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政治

更可惡的是林兆彬繼續賤視香港市民,把香港市民視為弱智的傻仔──「香港人被煽動到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內地人身上,群眾鬥群眾」,第一,同理──林兆彬又是否煽動大中華派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香港的本土派市民身上呢,搞群眾鬥群眾呢?第二,中港矛盾是始自董建華曾蔭權政府出賣香港人的政策,包括雙非,自由行以至大陸學生,這些政策根本不是梁振英新做的,市民的憤怒是來自於切身利益受損,簡單而言這些根本就是共產黨所遙控;第三,香港人是要求推翻政府的荒謬政策──例如雙非;第四,如非市民反彈,政府根本不會改弦更張──例如雙非、奶粉以至學位,而左膠卻不斷在過程中對爭取權利的市民冷嘲熱諷或叫人「包容」。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在人生的路上,最重要的是明辨是非,最重要的是敢去做應做的事,一場由年輕人自己發起的運動,一場由年輕人落手落腳做的運動,這才是獨立自主,這才能令香港的年輕人成長,而不用再擔心他們往往由傭工帶大,或過於依賴家庭,或不懂自己照顧自己;學生,就是要走自己的路,敢做自己想去做的事──特別是為了社會進步而做的公義。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讀過幾千本書,要介紹「最影響自己的十本書」,談何容易?林忌對很多題目都有興趣,由最熟識的歷史政治法律,沒有甚麼書推介的音樂以至電腦,去到地理、物理、天文、生物、科學、經濟,以至幾多本都唔夠推介的西方以至漢人文學,數一百本都嫌少,如何選十本呢?最終還是從各個體系選一至兩本,作為推介的引子,大家自可按圖索驥,從相關的書繼續閱讀下去。

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魯迅筆下的誇張,已在今日的所謂香港左翼中實現,荒謬起來,令人無言。孔乙己說「讀書人」竊書就不算偷,而左膠則說「工薪階級」炒賣物品不算炒賣,應該改稱「轉售」,也難怪炒 iPhone 炒奶粉樂此不倦,然後人格分裂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一面大鬧「血汗工廠」,一面享受「血汗工廠」的成果,甚至炒賣「血汗工廠」的產品,果然是「傳說中的左膠做得好過你地」,我地真係「識條鐵」。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

韓寒說過: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一種叫中國邏輯;而我林忌認為,中國邏輯之中,最常見的「疾病」就是「惡人先告狀」。長期生活在一個扭曲是非黑白的社會,對與錯不重要,重要的是「夠惡」

居然在這種「大國崛起」的情況下,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因為中國的隔夜錢,成本竟然是香港的50倍!而一年期的拆借、反而「只是」5倍多。而香港的一年銀行同業拆息,成本是0.86%,相對於隔夜錢0.06%,比例是14.24倍。但中國的長錢同隔夜錢,竟然只是1.7倍?

公司這兩年都聘請了一些大陸學生,他們都是在香港畢業在港找工作,其中一位說大陸學生來港讀書,其中一個因由是本港的大學對他們來說,仍然是有挺高的學術水平,所以大陸尖子都會來港報讀。這就是香港的大學的價值。大陸的大學甚至是中科院近年常被揭造假甚至是買學位等等,其實即使有大量的學術研究甚至調查數據推出市場,這也未必會成為市場所接受和採用,這是因為「真」的含量被成疑問。

回想十五年前,我十八歲。那時袮極受歡迎,指揮若定,統領著人們戰鬥。至於我,被袮漂亮的包裝吸引自不在話下,更難得袮很有想法,討厭非理性的手法,希望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去創造充滿愛,充滿和諧包容的未來。我被袮的理念吸引,於是隨著袮的步伐,投身於這個偉大事業中。

一開始傳媒的報導中,示威者是追求自由民主的公民,政府則實施殘酷鎮壓;過兩天,有評論指出示威背後的主心骨有親美傾向,與之對立的是親俄的政府,上述報導過份簡化事件,忽視背後的國際角力。FACEBOOK上隨即有人發出疑問:那依照這個版本,喪生或受傷的示威者值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