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教育

校規話不得賭博吖,我哋呢度打牌啫,都無涉及任何利益嘅交換,連一毫子牌租都無收,完全乾手淨腳,賭條鐵咩?至於尊重,我都好平心靜氣吖,無半點激動,無半句粗言穢語,不過係我熟校規過老師你,唔通咁都係唔尊重咩?

究竟一個小學生,讀書為咗乜?教育局局長就係咁答:「畀小朋友打好基礎,將來為社會作出貢獻。」我一聽到個答案,直頭打咗個冷震…

事實就是無咁多人生仔,對教師無咁多需求,你地班友又要走去做。無位做,你又要去抱怨。我做緊TA時,教育局話2017年會好轉。最近,又話要到2020年先會好轉,然後就迫死一件教畜。其實,現時中六畢業者六萬多人,到了2026年,預計本港中六畢業生為五萬八千幾人。前面係天津大爆炸,你照樣走過去,你想人地點幫你?

我很喜歡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學的東西是為了甚麼」,曾經在數學堂上,數學老師教著在X軸Y軸上找出座標,課後我不能理解這是為了甚麼而去學習,我跑去問這種算式的用處,數學老師的回答是「當你有一個大農場的時候這算式就能幫上你很大的忙」,那我為甚麼要學呢?最終答案是考試要考,亦說了一句「同時亦可以向你的老闆證明你對沒有興趣的事也可以努力」。只了這些原因,就要莘莘學子不停地花費人生珍貴的時間日以繼夜去做練習,當然數學老師所說的亦不無道理,只是我不能認同而已。

台灣的「課綱微調」爭議又如何呢?老實說我沒有許多背景資料,不可能作深入的政治分析。不過從閱讀某些報導和整理,我覺得他們有一些地方是和香港相似的,就是不少人批評這次教育部對高中歷史的「微調」是為了服務政治,變相令歷史科成為執政者的洗腦工具,強化己方陣營的意識形態。不過這問題很難纏,或許是源於台灣兩營多年以來的政治鬥爭,彷彿在台灣,只要歷史課程的調整牽涉到政治,難免會出現他們所稱的史觀與統獨之爭。

「但如果家長不接受……」

我曾任教於一所地區學校,是科主任,在校內算是中層管理的一員。當時也是初中的班主任。有一天,學校的副校長氣急敗壞的來跟我說:「阿sir,有家長今早打電話來投訴,說你上星期家長晚會時,只說了幾句話,便留下了另一位中文不太好的班主任,離開了課室,是嗎?」

教育界的道德問題

教育界的壞人,今天仍是非常多。好的仍有,但處境就越來越艱難。我曾跟一間頂級名校的前校長諗熟,他是教育界難得的大好人,正式升為校長後我也有恭賀他,可惜不久就退位。我其後與一位認識這位好校長的資深教育學院講師提及此事,他長歎一口氣,對我說:「有些職位,人太好是做不來的!」

基真小學校長老師,喺學生墮樓死因裁判過程中,推卸責任,令人心寒。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不點名斥責該校教師「試圖用大話、自圓其說去解釋佢哋做過嘅事,咁點成為榜樣?」基真小學處理手法絕對有問題,高官甚至促請警方進行刑事調查,我一直在等教協嘅一個譴責聲明。

有一種幼稚,叫唔知價

記得某次有人問價,他拋下過一句「基層學生有冇得平」,我當時的回應好像是「基層老師有冇得收正價?」,毫無同情,而且回想也不覺得自己有錯。手上得一塊麵包,臨危還要助人,不是我的風格。

公屋狀元迷思

說起公屋狀元,不少人先想到的就是他們資源比其他住私樓的同學少。事實上,香港是有不少公屋富豪的,所以根據社會對於他們的印象,還是草根或基層狀元比較貼切。資源不足確實有可能影響學生學習狀況,早幾年有鮮魚行學校畢業生陳飛揚因籃球技藝高超獲邀拔萃男書院筆試,卻因擔心萬一未能獲獎學金加重家庭負擔而婉拒。

我嘅會考年代,有個old_school嘅詞彙叫「揸兜」,即係最差級別「U」。不過拿住U都唔洗真係揸兜,頂多一世做老闆隻狗。而家嘅DSE年代,雖然揸兜已經成絕響。不過照我親戚講法,幼稚園唔學非洲鼓就入唔到名校,之後一定考唔入Band1中學,最後讀唔到大學,就要揸兜做乞衣…

給DSE雞:請為你的頹科搏盡

而我,則選擇了條比任何科更乞食更頹更「離地」的社會科學。有用嗎?不。有錢途嗎?不。學到技術嗎?不。但我只知道一點:我讀得快樂。

大學理科大伏

所謂「讀理科出路好」,其實一切都是個騙局,出路所指的只是「升大學」。在香港想成為科學家,簡直是天方夜譚。除非你家境豐厚,家人又不介意你將來不接管他們的生意,你大可以到歐美國家去深造,去算你的alpha_beta。但當然你不是,你只是個普通人,而且是香港人,一個重金不重心的地方。

「小息個時,D大陸學生會圍埋一齊講鄉下話,唔係普通話喎,佢地D同鄉會集合埋一齊用鄉下話溝通。」我真係呆左,呢D情境,真係好似發哥做個套監獄風雲,來自唔同地方嘅犯,會各自埋堆,用佢地嘅鄉下話對話。省港旗兵會講鄉下話,香港人講廣東話,越南人講北漏洞拉。

輸在起跑線上

「風之后」李麗珊說養大一個孩子要400萬,其實不過給了香港人一個目標,誓要把孩子的生活費推高至400萬,甚至更多吧。

香港教育就是一盤生意

小時候,從來不叫什麼「老師」,在學校,都是叫「先生」,後來就沒再聽到學生如此叫了。以前不解,如今我倒明白,一間學校,為了收生,可以送校服午餐,送免費澳紐交流,教師要在街上「跑數」。「先生」是古時對有學問的人之尊稱,不能亂用,如今棄之,是非常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