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文明

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人對「公共衛生」的要求又被迫提高了不少。起因是「香港人真的很包容」。例如有人得了傳染病,就應該有點「公德心」,及早找醫生,盡量待在家裡。即使要外出,也請戴個口罩,不要四處傳染人…..假如香港的公共衛生要和已發達國家「看齊」,請看看日本就是。

之不過這套原則原來是「雙重標準」,對待「宗主國的人」,就可以完全不理,謂之「包容」。否則輕則不能表現「愛國愛港」,重則劃為「反中亂港」。結果有人自知是從「疫區」逃難而來,自己也身染重病,自己也是醫生,居然連口罩也不戴一個、手巾紙巾也不用,打完噴嚏就直接用手抹鼻,然後在最公共的地方:酒店電梯,用這隻手去按電掣….. 很「嘔心」,是不是? 這本來是香香港的幼稚園學生上課第一件要學的事才對,怎麼連「強國醫生」都會不遵守的呢?

「很嘔心」是主觀反應,「會死人」是客觀後果。對於喜歡殺人的細菌來說,「包容」就是最大的喜訊。

公文歧義,突顯官吏苟且

網上流傳一張圖片,是大陸公路上的警察告示。這個句式混亂的告示牌,看得人一頭霧水。思索一陣,想其應該是説「舉報『交通違法』、『事故逃逸』有獎」,而非「撞車後逃走就有獎」。首先,其問題在於將「舉報有獎」分開,中間加插大堆字,令人以爲是兩句無直接關連的句子,產生「撞車後逃走有獎」的錯覺。其次在於語義模糊不清,正常人會説超速、危險駕駛、胡亂切線,甚麼「交通違法」根本虛無縹緲, 任爾所指。交通法例條文眾多,違 法是所違何法何例?司機匆匆路過,無暇細閱告示,倒不如舉實例,如「超速」、「胡亂轉線」之類來得清晰明白。

好書推介:文明得來不易

學者們原本都是「人上人」,只要肯服從教廷的權威,將自己的學識用於繼續「維穩」,亦即幫手迷惑民眾,讓他們變成不懂懷疑的羔羊,他們自然就可以享受無盡的繁榮安定。但偏偏這幫不識抬舉的讀書人,硬就是要研究學問,更讓其他人也愛上研究學問,那才是「戲肉」噢。

為知識而做學問,還是為利益而造學問,這個其實正正就是文明的抉擇。

如果「中央執意斷水斷糧」要求香港人不再「抗拒干預」,請把香港「驅逐出境」。讓港人完全過渡到「新加坡模式」去。

新加坡模式說到了底,就是和美國一樣,「搞獨立」噢。

各位,既然發夢冇咁早、也沒興趣搞港獨,也又請大家繼續上網打機,不要過問政治啦。

而各位中央大員,也別來發此春秋大夢,請勿以中央意旨、人力物力和時間,企圖或意圖誘使或鼓勵或迫使本港無知少年向新加坡學習「搞獨立」。