小說是不是? 不過這是真人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