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本片重拍廿八年前(1984年)的同名半小時短片,當時更是由真人真狗去演出,卻因觸犯由迪士尼合家歡原則而被逐出夢幻之門。有謂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經過廿多年的臥薪嘗膽,累積《怪誕城之夜》、《愛麗斯夢遊仙境》等資本,2010年七月才正式開展雪恨之路,改為製作定格動畫(Stop motion)。新作比舊作不同的是,就是片長和情節的增加、劇中世界的擴大、角色衝突豐富化等等。

短論在港權力鬥爭與管治

回歸後政府採取高壓政策消彌反對聲音,以封閉個人表達的渠道及削奪相關機構(集體)發言的正當性此二種方式去打壓異己,實無助於政府管治。封閉個人表達的渠道即如文首提及的「網絡廿三條立法」等。眾所周知,此項法例針對的是二次創作(如惡攪高官圖片),而這些創作又多由個別網民作出,故禁止二次創作無疑等同封閉網民表達個人意志以及不滿的途徑,屬高壓政策的一種。另外,削奪相關機構(集體)發言的正當性意指的是撤銷反對機構的牌照(廣播權)。如此前提及的香港數碼電台以台長鄭經翰為首一向以反對派自居,在電台的烽煙(phone-in)節目亦一向以嘲弄權貴為要旨,但卻於近日因政治風波而遭停牌。當普羅市民不能與權力者爭逐權力,甚至連表達的權利亦遭剝奪時,必對政府更為不滿,為政府管治構成危機。

要是跟現任配偶生活得好,可會想起舊情人,甚至為婚外情心動呢?事實係十五年來,除了媚共的政客和商賈之外,有那一位香港市民的生活真的過得好?特區政府尤如中共的傀儡政權,處處維護中共在港的政治和經濟利益而置本地的需要於不顧,就如自由行衍生出目前經濟活動極度依賴來自中國的訪客,並且衍生出大量社會問題;相對九七前香港政府的旅遊政策卻是廣招四方客,將這兩個情況讓港人選擇那個是好,

這次事件很可能根本不只是普通商業糾紛,股東爭拗。不願注資的股東們寧可讓公司結業,股份變成廢紙,也拒絕鄭經翰以半價向對方購買股份,或鄭經翰以半價出售股份予對方的建議,實是非比尋常,使人聯想到早前鄭經翰所指出,黃楚標親認身負政治任務一事,政府在這情況下更應主動介入,以保香港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