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敘利亞

漢堡 -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接受德國《明鏡》雜誌專訪時,一再強調其軍隊沒有使用化學武器,並且大罵美國總統奧巴馬「窮得只剩下謊言」,更無奈說到「西方信阿蓋達多過信我」,並指出俄羅斯是了解他們更多的「真朋友」。

歐蘭德生是左派社會黨出身的總統,而最近「搞」他的卻是中間偏右的大報「費加羅報」 Le Figaro。當歐蘭德生信誓旦旦要宣戰的時候,費加羅報先在9月2日網站版,「抽秤」當年歐蘭德是如何反對出兵伊拉克的 。接著當晚就放風,3日有敘利亞總統巴沙阿薩德的專訪。當日就是巴沙阿薩德的大頭條鳥。這堆媒體操作的結果?法國總統總理接連開記者會,企圖維持敘利亞問題的溫度。但很明顯連國會的辯論也推遲一日,到今天還沒有決定。

中共在中東的博弈

倘若被西方拿了敘利亞,俄羅斯在地中海的影響力可謂是去到零,這即是對南歐、中東地區影響力大降,那對俄國來說無疑是極大的重擊,因此近日常見俄羅斯出口術就是這個原因。中共在中東路線現時都會和俄羅斯同步,因為既沒有籌碼,也沒有本錢,因此俄羅斯如何回應敘利亞內戰,中共便會二仔底死跟走落去。

請先看看當時的片段,以及往後被証實的新聞才是否相信無線的新聞來源。新聞說中央電視台記者深入反政府軍中見到很多所說「疑似」化武的藥物,然後記者更帶上「口罩」然後說聞到一些難聞氣味。這段新聞是不是很繪形繪聲呢?好像是啊。但大家請先冷靜一下再細想。倘若是化武,中央電視台記者很能夠進進出出而沒有中毒?更甚是記者所帶上的口罩,和大家平時感冒所用的口罩沒有兩樣。這種保護衣物真的可以防到化武?是不是有點兒嬉?

敘利亞這個國家的名字,在這一兩年好像陰魂不散,整天有消息,但都是悲天慘地的死傷新聞,還有就是反對派各自為政,內亂不斷。但在上週四各大法國媒體,包括但不限於世界報、費加羅報、法國公視、BFMTV、巴黎人報、快周刊等,竟然不約而同的出現同一則消息,就是敘利亞巴沙爾政權的軍隊使用化學武器。此事相當有嫌疑。

鄰國近年發生內戰,大量難民進入土耳其,影響到當地居民。此外總理Recep Tayyip Erdoğan的鐵碗手段亦成為人民對其不滿,無可否認他在位對國家的確有頗大的貢獻,因為他的改革以及堅持政教分離模式,世俗政治,使土耳土成為中東地區發展最快及經濟增長最高的國家,也成為世界十八大經濟體系,但是政治和經濟發展同樣要取得一種同步上的平衡,他的急速發展也開始使人民感到硬發展並不是唯一的道理,政治改革也是需要面對,他打壓異己亦成為人民對他的不滿,因此引發近期的示威潮。

近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七十人死亡,近三百人受傷。敘反對派接著宣佈有意組建臨時政府去取代現時政府,這明確顯示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的對抗已經白熱化。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亦發表聲明表示它決定不參加下月在羅馬舉行的「敘利亞之友」國際會議,雙方在總統巴沙爾的去留上爭持不下,令當局停留在膠著狀態。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人道救援敘利亞

阿拉伯茉莉花革命持續了多年,當中持著膠著狀態,成為真正的內戰便是敘利亞。這個國家是古老國度,首都大馬士革更是人類有記錄以來最古老的城市,曾是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傳播重要中心,絲路也曾經提及這個地方,可見這個國家的文化歷史之悠長。可是這並不代表著這個地方是被保佑。現在面臨嚴重內戰,而更恐佈的是政府軍方把兒童作為人肉盾,以阻止反政府軍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