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政策討論

最近要求香港立檔案法之聲又起,自 2011 年起,已斷斷續續說了幾年。多得前署理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很可惜從來未正式坐正),公眾對這方面的關注和了解多了。現在退休法官也加入這個行列,立檔案法對香港社會確實是有利無害,看不到反對的理由。政府推搪,只能猜測主要是源於政治原因。然而即使立了檔案法,以現今政府的管理思維,只怕亦徒具其形。終究「法」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一條界線,行政操作上有太多的手法可以蒙混過關,尤其是香港式的 New Public Management 之下。

當持續申領失業綜援兩年的個案拾級而下的同時,持續申領五年或以上的個案卻持續上升,及至去年 10 月已幾達一萬五千之眾。事實上,連一向支援綜援戶的團體均同意,綜援下的「自力更生支援計劃」的確無助長期綜援申領者,以至越來越多失業人士被困在社會救濟的囚籠中;但這不能直接作為「濫用」者眾的孤證,而應作為進一步思考綜援申領者支援方案的起點。

(編按:民主黨投稿不經刪改,只為小標題加粗體。讀者宜自行判斷內容)   前言 政府推出新界東北新發展 […]

香港的問題不在能力在態度

其實港人經常說大學生通街都係,但為何整體社會風氣並沒有予人知識分子滿街跑的感覺?八卦狗仔依然當道,講政策仍是怪茄。小弟相信本港市民絕對有知識,有能力去作更多貢獻,只是事不關己的心態作祟。至於施政者的能力更不用懷疑,名校畢業,通過重重關卡才可擔任公職,但民間智慧是重要的,公共政策若只出於少數人的腦袋,堅持部份人的思維,而非全面了解公眾的思考成果,對其採取漠視的態度,定難收到果效。能力是有的,只要心態調整,定能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